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忍辱负重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文感 书名:盈天
    眼看白海平口气如此之大,楚锐笑了笑,道:“宗门里有什么闲散的职位,你看着给吧。我楚锐才大如海,一个能拎得起,十个八个我也抗得下!”

    “好,说得漂亮!”白海平赞许地笑了笑,“既然这样,那我就自作主张,给你安排一个……”

    “慢着!”

    白海平正待发言,后那位一直不动声色、名叫阿兰的丑姑娘却一语打断。

    阿兰轻蔑的目光瞥了楚锐一眼,向白海平道,“白叔叔,[绝门]可是名门正宗,宗门里上上下下,没有一个是吃闲饭的。这个人既然是什么神风猎团的葬送者,想来也是没什么本事的人。”

    说着,目光又缓缓瞧向楚锐,道:“白叔叔念在你和他是故交,又看你是无家可归的可怜人,让你加入[绝门],这对你已经是很大的恩赐,你居然口无遮拦,想要什么连拎带抗的职位?如果不看你是弱者,就凭你刚才这几句话,我就会让你吃足苦头。”

    这位阿兰在说话时,面无表,也并没有横眉怒目,但一言一语冷漠之极,听来让人极不舒服。

    一边说着,阿兰用<望气术>洞察了楚锐的玄气修为,道:“区区九级玄师,以你这等玄气修为,做宗门的外门弟子都还不够格呢。也罢,看白叔叔的面子,你就站到那边去吧。你也不用谢我,你该谢白叔叔的大人大量。”

    说着,指了指那一列由二十位弟子组成的小队,示意楚锐站到队伍的末梢。

    这一队弟子穿黑色玄隐服,显然是[绝门]的内门弟子。如果楚锐以九级玄师的低微修为而成为[绝门]的内门弟子,那显然是这位阿兰的恩典。

    “呵呵,哼哼……”

    楚锐听这位阿兰一口一个“可怜人”,一口一个“弱者”,嘴上连声冷笑,心里更是气得慌,只感觉中一股从未有过的闷气陡然升起:“可怜人?我楚锐年纪轻轻就执掌猎团,统领数千人众,虽然猎团已经覆灭,但未必不能东山再起,我楚锐有何可怜之处?捕杀玄兽时,我先士卒。遇到疑难之事,我也能当机立断,我楚锐是年轻一辈中有头有脸的强者!决不是弱者!不是,永远不是!”

    在此之前,楚锐对自我的感觉一直是极其良好,甚至优异。单说在寒石镇上,像楚锐这种年仅二十出头就扬名于当地的玄修界和商界的俊杰,除了那个桑玉农能与之相提并论,还真找不出第二号人物。即便近半年来接连受挫,楚锐也是斗志昂扬,从不曾气馁过,更不曾认为自己是可怜人、是弱者。

    然而“可怜人”、“弱者”这几个词儿从阿兰嘴里说出来,听在楚锐耳中,竟仿佛深深触动了内心那包藏已久的伤口一样,在一瞬间,整个人浑都是一颤!

    这一颤,是怒气和不甘!

    阿兰站在楚锐前,见他不但没有满脸欣欢、诚惶诚恐地说些感恩戴德的话,反倒铁青着脸,紧握着双拳,而且体内似乎还有阵阵的玄气涌动之声,显然是怒气汹汹,正在强自克制着,不冷冷问道,“你这人怎么回事?让你做个内门弟子,难道还辱没了你?你要知道,像你这种并没有什么实力的失败者,是没有哪个宗门肯收留的!”

    阿兰话虽说得难听,但说的也是实。在南越城四家宗门中,别说是实力最强的[绝门],就算是比其略逊一筹的另外三家宗门,收人入门也是非常严格的,就以楚锐这种并不出众的玄修实力和这种落魄的份,如果前去投奔,碰壁是在所难免。

    一旁的白海平见楚锐神愤愤,而阿兰脸上似乎也含着一丝怒意,当下微微一笑,恭声道:“贤侄女,你别动怒,叔叔自有话说。”

    随后,缓缓转向楚锐,轻叹道:“楚锐,你也看到了,并不是老白信口开河,而是宗门有宗门的法度,老白也不好谋私啊!嗯,老白给你的职位虽然小了一点,但总还算对得住你的份。”

    说到这里,白海平盯着楚锐的眼眸中,闪动着一丝皆大欢喜的欣慰。略微一顿,朗声说道,“老白手底下正缺一位香郎,难得你楚总猎头有志于此,老白就成人之美,今后你就给老白提香吧!放心,念在昔,老白会给你好脸色看的!呵呵,呵呵……”

    说着,白海平一手指着楚锐,一手捂着肚子,放声大笑。

    所谓提香,也就是提尿端屎的意思。而香郎,就是负责提香的人。无论在哪个宗门,提香都是最卑的差役,几乎所有的香郎,不是在宗门中犯下过错的罪人,就是被奴役在此的敌人。

    一旁的白乃照和阿兰这才明白,原来白海平邀请楚锐加入[绝门],那是故意给山穷水尽的楚锐一点念想,好让楚锐自以为柳暗花明时,再狠狠地打破他妄图加入[绝门]的白梦,让他万念俱灰,哭无泪。

    明白了父亲这一番深意,白乃照恍然大悟般地呵呵大笑。后那二十位神肃穆的青年弟子,也终于忍不住大笑出声。一时客栈门口,人人目视楚锐,笑成一片。

    ————————————————

    对于白海平假意欺哄、意图逗弄自己的这一番小伎俩,楚锐早就料到了,说什么让自己给他提香,这也并不意外。昔在猎团里,他和白氏父子曾有过很深的接触,这一对父子分别是什么样的货色,是愚是智,品如何,用股也能记得住。

    因此,眼看前后左右的人,包括斜躺在路边的那位断了左腿的残疾汉子,和杂货铺门口那个抱着孩子的老女人,都在嘿嘿嘿地嘲笑自己,楚锐的心里有的只是愤怒,却并没有白海平所期望的大失落。

    “忍!”

    听着周围一阵阵刺耳的笑声,楚锐咬紧牙关,心里念叨着师父生前谆谆告诫的话,“想古来成大业、达大境者,哪一个不是受尽了挫折屈辱?一位修士,要想在玄修道路上走得更远,在修玄气之前,先要修心!唯有受辱、唯有知耻才能精进!”

    其实早在前些时,正值神风猎团风雨飘摇、濒临覆灭之时,楚锐就已经料想到,自己让声名赫赫的神风猎团毁于一旦,少不了要受各色人等的嘲笑和挖苦,心里也早就做好了忍辱负重的准备。只是万没想到,忍受屈辱竟是这种难熬的滋味,简直是对一具灵魂的践踏。

    想着想着,拳头攥得更紧,长长的指甲刺进手掌,鲜血已经缓缓流入了指缝,楚锐却依然不知不觉。

    白海平见楚锐强忍着怒气站在原地,心里十分痛快,调笑道:“楚锐,你还真把自己当成一号人物,妄想加入[绝门]啊?你也不瞧瞧你这副熊样!说实话,做梦也没想到自己会有今天吧?老白看到你这个熊样,心里真的很美很开心!呵呵,谢谢!”

    说起对楚锐的怨恨之,为父的白海平,远在其子白乃照之上。当年白氏父子被楚锐踢出猎团时,白海平已经是年过四十的人,却被一个后辈扫地出门,当时从楚锐上所领受的屈辱,可想而知。这事在寒石镇上一传十,十传百,几乎人人都听说了白海平的丑闻,当时有较长的一段时间,白海平是昼伏夜出,真是夹着尾巴过子的。而如今却可以在众目睽睽之下,对当年给予自己耻辱的人肆意污辱,这种报仇雪恨般的快感,真的是很美很陶醉。

    “[绝门],[绝门]……以为老子稀罕么?”

    楚锐心里冷笑。不错,[绝门]确实看不上自己这号人物,但自己也绝不稀罕[绝门]。

    想自己原是堂堂神风猎团的总猎头,眼下猎团覆灭了,压在肩上的一把重担,便是想方设法让神风猎团东山再起,现在你就是请十万玄兵拉自己加入[绝门],咱也不干啊!

    至于刚才和白海平一问一答,流露出有意加入[绝门]的意思,那纯是料敌机先的逢场作戏,逗这个老东西玩呢!

    一旁的白乃照见楚锐不答话,心里反倒更来气,厉声斥道:“楚锐啊楚锐,好好的一个神风猎团,你怎么就把它折腾地全军覆没了呢?既然猎团都完蛋了,你怎么就那么厚的脸皮,还有脸活在世上,你就不惭愧死?你还真是不要脸了!——楚锐,你这个无赖,你倒是说句话!”

    在玄修界,古往今来,像楚锐这种少年得意的俊杰,也并不在少数。然而半数以上的人,在遭遇重大挫折后,比如在玄修时屡次无法突破瓶颈、强化玄器时连续失败,或者修炼秘籍长久不能领悟更高深的境界,在周围人士七嘴八舌的议论下,心灰意冷,又不堪强大的舆论压力,往往会一念轻生。类似这种令人扼腕叹息的事,实在不胜枚举。

    而像楚锐这样,把偌大的一个猎团给搞垮了,自己为总猎头、为最大的失败者,不但没有因羞愧而死,反倒光明正大地出现在公众场合,这种坚强的修士还真是罕见。

    却听丑女阿兰说道:“白哥,如今你是人中龙凤,他是人中蝼蚁,你又何必跟他一般见识呢?如此嘲讽奚落一个软弱无能之辈,也没什么意思。我有点累了,咱们进去用饭吧。”

    “嗯嗯,说得是!其实见到这种软蛋,本就是很没劲的事!这小子就该自行了断,免得让人见了晦气。”

    白乃照嘴角含笑,轻蔑地瞧了楚锐一眼。随即小心地搀扶着阿兰,走入客栈。

    ——————————————

    离开客栈时,天空下起了濛濛细雨。

    楚锐昂首,在青石长街上快步而行。就这么一路疾走,也不知道走了有多远。

    “实力弱,那就千方百计,不择手段地变强!变得更强!”

    回想着客栈门前的一声声嘲笑,楚锐心如刀割,“今天所受的奇耻大辱,我要牢记在心。总有一天,我要让今天嘲笑我、轻视我的人,为他们的人生后悔……”

    “前面这位朋友,是楚公子么?请留步!”

    楚锐心里正发愤呢,忽听后有个苍老的声音呼喊自己。

    停下脚步,发现后果然有一位老者向自己走来。这老者还面熟,原来是金水客栈的吴掌柜,前一段子把小妹安置在金水客栈时,也是照过面的。

    而在吴掌柜的后,还跟随了四位轻衫薄裙,容貌秀美的女子。

重要声明:小说《盈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