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团长弟兄们接你回家

    [[[CP|W:441|H:298|A:L|U:chapters/20107/4/131400634138657000708945223753.jpg]]]

    桌沿边爬了一个人,沐滞的目光呆呆的望着桌子上的水杯,张新武的武装带已经丢了2天了,是印有“八一”扎在腰间的那种。

    武装带送回来得时候,是在丢失后的第4天,武装带上的字还历历在目,被汗水沁透的武装带泛着褐色的油光。看着记载着自己誓言与承诺的武装带,张新武的心上充满了喜悦,就像看到了久未逢面的亲人,当他托着自己武装带的时候,竟忘记了向别人道谢。武装带是“大功一连”一排长送回来的,没人告诉他这是谁的,但这确实是他送回来的,因为全团的新兵里,只有张新武的武装带上写满了密密麻麻的字,特别是靠近皮带头的那几个大字“梅花香自苦寒来,宝剑锋自磨砺出,迎难而上,方为虎团鏖兵”使他记忆尤为深刻,并不单单因为他也姓张。

    看着失而复得的武装带,张新武的思绪有回到了上个月那激豪迈而又刻骨铭心的时刻.........

    1997年1月22,师荣誉馆

    “渤海平原上诞生,枪林弹雨中成长,攻克德州,英勇阻击桃林岗逐鹿中原,炮击金门守海防坚守梁山........”

    豪迈的师歌在城市的各个角落响起,各个单位的新兵如溪流归海一样聚师荣誉馆。荣誉馆记录着这支部队的一切,铭记着这支部队的成长史与战斗史。简介上的字符犹如跳动的音符从张新武的眼中一一闪过,张新武第一次感到了硝烟的气息,原来这支英雄的部队:诞生于抗战争时期的渤海平原,该部队是由抗战争时期山东军区所属渤海军区部分部队发展而来,抗战争胜利后,渤海军区的主力部队大部分进东北,渤海军区为适应解放战争形势需要,部分武装组成山东解放军野战师,在胶济路参加自卫反击作战,而后山野和华野统一整编,成立华东野战军。渤海军区第2个主力师合编为纵队,奉命参加外线出击,在鲁西南地区进行了梁山阻击战,掩护晋冀鲁豫野战军主力进军大别山,在杞县东南桃林岗,顽强阻击5昼夜,予国民党第5军以重创,后经国际电台在布拉格全球广播。而后,参加济南战役,和兄弟部队一起经8昼夜激战,解放济南,同年冬,参加淮海战役,先在徐州以东阻援,保证主力围歼黄百韬兵团,继又参加合围和聚歼杜聿明集团,解放后年根据关于统一全军编制和部队番号的命令,经纵队改编我们军正是成立,我们师作为军的主力部队被称之为“渤海雄狮”,在师的编制里,师的拳头部队“塞北虎团”正式组建。参加渡江战役,上海战役,,进军福建,参加福州等战役,同年底,驻防福建前线,执行剿匪等任务,80年代奉命令北上塞北,扼守北京门户至今。

    “军旗为什么这样红,英雄的鲜血染红了它”走进荣誉馆中,那图文并举的文字,血染的锦旗,满是战火创伤的军旗,战争年代缴获的战利品,使张新武对这支英雄的部队有了深入的了解,“血染石工堤‘"”“阻击桃林岗”“突袭柳河集”“抢占摩天岭”“攻克济南城”“打过长江岸”“血战德州”“解放泰安”“炮击金门”无不是在血与火中铸就。一面硕大军旗上横七竖八密密麻麻签满了我们渤海铁流的传人的名字,张新武怀着无比崇敬的心将自己的姓名工工整整的签在军旗的角落里。

    “枪”具体的说是一把手枪,静静的躺在展柜里,张新武似乎对旁边的印章产生了兴趣。印章上的字很小,极难辨认,张新武的鼻子贴在玻璃上依然没能看清他。印章旁边的介绍给了张新武不小的惊奇——“淮海战役中缴获的杜聿明印章”。如果印章留给张新武的是惊奇的话,那么手枪旁边的介绍带给他的就是目瞪口呆,——“张灵甫的手枪在孟良崮被我军缴获”。杜聿明虽为**中将,装甲兵总司令,与张灵甫比起来同为**中将的杜聿明在张新武武的心目中显然逊色了许多。张灵甫的家与张新武同在一个县的东大镇,相距只有数十里之遥,这位抗时期的摩天悍将,独腿将军,在家乡是位家喻户晓的人物。特别是他的“整编74师”全国闻名美式装备,被誉为蒋家王朝的“御林军”。或许上天开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玩笑,两位陕西响当当的老乡竟然全都败在同一支部队手中,而它就是我这位老乡服役的部队。

    如果前面给张新武留下的是惊奇与激豪迈的话,那么后面这组文字与画面留给他的就是撕心裂肺的痛。4个血红的大字_——“金门血战”

    “郑成功杀父立志驱荷夷宝岛复归华”

    “施将军扬帆驱舰渡澎湖中华得一统”

    历史给我们师开了一个不小得玩笑,在给我们扬威华夏机会的同时,留给我们的是一个悲惨得结局,是全军覆没的代价。

    福建省平潭崇武镇的西沙湾,这儿有一座全国独一无二的‘解放军庙’庙里供奉着参加金门战役的渤海雄狮27名烈士。这座庙见证着解放初那场战事得惨烈,或许还有这首民谣:“金门岛前两只虎,244来245,4团进攻5团守,6团断后押俘虏”只是那以成为悲惨得过去。

    在新中国成立的第24天,我们渤海铁流三个主力团共9000余人渡海进攻,发起金门战役,在岛上苦战三昼夜,因后援不继,全军覆灭,这是解放军成军以来唯一一次彻底的败仗。6团团长孙玉秀自杀,我们4团团长邢永生重伤被俘后牺牲。

    要知在解放战争后期,团级指挥官牺牲是很少得事,整编制主力团被歼灭更是无稽之谈。这场战争成为我们心中永远得痛。

    时间已经过去了半个世纪,参加金门战役幸存得的老英雄多以作古。如今海峡两岸仍隔海苦望。张新武那颗不平的心暗暗发誓:如果上天在给我们一次机会,我们将以血洗清历史留给前辈的遗憾与耻辱,将满是创伤的军旗插在早该插到得地方。到时我们将重起先辈与团长得骸骨,齐声高呼:“团长,弟兄们带你回家”

    回到宿舍之后,张新武的心久久不能平静,与先辈们抛头颅撒血比起来这点苦算什么,回望自己英雄部队战争年代的激与豪迈。张新武解下了自己得武装带,在上面深得写下了几行小字:

    “当我把《新》字写入自己的名字,同时也赋于自己一种使命。在这个征途中,没有最好的终点,每一个好,都是一个新的起点。好,可以改变,在这里更需要改变。

    当我把《武》字镶嵌于自己的名字之中,同时赋于他文化的气息。也赋予其与之俱来铸剑为犁的责任,在这知识的年代里,没有文气的优雅,只有优雅的才气。气,可以磨练中拥有,在这里更需要阳刚。

    当我把古老的姓氏《张》放在首位是,路上又多了一个人。

    如果上天非要给人生加以绚丽的色彩,那么注定有一段是迷彩.......”

重要声明:小说《军旗上飘扬着我们的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