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翻脸如翻书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飞书 书名:飞天宝典
    飞书想去探望一下雪冰寒的伤势。.毕竟也是因为他的缘故冰儿才被卷入这事件的。

    临睡前,这飞书还准备好了新制的镇毒丹,第二天早上给冰儿送过去。

    照例是开放空间感和心觉,月色透过窗户依旧照着飞书那英俊的脸庞上,在月光的反下更是熠熠生辉,美仑美奂。可就在此时,窗外飞来一团白影,轻轻盈盈地飞入房中。

    这飞贼好像好熟悉这里的一切,也知道飞书只是在练功,只要不打扰,便不会发生冲突,这飞贼翻箱倒柜地在找东西,找了好半天,也没找着。于是朝飞书在练功的靠近。飞书感到有气气,自觉地就出招了。不过那飞贼好像出手并不用心,只是蜻蜓点水,点到为止,只是在飞书上摸来摸去的,好像是在找什么东西。可是飞书也不轻易给她触碰着。这时,袖中的香妖却被吵醒了,飞出来,变作人形与那飞贼决战。这香妖是没有醒着的,好容易地就嗅到一股熟悉的体香,若有似无地传入她的鼻子。莫非是雪冰寒,那香妖大声喝道:

    “怎么堂堂原雪国公主也干些鸡鸣狗盗之事?真是贻笑大方!”

    那飞书懵懂中听到有人大喊,马上就清醒过来,真真切切地闻到了再熟悉不过的那缕缕幽香,这不是冰儿的体香么?

    “冰儿!”飞书大声喊道。

    “快交出《飞天宝典》。否则不要怪我翻脸不认人。”果然是圣女。

    想不到这《飞天宝典》真是人人都想得到的神物,以致于可以不顾一切的愫,抛开一切只为这宝物。真是利字当头,人人把持不住,雪冰寒如此不食人间烟火似的仙女也不免脱俗,可惜呀。

    那圣女见事已败露,便招招出狠,剑剑出奇。飞书也只有尽力躲避而已,暂时还不能接受如此之事实。

    飞书招招退让,不觉已退出房间,退出了客栈,而那圣女却丝毫没有手软的意思,招招紧飞书,剑剑刺向要害部位,看来是不得宝物誓不罢休。

    三人不觉已来到空旷无人的街上来。

    圣女使出一招“手到擒来”,速度快如闪电,一招就想擒住飞书,可飞书一直在躲避,早已躲避得非常熟练,不过这“手到擒来”的功夫圣女是到了十分娴熟之境,尽管飞书已是巧妙躲避,但仍是抓破了飞书肩上的一块布,致使飞书的左肩露在空气中。

    一味地退让中,飞书不觉已退到了郊外。幸亏有香妖紧锣密鼓地攻击,不然这飞书只一味地退让必定大长圣女的嚣张气焰。

    只见这会儿圣女又拿出那寒气人的玉箫,吹奏了唤蛇令,只眨巴眼睛的功夫,四周就出现了许多吐杏的毒蛇。

    飞书迅速取出《飞天诀》,并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把自己的元神注入书中。开始翻滚书页攻击那毒蛇。只见书页所到之处,那毒蛇纷纷倒下。而那书页却不沾半点血迹,只见那血如数滴落在地,没有一丝留在书页。看来这书页是不吸水,不吸血的。难怪年代这么长久了,书还是光艳如新。这根本是一种神器,而不是一本普通的书。

    后继有蛇,虽然诸多同伴都死在前方,但那受了唤蛇令蛊惑的毒蛇就像一支敢死队,前仆后继,永往直前,并不惧怕那如钢刃的书页。

    飞书见这如潮的毒蛇,自己就化为一只雄鹰,盘旋在毒蛇头顶,时不时地攻击地面上的毒蛇。

    这蛇见了天敌,自然是开始退却,一条条毒蛇迅速隐去,任你唤蛇令吹得再凄厉也于事无补,那被吓退的毒蛇宁受箫声的折磨也不敢强出头了。

    那圣女的目光早就注视在那《飞天诀》,她倒是以为那杀蛇无数的书便是《飞天宝典》,便早就对它垂涎三尺了。

    蛇已被吓退,飞书化为原

    圣女收起玉萧,拿起那把随携带的寒潭剑并口中轻吟语词,好像是对剑下什么咒语,飞书启用“耳听八方术”,只听见圣女轻声地说了八个字“寒谭神水,飞速冻结。”

    只见那寒潭剑剑闪了一下,周起了蒸气,远远地就能看出其寒冷无比,那寒意却飞速得从剑尖传出,直直朝飞书这里进发。

    那圣女的元神已悄悄地附在了寒潭剑上,那剑便从空中飞向飞书来。那圣女迅速化为玉鼠,飞窜攻向香妖。香妖顿时花容失色,那香睡莲是天生怕鼠,这玉鼠毫无端由地飞过来,那香妖自是一惊了。好在也反映迅捷,及时闪避了。便持剑挥向鼠头。并在剑上下了莲花咒,这剑功力猛增,那剑刃果然伤了玉鼠,掉了一撮毛发。见有失利,圣女又化为人形,却看到额头前一撮头发没了,显然是刚才被香妖的剑给削的。

    这里附有圣女元神的寒潭剑冷冷地紧跟飞书。又一剑疾速的刺过来,飞书一个迅猛转体,那剑刺中了旁边的一棵松树的松枝上。只见那松枝立刻就耷拉下来,还结了一层白白的冰,这么快那树枝就被冻死了。如果刺进人的体,这后果是可想而知。飞书这时不敢丝毫懈怠,尽全力也要和那寒潭剑斗一斗了。

    这雪冰寒不仅会一些奇门妖法,还是一个动幻期的高手,难怪雪莲教势力益壮大。比之安业元年初的雪莲教,真真不可同而语。现在她的首要任务便是复国报仇,难怪要对《飞天宝典》志在必得了。

    那寒潭剑在飞书边窜来窜去,剑边缘的寒气把飞书周遭的空气都骤然变冷,飞书这时已觉得瑟瑟发抖了。体转动比之刚开始是不灵活了一些。

    飞书于是想到了用“一目千里术”来对付这寒潭剑。

    刚刚又躲过了寒潭剑,这一剑用力过猛,剑已深深没入树干中,飞书利用这寒潭剑要抽出树干这一点点时间。汇集心觉与视觉,使出了“一目千里术”。把目光直那剑尖。

    飞书的目光如一束火焰通向剑尖,迅速就灭了刚要从寒潭剑尖迸出的寒气。那附在剑上的圣女的元神也受到“一目千里术”的影响,被火焰烧伤,从剑里退了出来,返回**。

    飞书这时收起目光,缓缓对圣女说道:

    “冰儿,你何苦如此对我?”语气中充满了不解。

    圣女无言以对,一个“形体异动术”就消失在这茫茫夜色中。

    飞书却呆呆地注视着圣女离去的方向…………

重要声明:小说《飞天宝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