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美女与野兽(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孤寂烟客 书名:龙灵斗者
    绝望!无助!

    苏菲菲从来都没有这么恐惧过,几乎闻到了死亡了气息,它们正向自己单薄的子袭来,周围那不绝入耳的高呼声,仿佛是为自己而唱响的送葬曲。

    “姐,你在哪里?快来救救我啊。”

    她暗自祈祷着奇迹的出现。

    然而,奇迹真的就出现了,“菲菲!”随着熟悉的呼叫声,一个靓丽的影从人群的外围挤了进来,可碍眼的是,她后还跟着一个臭黑炭。

    “姐,你怎么来了?”苏菲菲感觉生命的曙光总算升起来,正出迎上去,又被那个可恶的白衣男子给截住。

    苏冰倩一眼便看出来,菲菲似乎被人控制住了,立刻提高了警惕。“菲菲,跟我回家。”

    “回家?”白衣男子上下打量着苏冰倩,嘴角泛起一丝诡异的笑容,“美女,我想我有必要跟你解释一下,她已经报了名参加今晚的斗兽大会,就等着进笼斗兽。我想,大会的规则,你应该也清楚吧?”

    “什么!”

    苏冰倩几乎不敢相信,望着妹妹:“菲菲,是不是真的。”

    “……”苏菲菲低下了头,不敢否认。

    “你怎么这么……哎!”苏冰倩不仅急,更多的是心急。“你要怎么样才可以放她走?尽管开条件。”

    “我一不缺金币,二不缺女人,三不缺实力。”白衣男子竖起一根食指在她面前轻摆,笑着说:“这是游戏规则,她既然参与了,就要遵守这个游戏规则。她不上,就你上,总之,规矩不可以破坏。”

    苏菲菲吼道:“你胡说什么!居然敢让我姐……”

    “菲菲小姐,我劝你最好把力气保留起来。”他挥手指向四周密密麻麻的人群,高傲地说道:“看到没有,这里不缺贵族捧场,从来没有谁可以破坏游戏规矩,这一次,你们苏家也不例外……”

    “请大家以最烈的方式,欢迎第一轮的两位美女勇士进笼。”

    台上传来赤膀壮汉高吭的呼叫声,人群中立刻哗然一片,有掌声、有口哨声、有惊呼声……

    “……来自贵族阶层的菲菲小姐,和来自贫民阶层的黑柳小姐,她们有幸成为第一批挑战巨兽的女勇士。规矩很简单,她们都有一头属于自己的笼中斗兽,并且,他们可以请一个异助手,一起进笼挑战巨兽。然后,我会把铁笼锁起来,在半分钟之内,他们都是安全的,如果他们有足够的实力,可以选择在半分钟之内将那头被五尺长铁链锁住的巨兽杀死。但是,如果半分钟之后,铁链将会被解开,到时,如果巨兽还没有死的话,那他们将面临死亡的威胁。让我们再次预祝两位勇士将巨兽成功杀死,先从笼中走出来的那一位,将成为今晚第一个胜出的勇士。”

    如果抗拒,那就意味着,苏氏家族可能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怯场之耻,甚至,还会遭遇其他家族的排挤与打压,可如果不抗拒,那意味着要与死亡进行终极挑战……

    “我代她去!”苏冰倩也不敢确定,自己目前所能释放出的龙息力量能不能够在半分之内将巨兽杀死,可她还是毫不犹豫地做出了这个决定。

    “姐!”苏菲菲怔怔地望着她,心中五味杂陈,她摇着头,平静地说:“每次我闯祸,都是你替我出头,这一次,我不能这么自私。”

    “菲菲……”

    “好了,不用再说了,我已经决定,不会更改。”说完,苏菲菲又将目光移到李飞扬上,“哼!”带着愤怒的眼神,毅然转

    “……?”李飞扬心道:她这是什么意思?是在怪我吗?“臭丫头,他不是说你可以请个异助手吗?我当你的助手如何?”

    “飞扬……”苏冰倩急叫一句,想劝他,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想到苏菲菲将面临的危险,心道,两个人的力量,总比一个人要强。“……你,有没有考虑清楚?”

    “呵呵~~~如果我不幸一命呜呼了……”李飞扬摸着自己的心口,淡笑道:“你把我记在这里就行。”

    苏冰倩默默地点头,一抹柔跃粉颊,胜过千言万语。

    “臭黑炭,先说好,我可没有你,是你自己跳出来的,到时出了意外,可别怨我。”苏菲菲撇着嘴说,刚才那忌恨的目光,已经然无存。

    “我李飞扬从不怨天尤人。”在一阵喧闹的欢呼声中,他大步走向高台,进了第一个铁笼,苏菲菲紧锁其后。

    “哐!”

    铁门随即被关,上了一把精钢重锁。苏菲菲的心儿也跟着“哐”地一下,全惊颤。

    台下观众,尖呼声愈发高涨起来,他们高举着火把,无不盼着最精彩的那一刻人兽斗,更渴望巨兽能够撑过前三十秒,因为只有互斗,才是最令人兴奋的。

    只有苏冰倩,一颗心地悬到嗓子眼了,默默地祈祷着:“菲菲,飞扬,你们千万不能有事,一定要杀死巨兽,平安回来……”

    “吼!!!”

    笼中巨兽引颈低吼,鼻孔中的黑气扑面而来。苏菲菲本能地捂住了鼻子,道:“好臭哦!”

    李飞扬:“……”

    苏菲菲:“这家伙的究竟是什么妖兽,体型怎么这么大?虽然我的龙息已经凝聚到了七阶,但还没有修练过龙灵斗技,能够挥发出来的力量也有限,一掌肯定打不死这妖兽。”她仔细地打量着巨兽,左看看,右看看,上看看,下看看,就像在动物园观光一样,口中还喃喃自语地说:“这家伙的致命点在哪呢?……臭黑炭,你到面后去引开它的注意力,我在前面攻出……”

    猛地回头,发现李飞扬竟然脱光光,不仅脱了上衣,还脱了长裤,仅剩一条短裤还穿在子。

    “啊!!!”苏菲菲立刻尖叫着捂住了双眼,骂道:“臭不要脸,你究竟是来斗兽的,还是来耍威的,谁让你乱脱衣服裤子的……”

    “……”

    只有三十秒时间,都像她这样,还能活命?

    李飞扬懒得理她,将衣服往巨兽头上一扔,遮住了它的双眼,紧接着,又将右臂进裤筒中,遮得严严实实,纵骑上巨兽的背脊,朝着巨兽的脑门就是一拳。

    一系列运作,干脆利落,一气呵气,毫不含呼。

    “呜嗷~~~”

    低沉的惨叫声,从巨兽的嘴中发出来,它开始发疯似横冲乱撞,挣得那铁链“铮铮”作响。

    李飞扬的右臂,有半截还插在巨兽的脑门中。烈焰之息,开始大规模地释放出来,眼看着裹在右臂上的裤子开始冒烟,估计很快就会遮不住真相,到时,刺眼的烈焰红光将绽放出来。

    “你要是还能活,老子下辈子投胎跟你换个份!”

    在裤子即将被焚为灰烬的那一霎那,李飞扬迅速将烈焰之熄凝聚到最强的状态,“啪!”巨大的兽头瞬间被爆,血飞溅,正好给了他的“红色手臂”一个合理的解释。

    李飞扬纵向跳下兽背,再往它肚子上补上一拳,“砰!”巨兽轰然倒地,被爆了头的颈部还在喷血,子不停地抽搐着。

    瞬间,除了隔壁的铁笼中的战斗声,现场再无其它声音。

    先前绪高涨的观众,几百双眼睛正盯着台上。火把下,那一个个张大着嘴、像木头一样面孔,除了惊愕,没有任何表

    “喂~~~”李飞扬看着被浅得满兽血的苏菲菲,挥手在她眼前晃两下,她眼皮都不眨一下,没有半点反应,呆滞的眼神,直勾勾地看着那头巨兽。“……这样就被吓傻了?”李飞扬挥手拍她的头顶,叫道:“醒了没有?”

    “啊哦!”醒了,被打醒了。“臭黑炭,你干嘛打我啊?”强悍的烈女格,立刻焕发出来,可谓气势凌人。

    “你说呢,谁叫你没反……”

    李飞扬话未说完,隔壁铁笼中突然传来噬人心魂的惨叫声。

    “嘭!”

    一声巨响,坚固的铁笼跟着震动了一下,回头一看,原来是那个叫“黑柳”的女人被兽蹄踢得撞到了铁栏栅。

    隔壁笼中的铁链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解开,巨兽正发挥着它惊人的力量,血喷大嘴中叼着一个血模糊的男人,尖锐的獠牙还死死地扣住它的;像柱子一样粗的右前脚,再度踩向那个倒地不起的女人……

    “呜呼哀哉~~~”李飞扬忍不住默默地替他们祈祷。

    不知是死者临终前的尖叫声唤醒了场下那些惊讶的人,还是激烈血腥的兽斗画面刺激了那些人的感觉神经,徒然间,台下一片哄乱,掌声、口哨声、尖叫声、惊呼声……声声不断。

    然而,他们的目光,却齐聚在李飞扬一个人上。

    “勇士!勇士……”他们举着火把狂呼,那种,令李飞扬一度激动,这种待遇,也只有当初成为“天才”的那一刻享受过。

    “还在发呆。”李飞扬勾着食指轻轻一刮苏菲菲那高的鼻梁,笑道:“猪,走了。”

    “……哦。”苏菲菲半晌才回过神来,看到李飞扬光溜溜的站在自己跟前,彼此间仅有半尺不到的距离,嗅着他上的男人气息,只觉得心中小鹿乱撞,脸蛋儿火辣辣地发烫。她偏头撇开目光,羞涩地说道:“还不快把长裤穿上。”

    “长裤已经烂了。”

    苏菲菲急道:“那……那你也不能就这样……光着下面啊。”

    “哪有光着下面,不是还有一条短裤吗?”

    “啊?……你不嫌害臊,我还丢不起这个人呢。”苏菲菲通过铁栏栅,强悍地从那个死者“黑柳”的上剥下上衣,又亲自围到李飞扬的腰间,羞红着脸说:“暂时先用这个顶一下吧。”

    “……”李飞扬觉得,这是自己一辈子做过最龌龊的一件事,居然跟一个死人抢衣服。

    他刚扭过头,想看看那个叫“黑柳”的女人是不是死不瞑目,才瞅到她光溜溜的侧,视线中突然出现一副严肃的娃娃脸,紧跟着,耳朵又遭殃了,“臭黑炭,还看!还不给我转过头去!”

    从她生气的眼神中,李飞扬突然察觉到一丝异样的神色;是妒忌?醋意?还是其它的含意?

    他没有分辨出那是什么含意,只知道,这是自己一辈子近过最复杂的眼神。

    这时,那个五大三粗的壮汉上来把铁门打开了,他高举着李飞扬和苏菲菲俩人的臂膀,大声宣布:“第一轮胜出的勇士为来自贵族阶层的菲菲小姐和飞扬兄弟,让我们为他高兴吧,祝愿他们在下一关比赛中取得同样傲人的成绩。”

    “还有下一关?”李飞扬与苏菲菲同时惊呼,这是否意味着,死亡游戏还没有结束?

    场下的欢呼声再度被推上**,连苏冰倩正挂着甜蜜的笑容,心中暗自感慨着:飞扬,我就知道你一定行,别人都说你是废物,但你的智慧足以让你战胜一切困难。

    当大家都在欢欣雀舞时,在拥挤的人群中,白衣男子正在跟一个人交头接耳,待对方点头离去,他嘴角滑过一丝诡异的笑靥,轻声冷笑着:“接下来,我倒要看看你还有没有这么好的运气。”

重要声明:小说《龙灵斗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