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趁乱而逃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秋天的娟 书名:欲凤狂龙
    第十章:趁乱而逃

    飞虎看着在场的人都将酒喝下肚子很是高兴,他抬眼看看天色已暗,就笑着招呼大家去他们教内歇脚,四大魔教的教主互望了一下,笑着答应了飞虎的邀请,其余的人见四大魔教都去,他们也就跟着向白骨教走去。千变脸也在人群之中。飞虎笑着给他们数着步子,等着他们个个不省人事,可到了第七步竟然没有一人倒下,飞虎回头恶狠狠的瞪着灵凤,灵凤无辜的低下了头,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她明明是往酒坛里放了七步倒的啊!

    突然前面有十几个人倒下了,接着是四大魔教的教主,最后是千变脸。看着在场的人都眯眼躺在了地上,飞虎哈哈大笑,美凤不知缘由,惊讶的喊道:“这是怎么回事?”

    飞虎冷声道:“别问这么多,和你姐姐回教去!”

    美凤见父亲发怒,也不敢再言语,闪离开了山顶,灵凤知道父亲接下来要做一些秘密事,这正是她逃跑的好时机,她淡淡一笑,也起离开。

    左右护法见状也准备离开,却被飞虎叫住了,他让他们二人将千变脸抬到白骨教去,左右护法虽然对此事很是不解,但既然教主如此吩咐,他们就只好照办。两人抬上千变脸,觉得他很轻,没一会就来到了白骨教的议事厅,飞虎也跟着进来,他让左右护法退下后,将屋门紧紧闭上。

    灵凤回到闺房,拿上昨夜准备好的包袱,握紧玉林神剑轻轻推开房门,她见庭院没有一人,就悄悄留到了长长的石洞,由于今天这里守门的弟子也到山顶参加盛会,所以现在这里没有一个人,灵凤快步向前奔驰,没一会就出了石洞,来到了平台上,突然她听见山顶人声鼎沸,像是刚才那些倒地的人们全醒了过来。灵凤暗叫不好,闪向那条陡峭的小道驰去。她必须快点离开,要是被抓回去,教主这次绝对不能轻饶她,因为她将教主交代的事办砸了。

    灵凤一路都在思考她明明是在五坛酒里都放了‘七步倒’的,可现在这些人居然不到一个时辰就醒了,是不是有人将药掉了包,可这根本没有可能,药她一拿到手就放进酒坛里的啊!想了半天灵凤突然‘啊!’的惊叫了一声。原来是她因为听完左右护法的诉说神有些恍惚,拿药时错将‘七子香’当了‘七步倒’。这个‘七子香’不是什么毒药,只是喝了它没一会人就可以入睡。灵凤以前睡不着也偷着喝。

    山顶上的众人因为个个有雄厚的内力,所以他们只睡了不到一个时辰就都醒来了。

    东海恶龙堂的堂主打了个哈先看着站在他面前的众人道:“这是怎么回事?”因为他喝酒最多,所以醒来的也最迟。

    大家大声嚷嚷道:“可能是飞虎在酒里下了毒!”

    “什么?下毒?我怎么感觉像是美美的睡了一觉,没有什么异样感觉啊!”

    众人一听他的话觉得也是,他们也感觉刚才好像是美美睡了一觉,现在浑有劲,没有一点不舒服。

    恶龙堂堂主提了一下真气,感觉一切都好,他慢慢从地上站起来笑道:“这个飞虎弄得这叫什么酒,喝完这么舒服!”他四处张望,可就是不见飞虎的人影。

    左右护法退出议事厅后就悄悄的来到山顶,观察那些人的动静,看见大家醒来,他们以为大家会恼羞成怒大开杀戒,可不想东海恶龙堂的堂主还笑着称赞美酒。他们更是纳闷教主这到底演的哪一出戏?

    “赵堂主好!”张鹰见恶龙堂的赵龙腾四处寻找他们教主,就笑着来到他的跟前。

    “是左护法啊,你们教主呢?”

    “他,他有点累先回教歇着了!”

    “什么?子这么不硬朗!哈哈!”赵龙腾嘲笑的看了看张鹰,然后转给众人吆喝道:“人家东家都累了,我们也散了吧!”

    众人嘴里骂着,纷纷从大道下山,因为武林中人都不知道那条陡峭的捷径。

    西域沙宣门,北国冰凌宫,南方血风厅的三个教主看见大家各自散去,他们也极不高兴的大骂着带上各自的弟子纷纷散去去。看着所有人都离开后,赵龙腾也聚集好恶龙堂的弟子准备下山,临走时他冷冷的对张鹰说:“告诉你们教主,我们蔑视你们白骨教,哈哈!”

    张鹰气的两眼发红,手中的铜锤举到了腰间,仇无敌见状按住了他的手,摇了摇头示意他不要冲动,因为他很清楚要是真打起来,四大魔教联手白骨教将会被他们夷为平地的。

    赵龙腾哈哈大笑着骑上自己的棕色大马扬长而去。看着他们走远,仇无敌摇头道:“真不知道教主为何要这么做?”

    “是,为了一个千变脸让他们取笑我们白骨教!”

    “糟了,千变脸会不会也醒了?”仇无敌冷叫一声。

    “我们快回去看看!”张鹰说着就拉上仇无敌闪电般消失在暮色中。

    议事厅里传来了打斗声,可门还是死死地关着,只听飞虎喊道:“为什么要那么做?”

    另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厌倦了!”这声音如银铃般悦耳,一听就是女子之声,可刚才明明关进去的是年轻人千变脸啊,难道他正如人们传说的那样是个美女?

    “既然你来了就休想离开!”飞虎冰冷的声音再次响起,随后是响亮的碰剑声,看来他们现在是打的难分上下。

    左右护法赶到了议事厅,听见里面的打斗声,他们撞门进去,却听见教主在里面喊道:“你们都退下!不要进来!”

    张鹰和仇无敌更加的纳闷,可既然教主不让帮忙,证明教主可以摆平这个人,他们两就放心的离开了议事厅,回屋歇息去了。

    不知打了多久,突然轰隆一声,像是有火药爆炸,紧接着是议事厅的门被震飞了出来,浓烈的火药味随风飘散到整个庭院。随后是一个穿着紫衣的女子飞而出,她的轻功极好,一个起落就消失在了茫茫的夜色里。

    飞虎呛咳着跑到院子,可已看不见千变脸的影子,他愤怒的大喊道:“你给我出来,出来!”可他的声音只引来了对面山上的狼嚎虎啸,哪里有人的影子……

    灵凤一路小跑,现在已快到山下的村落,她看看夜空的一弯新月被飘来的乌云遮住,整个山野黑的伸手不见五指,她在衣袖里摸火折子,可遗憾的是因为走得仓促竟然没有带一个火折子。她无奈的叹了口气,用手中的玉林神剑摸索着向山下走去。

    村落里的农家小院异常的安静,灵凤走在乡间的小道上,感觉很累,再看看夜空好像飘起了雨星,她决定找个农家休息一夜,到天一亮在赶路。想好后她就四处瞅着,看那家人还亮着灯,因为灵凤不想去打扰那些早早休息的村民。好不容易她看见前面有一个茅草屋里亮着灯,就高兴的跑了过去,敲了敲小木门:“屋里有人吗?”

    “谁啊?”一个苍老的声音传来。

    “我是过路的,想在老伯家歇息一晚!”灵凤听见里面是个老人的声音,就很嘴甜的叫了人家一声老伯。

    门慢慢开了,一个六十岁左右的老人拄着拐杖走了出来。

    “老夫家里贫寒,只要姑娘不嫌弃就进来吧!”老人说着话,蹒跚着走进了屋子。

    “谢谢老伯!”灵凤轻轻一笑跟着老人进了屋子。屋子不大,里面有两个厢房,老人将灵凤领到靠里面的厢房道:“你就睡这里吧!”

    灵凤环视了整个厢房,见里面摆放了许多女子用品,她纳闷一个老头怎么会有那么多女人用的东西。老头似乎看出了灵凤的惊讶,他笑呵呵的说:“这是我女儿的闺房,她今天去镇上朋友家了,要不老夫还没地方收留你呢!”

    灵凤笑笑:“那多谢老伯了!”

    “好了姑娘,没事就早点休息吧!”老头说着走出了厢房,去他住的那间厢房休息了。

    灵凤放下手中的包袱,将玉林神剑压在了枕头下面,就上躺下了,因为赶了大半天的山路她实在很累,没有一会就进入了梦乡。

    小茅屋外狂风大作,夜空中飘下了豆粒大的雨点,但疲惫的灵凤没有被外面的风雨吵醒,她还是静静的睡着。突然有一个人影掀起了厢房的门帘,他蹑手蹑脚的向灵凤的前走来……

重要声明:小说《欲凤狂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