第27章 事务长比带缰绳的野骆驼更廋

    【“信不信我把你们这些当兵的通通杀光”面对挑衅连长发火了,“你敢,信不信我把你们这全掀了”。史二拉着一头骆驼激动的说道:“班长,发财了,我捡了个宝贝儿”。张新武抬起头说道:“什么宝贝”。史二伸出手说:“你看,野骆驼”。张新武哈哈大笑,引得史二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一脸的迷雾。】

    绳子的一头绑在了窗棍上,另一头系在靠墙的大衣柜上,湿透的衣服搭在这简易的晾衣绳上。水滴答滴答落在脸盆里,被窝里的人越来越多,绳子上的湿衣服也相应的越来越多,祸从天降的成语大家都曾听过,但祸从天降的事不一定是人都经历过。李正峰的衣服是最后一个挂上去的。或许这就是书中提到的“蚊子的力量”。相对于柜子来说麻花钢制成的棍是坚不可摧的。衣柜承受不住衣服下坠的力道在苦苦支撑下终于倒塌了。或许是“近水楼台先得月”的缘故,张新武被重重的压在了下面。战友们犹如被压在筛子里的麻雀,吱吱只叫。突然间张新武想起了一篇上学时的课文《少年润土》。

    老张很生气,后果很严重。后面所发生的事,严重的后果超乎张新武的想象。今天的事,生气的不会只有张新武一个人。对于管理者来说,今天的气要不找个合适的渠道放掉。他这兵就算是带到头了。正如葛优说的那句经典名言那样“人心要散了,队伍就不好带了”。

    张新武说:“李正峰,去吧副指导员叫过来。不——,是请过来”。

    副指导员是连队主抓后勤建设的。也就是我们排的老排长魏赢冬。眼前的景象闯入魏赢冬的眼里,留给他的只有惊愕。看着这些昨的自己手下的“精兵强将”今天这副赤**,残兵败将的样子。他感觉自己受到了极大的侮辱。或许只有张新武能感觉到副指导员现在的心,在他自己看来,自己的兵就是没有爹娘的“小白菜”。谁要二排现在没排长呢。

    张新武走到魏赢冬的面前,面带怨气说道:“副指导员、排——长,这弟兄们拼死拼活,吃大苦、耐大劳,迎风冒雨赶进度。这吃得是啥?难道这高升了你就什么都不管了吗?最不行弄两瓶汾酒去去寒不为过吧。”

    魏赢冬一声不吭的走了,由此引发的风波竟大大超出了张新武的意料。

    魏赢冬是主抓连队后勤建设的,但具体的实施者确实连队的事务长。事务长是在一间小酒馆找到的。下雨天确实是个喝酒的好时机。事务长正与一位地方大汉把酒畅饮。给人一种“青梅煮酒论英雄”悻悻相惜的感觉。事务长名叫李藩。今天却干出了一间不平凡的事,但烦住的不是别人。而是他自己。前来讨酒的魏赢冬似乎扫了事务长的酒兴。事务长随口说出了一句令他懊悔万分的话:“哪有钱买酒,找连长去”。

    少数民族的彪悍在这位大汉上得到了充分的体现。略带醉意的他走到魏赢冬面前,指着鼻尖说道:“事务长是……是我的…..朋友,你们要…要是….敢动他….我….我…我把你们统统杀光。”魏赢冬是军校的大学生,处处以“儒将”自居。像来很少发火。但今天也坐了一回“气急败坏的兔子”。未等他发火。后面传来一声炸雷:“你——敢”。

    是连长的声音,因为大家已经看到了那再也熟悉不过的影。后面是营长,顺口就是一句:“通讯兵,全营集合,拉两车zha药过来,把这里的花花草草飞禽走兽在给我动一动”。

    大汉被惊得一愣,酒意已经醒了半分。或许他已经想不起自己刚才所说的话,但营长的话他却听得真真切切,而且心惊胆跳。屋里没有一点声音,只有事务长涨红的脸和滴答的雨声,一切都静得有些可怕。

    事的结果往往出乎人们的所料。这种破坏民族团结,让人无法收场的僵局在以后,以团政治部为地方群众放一场电影而了事。电影的名字令人有些难以捉摸《父老乡亲》。

    事的起因因张新武而其,却并没有因他而结束。

    既然是老虎团的团长,团长自有自己的虎势和虎威,指着事务长的鼻子就是一顿破口大骂:“同志们在工地上流血流汗,你倒好,在这里革命小酒天天醉,青梅煮酒论英雄。明天给我上工地上去。就这样事务长开始了自己难忘的“劳改”生涯。

    经过半个月的劳动改造,一项养尊处优的事务长向从战俘营中放出来的一样,本来就瘦小的他活生生的一个人体标本。我们的幸福是建立的事务长的痛苦之上的。从此以后,连队的伙食明显的改善多了。

    天刚蒙蒙放亮,张新武与余博、史二、李正峰,就急冲冲的上了一辆卡车。看着车上的战备锹,张新武知道自己又要和这些难兄难弟接受“劳动改造”了。

    “嘎吱——”的刹闸声,告诉大家目的地已经到了。跳下车,突如其来的“软着陆”摔得大家人仰马翻。但眼前的景象却另大家欢喜不已。满地的沙子,一眼望不到边的沙海,错落有致的沙丘。张新武发出了惊喜的笑声:“我的天,沙漠”。是沙漠,电视里经常看到那令张新武心神向往的地方。好久没有这么欢快的笑了,装完了沙子,大家迎着浪感受着沙漠的气息。

    车的前方过来一只船,对、一只船。一只沙漠里的船——“沙漠之舟”。幼小的骆驼悠闲的走着,蠕动的嘴角滴下丝丝的泡沫。史二一个雀步跑了过去,抓住缰绳。史二拉着一头骆驼激动的说道:“班长,发财了,我捡了个宝贝儿”。张新武抬起头说道:“什么宝贝”。史二伸出手说:“你看,野骆驼”。张新武哈哈大笑,引得史二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一脸的迷雾。

    张新武笑着说道:“你见过自己长出缰绳的野骆驼。赶快给人放回去,让人看见还以为解放军偷骆驼呢,小心别人把你当野人抓了”。

    史二只有16岁,是地地道道的“后门兵”一脸的稚气。还有点小小的不愿意,嘴里都囊着:“你见过穿衣服的野人吗”。顿时惹得大家开怀大笑。

    面朝黄土背靠山,面朝黄沙背朝天。全连战友发扬一不怕苦,二不怕累的精神。历时近一月,消耗zha药一吨有余,炸怀钢板6块,一期工程全线告捷。

    拖着疲惫的躯,战友们又踏上新的征程,浩浩杀向二期工程目的地——内蒙古伊克昭盟准格尔旗薛家湾镇。

重要声明:小说《军旗上飘扬着我们的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