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狼比人跑的快

    集训已经完毕,大家也到了考核阶段,《预提班长毕业证书》已经发到大家的手中,下午的5000米武装越野作为考核他决定了《优秀队员》的归属问题,考核以后,张新武和这些亲如兄弟的战友又将回到各自的连队。在以后渤海雄狮的比武和训练场上将是他们这些人竞技的舞台。他们将拿起老兵依依不舍放下的钢枪,完成他们还没完成的使命,尽自己作为塞北虎团新鲜血液的作用,逐步使我们英雄的部队走向强大。

    初冬的季节砟还有些寒冷,并伴有呼呼的北风,对于这个天气,5000米越野是一个不好出成绩的子。张新武背好了水壶,挎包,手榴弹,绑好了子弹袋,背好了冲锋枪。特别是挎包里的牙刷他已经检查了好几便了。与别人比起来,张新武的装束有些小小的特别,不时引来战友们驻足观望,他的挎包跨在右边,水壶却跨在了左边,正好与别人相反,手榴弹并没有跨在右边,而是径直背在背上,手榴弹袋的绑带绑在子弹带上,子弹袋的两个绑带则相互交叉固定好了水壶和挎包,调整好冲锋枪的背带,既不使他过紧而影响呼吸,又不使它过松而来回晃动,背在背部的冲锋枪松紧适度,正好将背部的手榴弹牢牢固定,就着样在战友们的不解中,人与装备已经完完全全结合为一个整体了。

    装备的晃动不仅仅是跑步时难受的问题,在力的作用下,在晃动的内耗之中对速度的影响是至关重要的,这些都是在训练中摸索总结出来的经验,作为张新武的“杀手锏”作为自己取胜的细节因素,他是秘而不宣的。哪怕别人的嘲笑:“老张,你这是羊群里出了个骆驼,哪有你这样背的”

    张新武开心的一笑说:“那骆驼为什么比你们每次都跑得快,这偶然中一定又必然吧,是骡子是马是骆驼,咱们拉出来溜溜,**不是说过‘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吗’

    行军的路线是师教导队门口,到军仓库门口的白石桥,来回一趟,白石桥有专人在手上盖章,终点:在师教导队门口,路况:战备沙石路,路:去上坡,回下坡,引导车:北京吉普212,气候:微寒,风力,3级。

    战友们个个摩拳擦掌,精神抖擞,接受这最后的考验,收获这来之不易的硕果。随着一声哨响,战友们向出弦之箭,如千军万马般摧枯拉朽紧随吉普车呼啸而去。唯独不见张新武的踪影。等张新武提着裤子慢慢跑到门口时,指导员焦急的呼喊:“快点,都走啦”。张新武只是淡淡一笑:“没事,磨刀不误砍柴时”指导员好像从没见过这样的兵急切的说道:“哪来这么多废话,给我滚,马不停蹄的滚……­快点,别人都跑没了”

    张新武猛然见回头一句:“走啦”如白马穿隙般冲了出去。张新武的头低的很低,好像并不在意前面远去的战友,他埋着头,将帽子反代以便减少风的阻力,低头不语,拉大步伐,调整呼吸,右手抓着挎包里伸出的牙刷大步跟进。素质在这里得以最好的体现,当初的一窝蜂已经变成了一条移动的绿色长龙。看着战友们一个个气喘吁吁,唯独张新武没有这种感觉。在开始之前他已经慢跑了一个3000米了,预料中的第二呼吸早就过去了。这也正是他来迟的原因。看着战友们一个个从自己的旁滑过被自己超越,张新武十分纳闷,:“这么的的风,他们为什么不把头低下,反而扬的老高呢”

    吉普车“嘟嘟”的冒着黑烟,行驶在空旷的山间,战友们也向车一样不停的喘着粗气,化作吁吁白雾,张新武的白雾是从鼻子出来的,因为直到现在他还没有张开自己的嘴巴。上坡在大量消耗着战友们的体力,有些人已经开始东倒西歪了,只有吉普车车尾的红旗“哗哗”作响,昭示着不屈不挠的生命力。

    距离慢慢的拉开,张新武后被超越的战友数不胜数,前面的战友已经清晰可见,张新武却并没有提高速度,对于逆风上坡消耗过多的体力是不值得的。他所要做的只是仅仅咬住前面几位,不至于他们将自己拉的过于远。汗水凝结了,口也不闷了,张新武这个集上等马与下等马与一的人知道自己该加速了,对于长跑,他将这称之为“战术”

    吉普车已经开始拐弯了,预示着已经跑了一半了,白石桥上盖过章的战友们向狮子一样,风驰雷电从张新武旁呼啸而过,但第一名确使张新武大跌眼镜,竟然是他,“熊维”。有一个潜伏的余则成,这个平时不哼不哈,其貌不扬的家伙,竟然是一个深藏不露的高手。张新武思想上的对手都被他远远甩在后面,张新武不由自主加快了步伐,对于熊维,张新武从没加以注意,对于他的实力一时也分不清虚实,看着一个个预想中的高手被他甩在后,张新武知道这绝不是偶然,5000米是对人耐力,毅力爆发力的综合考验,是经不起作假的,没有平时训练的血与汗,是跑不了第一的,况且是教导队这中藏龙卧虎的地方,5000米第一,那含金量是十足的。

    张新武手中盖了章,接过票一看:“9”号,也就是说他的前面还有“8”个人。张新武停了下来,绑好了鞋带,狼嚎一声冲了出去。趁着绑鞋带这个空挡,又有“3”个冲在了他的前面,“上山容易下山难,下坡容易上坡难”张新武向掘了口的洪水脱了缰的野马,借着下坡的地势,借着顺风,冲向前方,张新武感到自己越跑越不累,其直接的后果就是前面的战友一个个从我面前滑过,就像两旁的树一样,一泻而过。转眼见已是第二名了,与熊伟相差不到百米,看来第一将会在他俩中产生。熊维已经跑到烽火台下了,马上就要出山口了。留给张新武的距离不下500米了。此时的张新武似乎有些焦躁,看来他只有用处自己的爆发力作最后的一博了。张新武缩小了步幅,加快了频率,向百米冲刺一样冲了过去,他终于张开了自己的嘴,向蛤蟆一样。看着熊维越来越近,张新武越跑越有劲,已经与熊维并驾齐驱了,张新武挤出几个字:“熊,厉害,真力害,没看出来,我许你走进我的世界,但不许你在我的世界里跑来跑去..­”前方已经可以看见终点旗了,大队长,站于路边,右手的秒表举的老高。口中大喊:“冲刺——冲刺”

    张新武的体在僵持下,慢慢与熊维拉开了距离,未等品尝这成功的喜悦,张新武的余光有看见了熊维那略现臃肿的躯,张新武猛地提速,不过片刻又听见那尾随而来的脚步声,99-1=0,辛勤的汗水又怎会在这里功亏一篑,当张新武在一个提速时,呼啸的影冲过终点,彻底打消了熊维的希望,耳边传来“16分16秒”的声音。

    张新武弯着腰,双手撑着瑟瑟发抖的大腿,长着大嘴喘着粗气,口中吐出阵阵白雾,口水滴答嘀哒落在地上拉起一道线,汗水顺着鼻尖滴落在地上摔的粉碎,湿透的帽子渗出的水珠经过发尖的冰凌渗入衣领之中,脑袋一片眩晕,口向打翻五味瓶一样上下翻滚。张新武咽口唾沫深深的吸了口气,看着旁边惨不忍睹的瘫熊说:“熊,你得很,你想累死我,没你我能这么累吗,如果你注定不能给予我期待的回应.那么就保持在安全距离之外吧­”

    熊维吃力的翻一下眼睛说:“我,没我你能跑这么快吗?算了,你赢了,啥也不说了”说着瘫在地上。

    张新武喘着气说道:“不要把我对你的容忍当成你不要脸的资本­”三年间跑得最累的5000米就是这个,跑得最快的也是这个,16,分16秒成为张新武不可超越的记录,他在不知不觉中真正的超越了自我,收获的还有那人人都想拥有的《优秀队员》,张新武再也没有跑过16分16秒,虽然他很想再次跑到甚至超越,但他都失望了,他知道没有了熊维,没有一位强有力的竞争者与他并驾齐驱,相互超越,他再也没机会了。这让他想起一句话,即可笑又附有真理:“和臭棋篓子下棋——越下越臭。

重要声明:小说《军旗上飘扬着我们的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