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哥不是传说

    【骡子和马是很难分辨的,最好的办法就是拉出来溜溜,如果你是一匹骏马,被别人当成骡子,而备受欺凌,最好的办法就是拉出来溜溜,不是被别人拉出来溜溜,而是寻找机会自己出来溜溜。或许这就叫“自我推销”,试想一个连自己都推销不出去的人,有怎么会是一匹好马呢。】

    回到了连队,就像回到了故乡,一切都是那样的亲切,处处给人一种温馨的感觉,塞北的寒梅腊雪依然熙熙飒飒,化工厂的气味还是那样刺鼻并伴有阵阵的恶心,看到整齐的营房,张新武的心就像初开怒放的腊梅,不悦的心一扫而光,同年的战友依然向兄弟一样,老兵们都退伍了,大家都伤心不已,事的结果往往出乎大家的意料,一件水到渠成的事并没有发生在张新武的上。新兵排长是新调来的三排长姓段,名亥阳。但带新兵的班长确不是张新武。三排新兵班长是张新武的同年兵,和他一起去教导队的全献闻,二排的新兵班长则是96年兵汪中献,而张新武所在的一排也是一位96年兵,包风。对于这样的安排,张新武的心中有些小小的失落,对于自己的冷落他总有点“暴敛天物”的感觉。张新武是一排的二班长,管理的战士是自己叫了一年老班长的老兵,管理的难度可向而知的。部队的老兵观念是很强的。倚老卖老在这里大行其道,通行无阻,唯一失灵的的方就是在一个素质拔尖的人面前,相对于吃老本,素质显得更上一层,可以说是部队“丹书铁卷”通行军营大小角落,素质好的人走到那里都吃的开。老兵退伍了,新兵来了,张新武和许多同年兵一样光荣的晋级为老兵了,对于班里的老油子,张新武这个老兵班的新兵班长特别需要一个老兵心服口服的理由。教导队发的证书在老兵眼里是行不通的,他们要看的是那些看的见的东西。

    机会直准备给那些有准备的人,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机不可失的来到张新武面前。时间已经到了1998年,转眼见已经一年了,团里要在元旦期间开展军事大比武了。既然打好了台子,张新武知道他该在台子上溜溜了,是骡子是马该在老兵面前见真招了,相反老兵也都“拭目以待”想看看连队送到教导队的骨干有多少成色,是不是如别人说得那样神奇。

    “当兵不练武,不算尽义务,武艺练不精,不算合格兵”比武的结果不但使连长吃惊不已,也使团长目瞪口呆,更是许多连长颜面扫地。综合素质“一机炮连”全团第二,仅次与军区军事训练标兵连“石工堤4连”。那些平时扬眉吐气,志高气昂的“大功一连”“泰安二连”“硬骨头三连”“共建模范连六连”“神炮连”“神鹰连”等,在以专业素质见长一机炮连面前溃不成军。我从不以强凌弱~~~我欺负他之前真不知道他比我弱…

    张新武取得了5000米武装越野全团第二名的好成绩。连长见到张新武笑的眼睛眯成一道缝,老兵们则个个低头不语,但别的连的连长看到张新武则个个吹胡子瞪眼,气愤不已,甚至洗澡的时候也多了全团战友们的指指点点。

    素质是普通战士立足与部队的本钱,文化是行不通的,起码在那个素质见证一切的子里。素质过好,你在无意之间就占据了别人的生存空间。对于素质,张新武将其形象的比喻为两只依偎取暖的刺猬。老兵退伍了,陆续到来的新兵将是一批新鲜的血液,流淌在部队的角角落落,班里空空,只剩下一排排整齐的架子,张新武的眼泪不知不觉中流了下来,班里只剩下3个人了,勉强可以将重机枪抬出去。张新武索将二班的人一分为二,编入一班和三班,自己也搬到一班。除了在开会,全连还记得他是个班长外,战友们已经不计得这个班长了。这种况一直延续道新兵下班排,二班又重新扩建的时候。

    部队这个特殊得集体里,不是自己带出来的兵是不会有多少凝聚力得,这种现象在“荣誉至上”的部队里是致命得,张久虢打黄政坪打得最凶,张久虢退伍时黄政坪是哭得最为伤心的一个,这种况也就不难理解了。

    至此张新武成为连里得一道特色,成为唯一挂着班长得职,拿着班长得钱,不管班长事的班长,被同年兵称之为“散仙”

    雪虽然没有下,但天气确依然寒冷,节快到了,一年一度度冬训拉练马上就要开始了,战友们又即将踏上新的征程。

重要声明:小说《军旗上飘扬着我们的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