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魔教盛会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秋天的娟 书名:欲凤狂龙
    灵凤坐在了小木屋里的一把椅子上,认真的听着左右护法讲述十八年前的事

    原来十八年前飞虎路过山下的小镇时,看见一个开茶馆的少妇长的很是漂亮,他就命左右护法去带她上山,可这个少妇宁死都不答应,飞虎为了能得到她,命左右护法杀害了她的丈夫和仅有一岁的儿子,硬是把她拉上山来。此少妇名叫杨兰心,她刚烈说什么也不愿嫁给飞虎,起初飞虎耐着子哄她,希望她能真正的和自己过子,可杨兰心就是不肯,后来惹怒了飞虎。他也不管杨兰心愿不愿意就让她做了自己的女人,并且在平的生活里老是欺辱她,不到一个月杨兰心发现她怀孕了,她不想要这个恶魔的孩子,她曾几次想自杀,都被看见的左右护法拦下了。就这样杨兰心着大肚子挨着飞虎野兽般的凌辱。到孩子快出生时,飞虎突然从外面带回一个妖艳的女人,她姓叶,名飞舞,是京城有名的女,之所以她会跟飞虎来到白骨教,是因为她得罪了京城一富豪,在京城呆不下去,而认识飞虎后她有了靠山,那个富豪也让飞虎很快解决了,也许是为了报答,叶飞舞就死心塌地跟上了飞虎。叶飞舞的到来让杨兰心轻松了许多,起码不用夜夜在受飞虎的凌辱,可当叶飞舞正面见到杨兰心时,杨兰心的苦子又开始了,因为叶飞舞觉得杨兰心长得太过漂亮,要是她活着,等生完孩子飞虎绝对会因为她而冷落自己,所以她变着法子折磨杨兰心,希望她早死。处在四面楚歌的境地,杨兰心早就不想活了,但孩子是无辜的,为了孩子她忍着飞虎的打骂,叶飞舞的欺辱;直到孩子安全出生,她笑着看了孩子一眼,就上吊自杀了。面对这个可的小女孩,叶飞舞却表现出了女人本有的母,她知道自己有过的男人太多,可能这辈子不能再生育。有这个孩子在,她不也可以当母亲吗?叶飞舞想好后让飞虎封住教中所有人的口,说她就是这个孩子的生母。至于杨兰心就权当这个人没在白骨教存在过。由于飞虎当时很宠叶飞舞,就很高兴的答应了她的提议。于是灵凤就在叶飞舞的照顾下成长,可到灵凤快一岁时,叶飞舞惊喜的发现自己居然怀孕了,对于这个好消息,飞虎也很高兴,经过十个月的怀胎,叶飞舞生下了一个胖乎乎的丫头,飞虎给其取名美凤,自从有了美凤,叶飞舞就在懒得管灵凤的死活,可怜的灵凤就被送到左右护法的住处,他们两个大男人成了她的娘,也正是有左右护法的照顾,灵凤才得以长大成人。

    叶飞舞精心照顾自己的女儿,可到美凤快两岁时,她厌倦了白骨教枯燥的生活,也厌倦了只知道练武的飞虎,她毕竟是风月场所的女子,哪里能耐得了寂寞。就在那年天在太白山顶举行魔界新雄会时,叶飞舞趁着大家都在山顶比武,偷着溜出了白骨教,飞虎回来后看见自己心的女子不见踪影,很是伤心,他命左右护法四处寻找都没有她的消息,直到一年过去他听人说东海恶龙堂少主也就是现在的堂主赵龙腾的妻子长的很像叶飞舞,可当他去找时,发现她压根就不是自己的女人,只是长得有点像而已。从此他就死了心,没在找过叶飞舞,而是将所有的时间都用在练功上,也变得更加的凶残。灵凤和美凤全交给了左右护法照顾,他几乎就没尽过一点做父亲的责任。

    左右护法看着听的两眼通红的灵凤,低声问道:“孩子,你没事吧?”

    “我恨你!飞虎!”灵凤终于忍不住伤心,哭喊道。

    张鹰一把捂住灵凤的嘴,道:“大小姐,你小声点,要是教主知道我们告诉你这些,他绝对饶不了我们!”

    仇无敌也沮丧着脸,冷声道:“事我们已经原原本本告诉了你,希望你不要做出什么过激的事!”

    灵凤现在心里被深深的仇恨包围,她恨飞虎的无和残忍,更狠那个蛇蝎心肠的女人,她要和飞虎断绝父女关系,她要为无辜善良的母亲报仇。

    左右护法见灵凤两眼冒火,很是担心,他们可不想灵凤做出什么过激事来,虽然教主是她的生父,可他们没有感,要是灵凤敢对他不敬,教主杀了她也不是没有可能。

    “大小姐,你现在要学会冷静,既然母亲没有了,就要珍惜你的父亲!”张鹰劝说道。

    灵凤突然冷笑道:“珍惜?我一定会珍惜!”她说完话就哭着跑出了小木屋。

    仇无敌看着灵凤消失在夜幕里的影,回头对张鹰说:“她不会出什么事吧?”

    张鹰摇头道:“以我的了解,她不会的!”

    “不会就好!”仇无敌叹了口气,闭上了屋门。

    灵凤来到院子,躲在黑暗的角落里哭了一会,她是在为母亲的凄惨而哭,更是为自己可怜的世而哭,可哭又能如何,能哭回自己的母亲吗?她要为母亲报仇就应该学会坚强。灵凤擦干了眼泪,想想下一步该怎么办,是现在直接去找飞虎批评他的可恶,还是继续若无其事的呆在他的旁,等候好的机会报仇。灵凤想了许久最后决定暂时不轻举妄动,等到召开魔界新雄会时乘大家忙活,她就像当年的叶飞舞一样溜出白骨教,等出了教下了山,她就去拜师学艺,学最上乘的武艺,直到自己强大到可以对付飞虎时,在上山来替含冤的母亲报仇。

    灵凤拿定注意后,就又恢复了以前的宁静,她起向父亲的储药石屋走去,她要完成父亲交代的任务,也许这个‘七步倒’可以帮她溜出白骨教!

    灵凤在石屋找到药粉后,就去了放酒的议事厅,她把一小瓷瓶药粉分开倒进了五坛酒缸里,然后用一个长竹竿搅了几下,这个‘七步倒’真是无色无味的好毒药,只见酒跟原先一摸一样,看不出半点破绽。灵凤盖好酒缸,闪离开这里。她要好好的睡一觉,以便养足精神好明逃跑。

    躺在柔软的榻上,灵凤却怎么也睡不着,她想着左右护法告诉她的一切,更是在猜测教主为什么要往酒里下这种毒,他若是想一统魔界,完全可以用直接可以要人命的剧毒,没有理由用‘七步倒’,他究竟要干什么?灵凤绞尽脑汁想着这个问题,可怎么也不会想到教主只是想看看千变脸的真面目,因为她还没听说过关于千变脸的故事。

    东方微微发亮,太白山顶已经是人山人海,五大魔教的教主都已盛装坐在搭好的舞台上,台子下面是五大魔教的弟子和一些小门小派的首领,他们个个面目狞狰,一看就知道是魔界盛会。

    飞虎笑着招呼四大魔教的教主,还介绍自己的女儿给魔界众人认识,那些贪色的家伙,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她们姐妹看,害的灵凤满脸通红。

    太阳慢慢露出笑脸,飞虎作为本次大会的东家,他高兴的宣布比武开始。

    第一个上场的自然是五大魔教为首的东海恶龙堂弟子,他的对手是西域沙宣门弟子,两人上场后先是客的互相行了礼,接下来就是血腥的厮杀,直到东海恶龙堂的弟子被打的吐血而死,他们的比赛才算结束。坐在台上的恶龙堂堂主生气的大喊道:“废物!”而沙宣门的掌门则高兴的手舞足蹈。接下来血风厅、冰凌宫、白骨教都进行了比试。五大魔教完了之后,就是江湖上的那些小门派,大会的旨意是选魔教新人,自然这些小门派要借此机会出出风头。

    一个带着面具的汉子从人群里跳上台子,他自我介绍道:“在下千变脸想和各位高手切磋切磋!”

    四大魔教的教主一惊,他不是很少参加江湖活动吗?为什么要参加今年的魔界新雄会,难道他是来捣乱的?

    飞虎却暗笑着,看来他的注意打对了,他一会就可以看到千变面的真面目了。

    台上已冲上来几个大汉和千变面打在一起,可他们几人似乎根本不是他的对手,没一会就被千变脸打下台子。

    飞虎向边的两个女儿使了个眼色,灵凤和美凤已命人抬上了准备好的美酒。

    “天色已不早,大会到此结束,我请大家喝酒!”飞虎起吆喝道。

    虽然有许多没有上台比武的人很不高兴大会就此结束,可听见飞虎给他们酒喝,他们就兴高采烈的涌到了台前。飞虎让灵凤将四坛酒分到了台下,剩下的一坛则留在台上,让她们姊妹敬那些有头有面的人物。这时千变脸闪来到了美凤和灵凤的旁,他凝视着美凤道:“姑娘,请给在下斟杯酒!”

    美凤看了飞虎一眼,在得到父亲的许后,她将一杯酒递给了千变面。千变面在接酒杯时看到了美凤露在衣袖外的手臂,那光洁的手臂上有一个红红的胎记。千变脸怔在了那里,眼睛死死的盯上了美凤的手臂。

    美凤被看得很不自在,她淡淡笑了笑道:“请用酒!”

    千变脸才回过神来,将酒一饮而光,但他的眼睛却还在偷瞄着美凤光洁柔嫩的手臂。

重要声明:小说《欲凤狂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