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冷面龙神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孤寂烟客 书名:龙灵斗者
    远处飘来一阵怪味,像是火药味,像是焦臭味,能看到的,却只有漫天的火光,和滚滚的浓烟。。大火越烧越旺,风向好像已经改变了,火苗似乎具有毁灭一切的力量,正以排山倒海之势,朝这边猛扑过来。

    感受着背后越来越近的灼,生命受到严重的威胁。

    “来不及了,我背你。”

    李飞扬终究做出了这个占便宜的决定。

    “哼,我才不要你背呢。”苏菲菲小嘴一横,不屑领

    “你想变成烧猪,我还不想呢。”

    可由不得她,李飞扬没有用背的方式,一手拽她的右臂,一手抱她的腰,把她扛了起来,顾不得被荆棘划伤,飞快地往山下跑。

    “臭黑炭,快放开我,你弄得我好不舒服,痛死我了!”

    “给我安静点!”

    颇有几分威吓意思的话语,果真镇住了苏菲菲。

    因为她的头在前面,脚在后面,她口的衣服又撕破了,前那白嫩的东东本来就极具弹,再加上一路上颠簸不停,它一颤一颤的,就像个活物,李飞扬没时间去刻意捕捉那美妙的画面,可白影却却跳不出他眼角的余光范围。

    “该死!”

    李飞扬发现自己心中的某些渴望越来越强烈,心中有个念头催着他:“傻瓜,还不快点放下她,就地正罚?难道忘了吗?因为她,你放弃了送到嘴边的美餐,现在让她做点补偿,也是应该的啊。”一个念头刚起,另一个念头又冒了起来:“你怎么可以有这种念头?还是不是人啊!有点色色的念头不要紧,但做出趁人之危、霸王硬上弓的举动绝对是你的错。”

    心中纠结。

    “无耻!”他大叫一声,目视前方,加速前进。

    “臭黑炭!你骂谁啊?”苏菲菲心想,我都没有大叫,好像没有得罪他吧。

    “与你无关。”李飞扬心想着,与你无关才怪,老子现在扛的不是责任,是惑。或许,我应该假想一下,现在横在自己肩上的不是香艳的少年美女,而是一头白花花的猪,我没有理由对一头猪产生邪念的。

    “哦。”苏菲菲偷偷地看着他的脸色,好像很认真的样子,脸色还有点红,估计是成这样,难道他在骂近在山火?猪头,火是死的,又不听懂你骂它,浪费表

    拼着命在树丛中奔波。

    山下成堆的火把,终于映入了视线当中。

    李飞扬那个即纠结,又忧虑的心,终于得到了解脱。

    算算时间,应该也差不多了,也不知道冰倩没有没搬来救兵。

    李飞扬放下苏菲菲,说道:“你先在这等一下,我出去看看况。”

    “嗯。”苏菲菲乖乖地点头。

    借着树丛的隐蔽,然后慢慢地靠近目标,李飞扬自嘲地嘀咕道:“拷,老子天生就是一个当游击队的料。”或许,不应该称这为游击队,太老土了,说是报间谍,也许更恰当,尽管这里不是地球,而是异界大陆。

    火把、烈马、人物……

    看到这一切,李飞扬觉得此时是今晚感觉最安全的一刻。

    整个斗兽大会的现场,已经被一支牛B哄哄的队伍给控制住,领头的是一位胡须花白的瘦老头,他旁边站的不是别人,正是苏冰倩,在火光的照耀下,她那原本楚楚动人的漂亮脸蛋儿,此时笼罩着一层焦虑之色。

    “你马上带一队人,上山去找人。”

    听到那老头对边的一个青年男子这样吩咐,李飞扬估计他们也是刚到。

    “臭丫头,救兵到了,出来吧。”

    “真的?”苏菲菲兴奋地走出密林,可看到自己衣不蔽体的糗样,脸上顿感灼,本能地转过,羞涩地说道:“你先去帮我找件衣服来。”

    李飞扬无奈摇头,感觉这女人直烦,有必要吗?不过撕破了点而已,用手拉好一点,不就没事了?老子全上下仅剩一条短裤都没说什么。“你在这等着。”

    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只想快点离开这个女人边,离得越远越好。

    “冰倩,不用派人上山了。”

    李飞扬走出密林,苏冰倩立刻闻声迎了上来,“飞扬。”兴奋得上下打量着他,又紧张地问:“你没事吧?菲菲呢?”

    “没事。”李飞扬浅浅一笑,指着后边树林说:“她在后面,衣服被树枝挂破了,不好意思出来,你找件衣服拿过去给她吧。”

    “哦。”

    苏冰倩转离开时,一个年轻人走了过来,二十左右的年纪,他手执折扇,看起来风度翩翩。

    “垃圾。”李飞扬打心眼底给了他这样一个评价,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这家伙真的很碍眼,装什么斯文儒雅?狼披上头皮还是狼。那轻蔑的眼神,污辱谁呢?看不起爷还是咋的?

    “我听冰倩说,你要做她的陪练?”年轻人主动上前问。

    “是。”李飞扬不以为然地回道,也不知道这家伙什么人,看他样子,好像对自己做冰倩的陪练有很大的成见。

    “你有没有掂量清自己的实力?难道以为,一拳打死一头巨兽,就很了不起吗?对于龙武士来说,那就像捏死一只虱子那么简单。”

    听到这阳怪气的声音,李飞扬真想修理他丫的!可场合不行,更主要的是,他知道现在的自己,在这家伙面前,可能就是一只脆弱的虱子。“恶狗比虱子强大千万倍,但一旦被虱子爬上,也只有挨咬的份。”

    “你!”年轻人一听李飞扬敢指桑骂槐,脸色立刻拉黑。

    那个看起来很严肃的白发老头突然走了过来,吩咐道:“宏宇,这没你什么事,带人保护两位小姐回去。”他说话的口吻、举手投足,无不透着长者的威严,让人感觉,他就是一个不可侵犯的存在。

    “是,族长。”被称为宏宇的年轻人临走时,还不忘恶瞪李飞扬一眼,那眼神,无声胜有声,俨然是在示威,像是在警告对言:“走着瞧,你妈的以后最好别栽到老子手里。”

    李飞扬真想问问他:“你算哪根葱?”碍于时局对自己不利,只是一笑置之。

    “你就是李少乾的儿子李飞扬?”老者问。

    “嗯。前辈,我小时候见过你,你还是像以前一样,精神焕发。”这人就是苏氏家族的族长——苏长风,父亲在世时,他们两位高手也算得上是英雄相惜,这小老头虽然比父亲年长一轮,可对父亲却是相当敬重,李飞扬还是欣赏这个老头的。

    “呵呵~~~老了。”苏长风拍着他的肩膀,爽快地说道:“从你上,我看到了你父亲的影子,他是一位真正的英雄。”

    “谢谢你对我父亲的赞美。”

    “这不是赞美,是敬重。”苏长风眉头轻皱,心中想起一些事,暗自感叹道:真是天妒英才!

    思忖片刻后,他脸色又缓和起来,微笑道:“你的表现,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哦?”李飞扬帮作惊奇地问,心中早料到,“意料之外”相信是绝大一部分人对自己的看法,“我只是运气好,再加上力气比一般人大而已。”

    苏长风挥着手手,淡笑道:“不止这些……”

    李飞扬心中一惊,暗道,难道他已经知道了我的秘密?小心地试问:“前辈,除此之外,你难道认为,我这个废物还有其它的能耐吗?”

    “什么是废物?那只是一个相对的概念,如果你父亲在世,在他面前,老朽就是废物。”

    他好歹也是一氏族长,居然会自贬价抬高一个死人的份。

    苏长风的外号叫“冷面龙神”,这可一点都不像他的格。李飞扬观察着他的脸色变化,暗道:“老家伙,如果你这话是真心的,老子以后会更敬重你。”

    “前辈,你过歉了。”李飞扬还掂记着他刚才那句“不止这些”,又接着问:“在您眼里,我还有什么能耐?”

    “不是还有智慧么?”

    “呵呵……一点小聪明而已,成不了大事。”

    总算是松了口气,还以为泄了底,就说没可能嘛,自己才进苏府,他怎么可能这么快就知道自己的秘密。虽然刚才杀巨兽时,当众施展了一下火龙臂,但有瀑溅的鲜血掩护,周围光线也不是很强,他们没理由看清的。

重要声明:小说《龙灵斗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