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特色烟茶与神经战的故事

    【对于大复合运动的人来说,肺就是发动机,而烟对肺的危害是人所共知的。所以在部队里吸烟这种陋习是被止的,特别是新兵。】

    除了他,4连的刘显生。一位军区万米记录的创造与保持者。一位越野标兵与一等功的获得者。他吸烟的原因似乎特别简单,别人跑得时候他还在悠闲的吸烟,当他休息的时候别人还在跑,看他悠闲自得的样子丝毫不像一个刚跑完10公里的人。原因就这么简单,实力在这里代表这一切。

    班长进来取手纸的时候,张新武和别的新兵一样刷的站立起来,班长在出门的一瞬间,在门口的架上望了一下,虽然只有短短的数秒。门“哐”的一声合上了。新兵们哗啦一声为了过来。王君在架上用手轻轻一抹,细细一看并没有一丝污迹,这是他的,他似乎比别人关心了许多。新兵们都散开了,对于这些新兵们来说,他们已经具备了丝丝的灵,他们已经会在微小的细节中发现问题了。张新武还在孤单单的站在那里,对他来说王君的发现好像还缺少的什么。他学着班长的样子,在他开门回头的瞬间,架内侧的小洞里一个小小的烟头引起了他的注意。

    烟头已经变形了,可以看出烟头的主人在隐藏的时候费了多大的劲。张新武并没有将烟头扔进屋内的垃圾筐内,而是打开门走到楼下的垃圾堆旁,在他的心中,这样处理似乎可以少很多枝节。

    部队在训练的同时,衍生了许多“副产品”。比如“眼色‘”。或许在以后的人生中这种东西会使他受益非浅,甚至强于部队给予他的强健体魄。部队就是这样一个神奇的地方,他在短短的时间内是许多人学会了思考“为什么”

    张新武站在宿舍门口,屋里静的有点可怕。张新武直觉告诉他“出事了”

    “报告”声音在楼道里格外的大,仿佛不是从他嘴中发出。

    “进来”是班长的声音。

    在看门的同时,张新武验证了自己的判断,战友门笔的站在那里。

    “以后进自己的班里不用打报告”班长的声音中似乎有小小的怨气。

    “是”在鸦雀无声的宿舍里,弱小的声音也出奇的响亮。

    班长慢慢说道:“咱们班谁都吸烟”。空气中静的有些可怕。

    班长猛地看了王君一眼:“王君,你吸烟不”。沉默给了班长真确的回答。

    班长提高了语气,缓缓说道:“部队不许吸烟,不吸烟的同志希望大家保持,吸烟的同志希望大家在享受完:“最后的晚餐”之后也能戒掉。记住,这是你们最后一次吸烟。王君去买盒烟,记住,最后一次。”

    如果吸烟在张新武的记忆中还有小时候“流氓”那可笑记忆的话。部队的戒烟可称之为“霸道”。或许这就是部队,这就是机会,一个改掉陋习的绝佳机会。

    烟买来了,是盒“红塔山”,对于这仅有的机会,王君似乎把握的很住。王君“最后的晚餐”并不是在吸烟中渡过的,具体说是在“喝”中渡过的,喝的是一种茶,——“烟茶”

    10根香烟足以将一杯水泡成酱油色,这种特有的茶水在王君眉头紧骤中显示出它丰富多彩的味道,在王君的呕吐中显示了它的霸道。喝过烟茶之后,王君躺在上,但他并没有休息,他的嘴在平时是很大的,但在现在好像有点小,10根烟放在嘴里,吸起来好像比较吃力,伴着渺渺的青烟,许多烟灰已经跌在了他的脸上。一点也看不出吸烟时的悠闲,方法的确有些霸道,但效果明显的惊人。烟,彻底与王君绝缘了。甚至达到了闻烟知呕的地步。在鼻子前扇来挥去成为王君的招牌动作。

    以后的战友在“升级”为老兵之后,都陆续吸上了烟,只有王君除外。或许这就叫“塞翁失马,鄢知非福”吧。

    “紧急集合”是部队的基本训练,在这支以“游击战”名扬海外的队伍中,机动是这支部队的特长。这种应急训练是对,速度,心态,顺序的中和行考验。

    今天刚教会打背包,对于晚上的紧急集合大家都有预感。出奇的是晚上是在安静与提心吊胆中渡过的。

    “嗤”窗户打开了,班长探出了头。望着皎洁的夜空,淡淡的一句:“今晚的月亮好圆啊”

    一声哨响,划破夜空的宁静,新兵7,8,9班立刻进入到一片喧闹中,这在老兵中是没有的,有的只有板的“咯吱”声。夜,依旧是那样的黑,张新武反而感到丝丝的轻松,毕竟再也不用提心吊胆了。裤子的裤腿早已撑开,背包带早就压在缛的下面,水壶里早就灌满了水,大衣枕在头下已经早已卷好,一切都在有条不乱的进行,对于他来说时间只有在先前的准备中节省,旁边的战友还在为穿错裤子而争吵,张新武已经抱着被包冲下楼去了。水龙头边满是给水壶里灌水的新兵,有的不停的跺脚,毕竟时间是珍贵的,特别是现在。在下楼的途中,张新武扎好了武装带,系好了扣子,插好了胶鞋,带好了挎包。在报道声中,时间停留在3分36秒上,张新武深深的松了口气。对于这个时间,他是满意的。只不过湿透的衬衣在寒冬的夜晚有一些贴的寒冷。

    对于5分钟以后的战友,班长们似乎有些生气,沉的脸与皎洁的月空是那样的不相匹配。新兵排在夜晚静悄悄的来到了团靶场。只有8班长拉的那辆板车吱吱只响,令人摸不着头脑。

    月空下,嘴中吐出的白雾清晰可见,虽然只跑了短短3000米,许多新兵已经气喘如牛,发稍的汗水已经凝结成为冰凌,许多人是夹着被包跑下来得,这种跑步注重的是被包的质量而不是速度。板车的用处在这里给出了完美的答案。8班长的板车里拉了许多遗落的胶鞋。胶鞋上写着各自的姓名,那是整齐划一的部队所必须的,为的是辟免拿乱。被包在行进中散架,这种小小的失误,对于一支靠机动来夺取胜利的部队来说是致命的。胶鞋在8班长的手中化为一道直线冲了出去,胶鞋回到主人的手中有些特别,都是在主人被击倒后爬起中慌忙拾起的。打开被包,铺好。张新武深深的松了口气,躺在上的感觉真好,终于可以安安稳稳的睡觉了,人在心无杂念的况下格外容易入睡。只不过这美梦有些短暂。在哨声中,张新武大叫一声:“我的妈呀”。大家又忙碌了。好在回来时水壶的水还未到掉。

    晚上第2次紧急集合的目的格外的简单,是在9班长的讲话中渡过的:“就是睡觉,你也是给国家睡觉,只要你当兵,你就不能睡实,脑子里永远要绷紧一个弦,清不清楚”“清楚——”豪迈声划破宁静的夜空,别的连的灯花啦啦的亮了起来。

    新兵中只有张新武自己拉过紧急集合。或许他的弦崩的过于紧了,晚上的休息只能拿半休眠来说。班长的声音很小,静静的晚上张新武还是听得清清楚楚,班长翻过了子,张新武“啪”的一下翻了起来,起来的还有班长上铺的佘博。与张新武短短的对视之后,两人似乎同时发现了什么,对于熟睡中的难兄难弟,张新武发出了撕心裂肺的报警信号——“紧急集合”

    惊醒的不止有战友还有班长,新兵们都急忙穿衣叠被,班长则一脸木然,不知所措。喃喃自语:“谁让拉的紧急集合”

    新兵们都停止了动作,满脸的不解,夜,静悄悄。隔壁的8班,9班,已经听到了讯号,感觉到了动静,铺“咯吱”乱响。8班长,9班长风风火火的跑了进来。对这班长急切的说:“王光峰,拉紧急集合咋不说一声”

    班长一脸茫然:“我没拉啊”

    当新兵们将目光集中到张新武上的时候,一切........

    事后,张新武见到战友总是不停的解释:“那晚班长真的说了,不信.....”

重要声明:小说《军旗上飘扬着我们的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