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铁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孤寂烟客 书名:龙灵斗者
    火辣辣的太阳当空照着,将大地都烤成了白色,空气中只有闷的气息。。

    喧嚣的贫民街,一如往常,行人来来往往,却都是些赤膀露脚的苦涩面孔。那一副副黑瘦的子骨,就像街边苏二茶馆门前悬着的那块长条招牌一样,摇摇坠,仿佛随便吹点风,都有可能将它扫爬下。

    “你看看这些人,一个个跟死了父母亲一样,没半点精神气儿,他们不做贫民,谁做贫民?”

    “长毛发,你以为你好到哪里去?哪天要是发一场牛瘟,我估计你会连他们那点精神气都没有。”

    ……

    声音从茶馆里传来,正是坐在门口的两位衣衫朴素的青年男子。

    这茶馆跟他们的份倒是相配的,仅有几张布满油渍的陈旧餐桌,隔壁还临着一个养牛场,时不时会有几只青色的大苍蝇飞进来作陪客;对面是李记铁匠铺,中间隔着不足五米宽的街道,叮叮当当地吵个不停,甚至让人担心,在喝茶时,那火星会不会溅到茶碗中来。

    “吁~~~~~~”

    在五旬马夫的呼吁下,一辆华丽的箱轿马车在茶馆前不远处停住,一女一男先后从马车上跳了下来。女的约莫十八出头,着天蚕真丝罗衫,脚穿缎面锦靴,头插琅环碧玉簪,倍显尊贵;男的看起来只有十六七岁,也不输华贵,从头到脚,都彰显着贵族的气息。

    整个茶馆中的人都眼前一亮。

    “啧啧啧~~~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贫民窟居然来了个美女耶。”坐在门口的乱发青年男子搁下送到嘴边的茶杯,抬起右臂轻抖旁边的同伴,一双贪婪的眼睛紧紧地盯着从马车上下来的女人。“看到没有,前边那个穿白色衣服的长发美女,不论是气质、材、还是相貌,都堪称是极品,啧啧~~~真是天生尤物。”

    另一个青年男子笑说:“她不仅材相貌是极品,分地位更是极品中的极品,没看到人家的行头吗?就那辆华丽的箱轿马车,罩着锦纶帘幔,配着三匹赤鬃宝马拉驾,还有一个专司其职的马夫,那可是一般人想都不敢想的。”

    “嘿嘿~~~这样才更有吸引力啊。”心想,要是能攀上这样的贵族美女,绝对是财色名利尽数入袋,以后哪还用得着在这喂牛。

    “你想打她主意?”青年男子见同伴一脸笑,轻拍着他的肩膀,又道:“长毛发,别做梦了,你知不知道她是什么人?”

    “难道你认识?”

    “去年年底在龙息测试场上见过一次,她叫苏冰倩。你知不知道,她当时十七岁,龙息已经达到了八阶。”说到这,青年男子眉头轻挑,一脸羡慕之色。“……她不仅实力在同辈中出类拔萃,她的家世,说出来更是吓死你,她爷爷苏长风可是苏氏家族的族长,实力达到龙灵骁神的级别。纵看整个清龙大陆,能出其右者,掰掰手指头都数得清。”

    “哦……还……还真不是一般人。”乱发青年惊得瞠目结舌,一般的贵族还可以盼盼,苏长风的嫡孙女可不能惹,姓苏那个老头可是出了名的冷面龙神。

    俩人一走到门口,茶馆伙计便地迎了上去。“苏小姐,今天还坐原位吗?”

    “嗯。”白衣女子微微点头。

    “好,两位请稍等,我这就去收拾干净。”

    那是一张临街的桌子,本来已经有坐客,听茶馆伙计嘀咕了几句,那桌三位茶客齐将目光投向了一男一女,没有半点犹豫,立刻起让坐,离席前,还不忘用袖子把坐过的木条凳擦干净,恭敬地说道:“苏小姐请坐。”

    “谢谢你们。”白衣女子向几人点头至谢,这才坐下,面对着街口。

    她后的小少年也在侧向坐了下来,却撇着嘴说:“姐,我们是什么份,你干嘛跟这种低等贫民道谢啊。”

    “冰河,不可以无礼,他们也只是因为凝聚不了龙息,所以才沦为贫民,大家都是龙的子孙,不可以用歧视的眼光去看他们。”

    “哦。”被称为冰河的少年俏皮地吐了吐舌头,低头说道:“我知道了。”

    “……冰河,你真的打听清楚了吗?他今天会回铁匠铺?”苏冰倩望着对面的铁匠铺,眼神中充满了期待。

    “姐,你放一百二十个心好了,铁匠铺的李老头说了,以李飞扬的脚力,去李家庄送剑来回也只需十天时间,今天一定会回来的。”

    “那就好。”

    “姐……”苏冰河看看铁匠铺,道:“李家虽然也是大家族,但我听说,李飞扬是因为凝聚不了龙息,所以才被贬了贵族份,降成了低等贫民,他现在只是一个打铁的铁匠,当时真的是他救了你?”

    “这个还能有假!”

    “真令人难以置信。”苏冰河无奈地摇头。他一直都认为,这事有点不靠谱,那个李飞扬虽然有一蛮力,但充其量只是一个不惧任何龙息的废物,打铁才是他的强项,英雄救美这种伟大的壮举,怎么可能在他上发生呢?更不可思议的是,对手还不是一般的普通百姓。

    苏冰倩凝望着铁铺,聆听着叮叮当当的敲打声,心里焦急难安,暗道:“他怎么还没有回来?”嗅着铁匠铺中传来的铁屑气息,她又想起了李飞扬背自己离开龙呤岭时,他上所散发出来的味道——就是这个味,忘不掉……

    那还是半年前。

    离一年一度的龙息测试仅剩七天时间。

    那七天,成了最后一个冲刺阶段。

    整个清龙大陆的苏姓子民,上上下下但凡未满十八岁的青年男女都在摩拳擦掌,争取在最短的时间内将体内龙息凝聚得更强大,以求在测试时取得更好的成绩,赢得家族长老们的青睐。

    传说,龙吟岭曾是远古金龙化形**的地方,在那里修练,可以在得到龙神的帮助。

    苏冰倩一个人攀上龙吟岭,没想到,竟遇到了三个柳氏家族的人,那可是苏氏家族的死对头。

    “先后杀……杀完再……”

    见到那些刺耳的话,看着那些丑陋狰狞的面孔,苏冰倩从未感到如此害怕。当时就一个念头——拼命。可那三个人,都是超越龙息凝聚期,已经进入龙灵斗技修练阶段的人,又岂是自己应付得了的,没几个来回,便被对方打爬,受重伤。

    在最紧要关头时,不知从哪里冒一个满脸污泥的人,三两下便将几个人打得落荒而逃。

    就是那个人,把自己背下龙吟岭,一直走到天黑……

    现在回想起那一幕,苏冰倩仍觉得心里暖暖的。

    “姐,他回来了。”

    “啊!是吗。”苏冰倩惊魂似的回过神来,望向对面的铁匠铺。

    打铁的主角真的换人了,老铁匠坐在一旁一手摇蒲扇,一手端着缺口的瓷碗大口畅饮白开水。

    此时:

    叮叮当当的铁匠铺中,李飞扬正赤着膀子,露出一浸满汗珠的黝黑皮肤,每次抡起大锤敲打那柄烧得通红的生铁剑时,臂膀上结实的肌便会有规律的蠕动着,叫人心动。

    “姐,你在这等会,我去叫他过来。”

    苏冰河刚起,苏冰倩也跟着站了起来。“不用了,我们过去。”

    “你要过去?”苏冰河上下打量着姐姐,不可思议地摇头,暗道:“姐真是太伟大了,为了那个家伙,不惜忍着苍蝇的扰,数次跑到这茶馆来等他,现在还要亲自过去。那可是铁铺,火花四溅,就不怕毁了好这刚买的白色真丝衫?”

    铁匠铺中,李飞扬一直低着头,用心地打造宝剑。

    “飞扬,先坐下来喝口水,擦把汗歇息一会吧。”李老头关切地说。

    “不用了,打铁要趁。”李飞扬似乎根本不知道累,越锤越起劲,锤锤都砸得那生铁火花四溅。

    “唉……”李老头长叹一声,嘀咕道:“真是可惜了,老天爷怎么这么不开眼,你十七岁时,龙息就已经凝聚到了九阶,那可是仅属于天才的成绩。真是想不到,在最后一次测试时,你体内的龙息竟然会在一夜之间化为乌有,沦落到跟我李老头一样,要一生做个铁匠。”

    “李伯,用不着替我可惜,现在打铁,不也好么。”

    “……哎!”李老头又是摇头叹息,跟李飞扬相处了这么久,对他的格也清楚得很,这孩子,根本不像是无大志之人,他越是表现得乐观,心中越是不甘。

    “两位需要打点什么吗?”

    李飞扬一直低头打铁,也没瞧见,李老头却看得清楚,来人衣着光鲜,气势非凡,心中已猜到非等闲之辈,急忙起相迎。

    “老伯,我们不是来打东西的。”苏冰倩微笑着说,目光已移到李飞扬的上,唤道:“李公子,还记得我吗?”

    听到这声李公子,李飞扬心神惊愣。

    抬头一看,原来是她,难怪这么有礼。“你来了。”

    “你们认识?”李老头惊问。

    苏冰倩:“老伯,我跟李公子是旧识,您……可以让他停上手上的活吗?我想跟他谈点事。”

    “可以可以,当然可以。”李老头心想,难得还有贵族子女这么看得起飞扬,可不能耽误了人家的正事,“飞扬,你们到后院慢慢谈。”

    李飞扬:“李伯……”

    “行了行了,这里有我就行。”

    李飞扬擦了一把汗,一边向后院走,一边问:“你有什么事?”他并不认为她会有什么正事找自己商谈,因为彼此并不在同一条平行线上。

    “冰河,你在这等会。”苏冰倩吩咐完弟弟,跟着李飞扬进了后院。

    “我们……有半年多没见了吧?”

    李飞扬随口说道:“不记得了。”

    “……?”苏冰倩怔怔地望着他,心道:他怎么会不记得呢?“……谢谢你上次救了我。”

    “你上次已经谢过了。”

    “……”苏冰倩突然感到有点失落,半年不见,他还是像以前一样,说话这么……不客气,一般的公子哥儿不是都喜欢讨女孩子欢心的吗?

    “连铸出来的剑才能称得上是上品,我现在不是很有空,你有什么事就直说吧,或许,我们改天可以另外找个时间再谈也行。”

    “不好意思,耽误了你的正事。我今天来,是想请你做我的陪练,可以吗?”

    “陪练?”

    “嗯。”苏冰倩点了点头,道:“我半年前通过了龙息测试,现在已经满了十八岁,将进入龙灵修练阶段,我希望你可以帮我。”

    “你是不是找错人了?”

    “不会的。”

    “……我连龙息一阶都达不到,别人都叫我废物,你让我做你这个龙灵战士的陪练?”

    “我相信你。”

    “谢谢你的信任。”李飞扬摆出一个请的手势,平静地说:“我还需要铸剑,恕不远送。”

    “你可以再考虑一下吗?”

    “你们苏氏家族不缺少陪练吧?”

    “……”苏冰倩的一颗心,沉到了谷底。心道:难道他以为我在**他、跟他开玩笑吗?“不要急着回绝我,你可以考虑一段时间,如果你同意做我的陪练,不仅对我有好处,同样也可以帮到你自己。”

    李飞扬微笑着说:“好,那我考虑一下。”

重要声明:小说《龙灵斗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