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闺房协商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文感 书名:盈天
    当下,两人一前一后,沿着冰凉的石阶,一起离开了冰室.

    走到冰室外面时,楚锐依然是用黑布条蒙着双眼.同来时的道路完全一样,拐过一个弯后,脚下再次变得绵软,而鼻端又闻到一股淡淡的幽香.

    “嗯,好香!还是幽香的香……”

    闻到周围弥漫的淡淡香气,楚锐越走越慢.鼻子深深嗅了一大口气,忽然停下脚步,向侧的鱼晚晚问道,“鱼儿,咱们这是在什么地方?这么香的味儿,好醉人呐!”

    “这是,……呃……其实,……这也不是什么地方……”

    楚锐突然发问,鱼晚晚顿感窘迫,嘴上一阵嗫嚅,心里更是埋怨楚锐多管闲事——

    在此前,鱼晚晚特意交给楚锐一个蒙眼用的黑布条,那意思就很明白了.人家不想让楚锐看到或知道这一路上所经过、所存在的东西.而此刻,黑布条犹然蒙在楚锐的眼上,楚锐却突然有此一问.这一问,实在是问得不知好歹.

    楚锐嘿的一笑,道:“不是什么地方?这是什么话?”

    随即,右手轻轻一拍脑门,恍然道,“你看我这猪头!我又不是没长眼睛,何必问你,自己看一看不就知道啦?哈哈!”

    “楚公子,您贵为宾客,请不要太过失礼……”

    鱼晚晚话音未落,楚锐已经将蒙在眼上的黑布条扯了下来,随手丢在了地上。然后大睁着双眼,如饥似渴地观赏周围的空间。

    不出楚锐所料,此所在,果然是一所闺房。

    只见脚下三丈见方的屋子,用一道一人多高、绣满了花鸟鱼虫的屏风从中隔成了两个小间。外间的中央,摆放着一个木质的花桌。桌上除了一把茶壶和一个茶杯,还放着一本打开的书卷。

    透过一排屏风,只见里间临窗的位置放了一张单人的上方悬吊着一个薄如蝉翼的轻纱帐子,上除了一个花枕和一鹅黄色的凉被,别无他物。而在的东侧、半掩的纸窗上,挂着一串串用七彩的贝壳编成的风铃。一阵凉风徐徐送来,贝壳叮咚作响,听来心旷神怡。而上帐子的下摆,更如少女的衣裙一般,在如雪的单上随风漾,摇曳生姿。

    楚锐在房间里一边踱着小步,一边左顾右盼,前后打量。发现这闺房装点得虽然不算华丽,但房内一尘不染,大小物事摆放整齐,而且时时还有清雅的铃声响奏,也算很有一番致了。

    ——————————————————

    楚锐慢慢走到边,忽然问道:“鱼晚晚,这一定是你的房间吧?”

    对于他这一问,鱼晚晚心里好生厌烦,既不想回答,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因此便默然不语,假装没听见。

    楚锐明知这是鱼晚晚的闺房,见她不答话,也并不追问,却低声说道:“喂,我突然感觉很累!我很想在这个地方……呃,是很想在你这张天天要睡的绣上舒舒服服、安安静静地躺一会儿,你看可以么?你是聪明人,想清楚了再回答我。”

    一听这话,鱼晚晚既惊且怒,心里羞愤道:“好放肆,居然敢当面要求……”

    在此前,鱼晚晚虽然和楚锐素昧平生,但经过刚才这一个多时辰的接触,已经基本看透了楚锐是何等样人,也可以料想到,他对自己可能还会时不时地口出轻薄之言。但饶是如此,现下听到楚锐当面向自己提出,要上自己的的荒唐要求,心里着实还是吃了一惊。

    眼看楚锐眼巴巴地瞧着自己,等待着自己的答复,鱼晚晚一句“你好无耻”就要脱口而出,心念陡转,到口的这句话还是咽了下去。

    “算了!这人就是个无耻之徒,我根本犯不着和他生气。他要躺在这张上,那就躺吧。这张我不要了,连带这个房间我也不住了。别说他只是弄脏一张,就算他弄脏了整个鱼府,比起复活母亲一事,那又有什么大不了的?”

    鱼晚晚虽然是位少女,但因为近年来常在府上接待宾客,也算历练过,心思比同龄女子要沉稳得多。因此眼下虽然是怒气当头,但考虑到楚锐的不可得罪和母亲的亟须复活,还是忍下了这口气。

    “楚公子,如果你略感劳乏,不妨就躺到上休息片刻……”

    “呵呵!你想通了?你还真沉得住气!”

    楚锐大喜,当即四仰八叉、迫不及待地和衣躺到了上。人一躺到上,顿时便闻到一股沁人心脾的浓浓香气。嗅着鼻子一闻,原来香气是花枕散发而出,当即取过花枕垫在头下,只感觉整个人从头顶到脚底,每一寸的血都是舒舒坦坦的。

    “嗯,舒服!”楚锐半眯着眼,很陶醉地笑了笑。缓缓地伸了个懒腰,漫不经心地道,“好了,我猜你心里也急得慌了,咱开始谈条件吧。”

    “好!”

    鱼晚晚点点头。略作一顿,说道:“楚公子,之前在花厅里,我已经说过了我开出的条件,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么?”

    楚锐想了想,道:“你所开的条件,先是一颗合虚丹,再赔偿我当年因为你而损失的十万金,还有小瑶仿绘那三幅卷轴的工钱,也就是一百万金,以及<气疗八法>。总共就这些,对吧?”

    “不错,就是这些。”

    “嗯……”楚锐微闭着眼睛,一边轻捶着大腿,一边作沉思状。忽然说道,“这样吧,你在这些条件的基础上,再多付我五十万金,愿意么?”

    听到楚锐悍然加价,鱼晚晚心里一动:“也罢,已经答应一百万金,也不差这五十万金了。这人唯利是图,如果多付他五十万金就能达成协议,倒也未尝不是好事。”

    主意已定,本想一口答应他,转念又想,面对楚锐这种贪婪之徒所开出的条件,不管条件是高是低,都不可轻易应。如果答应得太痛快,对方必定会得寸进尺,无休止地加价。这样一来,自己即便有金山银山,也不够他开口要的。

    “楚公子,你也知道,五十万金并不是小数目,可否适当减免一些?嗯,只加二十万金如何?”鱼晚晚小心翼翼地还价。

    “不行!五十万就是五十万,一金也不能少!”楚锐斩钉截铁,语气不容周旋,“答应还是不答应,给句痛快话。”

    “好好,我答应你!”

    鱼晚晚还价,本就是虚还。眼看楚锐脸色怫然,便不敢再还,当即一口答应,微笑道:“楚公子,既然条件已经谈妥,那么可以让小瑶妹妹动手仿绘卷轴了吧?”

    楚锐一怔,道:“谈妥?谁说已经谈妥?咱们现在谈的,只是第一个条件!”

    “啊?”

    一听这话,鱼晚晚愕然无语。谈了半天,还以为就这一个条件。不想这只是第一个条件,后面不知道还有多少条件呢。当下惆怅道:“楚公子,你还有什么条件?”

    楚锐笑了笑,随即正容道:“第二个条件,——我要和你一起进入什么神草秘境寻宝!”

重要声明:小说《盈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