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有惊无险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秋天的娟 书名:欲凤狂龙
    “不要,我不想死!”美凤看着那诡异的刀影向自己来,她整个人都呆住了,就像一个木头一般静静地站在了哪里,面如死灰的闭上了眼睛,在她看来自己肯定是难逃一劫。眼看那道火红的刀影已直她的后心而来。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一道白绫飘到了美凤的边,随后只听沙沙几声,美凤就被这道白绫缠住飘到了一棵高耸的翠竹上,她惊恐的睁开眼睛,只见一个五十岁左右的妇人紧紧地将她拥在怀里。

    “你,你是谁?”美凤惊讶的看着眼前这个陌生人,她的装扮很淡雅,灰白的长袍,乌黑的头发,淡淡的微笑,手里握着一个玉柄的拂尘,就像是下凡的仙人。

    “孩子莫怕,汝来静修是也!”妇人面色和善,语调平和而委婉。

    “你是静修师太!太好了!我有救了!”美凤这才从刚才的惊恐中恢复过来。她早年就听父亲提过静修师太,静修师太为人和善,常年隐居,很少涉足江湖纷争,没想到今天自己这么命好,竟然在这个生死关头能遇到这位隐士高人。

    “怎么是你?没想到三十年后重出江湖第一个看见的人会是你!“一个苍老的男声在美凤和静修师太的耳边响起。

    静修师太警觉的环视四周,见那道诡异的刀影就隐匿在离她们不远的一棵竹子后面。

    “独臂剑客,想来你也曾是江湖中人人称赞的侠士,怎么会莫名的杀害这么多人,而且连这个小姑娘也不放过!”静修对着那诡异的刀影淡淡的说道。

    “侠士?哈哈哈!那个早年的侠士早就死了!”苍老的男声再次传来,那诡异的刀影猛烈的在空中抖动着。

    “想我们也是有缘人,何不出来一见!”静修师太淡静的看了一眼那诡异的刀光,拥着美凤飘下那棵翠竹。

    美凤静静的站在草地上,看着那诡异的刀光,想起刚才那些惨死的人们,心里又一阵的惊恐起来。

    “静修师太,我欧阳烈没想到今天能在这里遇到你!”话音一落,一个披头散发的中年男子站在了静修师太和美凤的面前。他皮肤黝黑,凌乱的长发遮住了眼睛,一张消瘦的脸写满了犹豫和沧桑。

    “三十年了,你竟然还没有走出那段感!”静修师太看着憔悴的欧阳烈淡淡的说。

    “我无法忘记如玉,要是你当初不要救我,我也不会像现在这么痛苦!”

    “当初?也许那是一个错误!”静修师太突然眼里隐隐喷出一丝泪花,三十年前的事再次出现在她的脑海:

    那是一个炎的夏天,在山谷里采药的少女发现了一个浑是血的男人躺在一棵古柏的树杈上,她费尽浑的力气将这个男人救回了自己的家里,男人醒来后就哭喊着要去找一个叫如玉的女人,少女怮不过他,就扶着他寻遍了整个山谷,后来在一条小溪边发现了那个名叫如玉的女人的尸体,男人看见尸体痛苦绝,想拔剑自刎,少女不顾一切的挡在了剑下,她再次将这个失落的男人救了下来,为男人采药疗伤,三个月过去男人所有伤势全好,要辞行离开,少女泪眼相送,在那一刻少女感觉她已离不开这个男人,想以相许,可男人很冷漠的拒绝了少女,头也不回的走了,看着男人远去的背影,少女心冷如冰,她没有哭泣,而是悄悄的来到了山谷的一家尼姑庵,从此远离红尘,潜心佛法。可命运捉弄人,没想到三十年过去这个少女竟然能再次看见这个男人!

    欧阳烈的脑海里突然也出现了那个可美丽的少女,但三十年过去一切已是过往云烟。

    美凤看着静修师太突然有些难过,傻傻的问:“师太,你怎么了?”

    静修师太摆了一下手中的拂尘,静静地道:“孩子,没事!”

    “奥!”美凤在看看那个披头散发的欧阳烈,心想他们是不是认识?为什么刚才那个诡异的刀影现在不见了!

    “三十年重出江湖,我不为别的就是想在寻找一下我和如玉当年的影子,想当年如玉就像一朵盛开在天里的桃花,那么的鲜艳而美丽,太白山下她和我唱歌跳舞,就在这片竹林,对!我记得很清楚就在这片竹林里!”欧阳烈突然很激动的样子。

    “那为什么要杀这些人?”静修师太指着地上被烧成焦炭的尸体,淡淡的问。

    欧阳烈眼光一冷,冷笑道:“因为他们动了我献给如玉的桃花,还有这个姑娘!”说着他将冷可怕的眼神投向了美凤。

    “没,没有,我刚才听见他们在谈论什么,就跑来听听。我绝对没动前辈的桃花!”美凤被欧阳烈冰冷的眼神吓到,她瑟瑟的说道。

    “就是为了几株桃花?”静修师太失望的看了欧阳烈一眼,她难以相信世上竟然有如此痴的男人,一个女人死了三十年,他还会念念不忘,而且为了这个女人和整个天下为敌!

    “那是如玉喜欢的,谁都不能碰,不能碰!”欧阳烈突然激动的抖了几下手中的月摄魂刀,此时只见几道红影在竹林里盘旋,那是月摄魂刀映的太阳光芒,只要此时欧阳烈在施以内功,这几道红影便会按照主人的意念杀人。

    “二十年前因为你江湖遭遇浩劫,我不想在看到二十年后因为月摄魂刀武林涂炭!善哉善哉!“静修师太双手合掌,闭目道。

    “只要你不说,没人知道月摄魂刀的出现!”欧阳烈冷声道。

    “希望如你所说,这个孩子我会让她忘记今天这一幕!”静修师太说着,一掌按在了美凤的额头,没等美凤反应过来,她已昏睡了过去。

    欧阳烈冷笑了两声,就闪电一般消失在了竹林里,静修师太看着他远去的影苦笑了一下,她不知道他会不会再来这片竹林,要是有人知道了月摄魂刀重出江湖,那他又会遇到多少麻烦和痛楚?虽然他心里没她,但在静修师太的心里却永远有欧阳烈的影子,哪怕静修三十年……

重要声明:小说《欲凤狂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