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意授毒功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秋天的娟 书名:欲凤狂龙
    天空微微发亮,几声鸟叫将刚刚进入梦境不久的灵凤吵醒,由于昨夜被美凤伤到腹部,她疼的翻腾了一整夜,直到四更才入睡。听见清脆的鸟叫疲惫不堪的灵凤掀开了被角,她揉了揉惺忪的眼睛,用手捂着还隐隐做痛的肚子慢慢坐直了子。看着天边露出的鱼白色,美凤淡的淡笑了笑,希望今天一切从头开始,没有昨天的自责和伤痛。她穿上了自己喜欢的白色纱裙,梳洗完毕后就推开了闺房的小木门,一阵清香的泥土气息扑面而来,这雨后的空气真是太清新了,灵凤迷上眼睛享受大自然赐予人类的美味。就在她为这种气息而沉醉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将她惊醒,灵凤回眸一看,只见教中的弟子都向院落的议事庭聚去,她很纳闷,平里没有什么大事父亲绝对不会召集所有弟子去哪里,难道教中发生了什么事,她快步上前拦住了一名弟子,问道:“你们这么早前往议事厅为何?”那个弟子吞吞吐吐的道:“是二小姐说教主要召开紧急会议!”说完他就跑开了。灵凤心里一怔,是美凤,难道她将昨夜的事告诉了父亲?一想到这灵凤紧张的倒抽了一口凉气,忍着肚子的痛楚快步向议事厅奔去…..

    厅中已聚集了教中所有弟子,足足三四百人,将整个议事厅挤得水泄不通,而且门外也站了不少人。大家看见灵凤进来都很自觉的给她让出一条道来。灵凤来到大厅中央,看见美凤和左右护法已站在哪里,美凤冰冷的眼神扫视了一下灵凤,而后发出一阵冷笑,她被妹妹的举动吓了一跳,眼前的这个女子已经完全没有了以前的媚和可,她的妹妹好像已不再从在,眼前的这个人完全就是恨她入骨的敌人。

    左右护法的表也很复杂,眼神闪烁不定,灵凤以为他们将昨夜之事告诉了教主,就怒视着张鹰,低声道:“是不是你们将昨夜之事告诉教主了?”

    “没有!属下答应大小姐的事怎么会返回!”

    “那教主一大早召集大家所为何事?”灵凤低声问道。

    “属下也不知!”仇无敌冷声应道。

    灵凤现在很纳闷,既然左右护法没将昨夜之事告诉教主,那他这么早召集大家究竟要干什么?正思索间,飞虎一阵清风般飘到了大厅里的八仙桌前,大家急忙俯首叩拜,嘴里高呼:“参见教主!”

    “大家起来!”飞虎坐定后大声吆喝道。

    “谢教主!”一阵高呼,众弟子起站好。

    “昨夜我的守门弟子被人打伤,你们可有人知道?”飞虎抿了一口八仙桌上的参茶,淡淡的道。

    众弟子都无人言语,而灵凤和左右护法已吓出一冷汗,站在一旁的美凤竟然没露出半点的紧张,这让灵凤很是不解,事明明就是美凤所为,但为什么她居然没有半点的恐惧?

    “左右护法,你们可看见昨夜谁来过功房?”飞虎扫视了一眼大厅中央的两位护法,冷声道。

    “属下失误,没有看见有人到功房!”他们两人因为答应了灵凤的请求,就异口同声的说了谎话。

    “是吗?“飞虎冷笑道。

    左右护法为了让教主相信自己的话,就俯首跪下道:“我们两人跟随教主多年,怎么会骗教主!”

    “哈哈,起来吧!我相信你们。”飞虎收起了刚才的恐怖神色,淡笑着看向左右护法,看来他真的很信任眼前这两个随他出生入死的男人。

    “谢教主!”左右护法站起,平静了一下刚才的紧张绪。

    飞虎转而将严厉的目光投到了两个女儿的上,灵凤被他看得毛骨损然,慢慢低下了头。而美凤却扬起嘴角淡淡的道:“爹,我昨夜好像看见姐姐去了功房!”

    灵凤被美凤的话吓了一跳,她不想自己的亲妹妹要把自己往火坑里推。

    “爹爹知道!”飞虎自然知道灵凤昨夜到功房是为给他送猎物,不会伤到自己的守门弟子。

    美凤要报复灵凤,可自己的话竟然没有引起父亲对她的猜疑,这让美凤很是失望,也更加的恨灵凤。

    飞虎见半天也没有弄出真正伤他弟子的人来,很是生气,可看看天色已不早,他还要回功房练功,就大声吆喝道:“大家散了回去习武!这件事就交由左右护法彻查,一定要找到这个人严惩!”说完话,他子一晃就消失在议事厅。

    众弟子慢慢散开,左右护法也先后离开了,偌大的议事厅只留下灵凤姊妹二人,她不解的看着自己的妹妹道:“美凤,你刚才为什么要这么说?”

    “我告诉过你,要你像我一样痛苦。今天虽然父亲没有相信我的话,但我对你的报复还会继续,希望你有心理准备。哈哈!!!”美凤冷笑着走出了大厅。

    灵凤看着美凤消失在晨雾中的影,她的心隐隐作疼,十几年一起度过的亲妹妹竟然把她视为仇人,她真的不敢想以后的夜夜将怎样度过,她怎么去应对妹妹的挑战,是忍耐还是还击?灵凤的脑袋一片空白。

    接下来的几天灵凤尽量避免和妹妹正面接触,对于她的无事找事,灵凤都是低声避开。白天的子虽然有美凤的挑衅,但还是比夜晚好过的多,因为自那天她为父亲找到第一个猎物后,每隔三天父亲就会让她寻找新的猎物,这让灵凤很头痛,眼看山下村落里的几个年轻人都被自己抓上山,活活送死。她不知道这恶魔般的生活何时才能结束。每个被噩梦惊醒的夜晚,她都会凝视自己的双手,这是一双洁白修长的手掌,可做出的竟然是苍天难容的事。她曾冲动的想砍掉自己罪恶的双手。可静下心想想就算没有手,只要生活在这个魔鬼的世界里,她照样要作魔鬼的事,一切都不会改变……

    又是一个漆黑的夜,她应教主之邀来到了练功房。闪烁的火把将黑暗的地宫照的异样明亮,飞虎静静的盘腿而坐,闭目养神。

    “爹,灵凤来了!”灵凤找了一片相对干净的地方站下。

    “灵凤你最近的表现很好,爹爹要赏你!”飞虎慢慢睁开眼睛微笑道。

    “谢谢爹爹夸奖,灵凤不要赏赐!”灵凤冷声道,她可不想用血腥的杀戮换取什么赏赐,看见这些赏赐只会让她想起自己的罪恶。

    “爹爹修练吸血摄骨**已将近一年,可到了第五层硬是上不去,今天爹爹才知道答案,原来修炼此法之人必须是属鼠属火之象,只有这样的人才能将此功法练得出神入化,而你生辰八字正属此象,为了我们白骨教的兴旺,爹爹打算将此神功移交与你修炼,你看如何?”

    灵凤听完父亲的话,她头上冷汗直冒,这么邪恶的武功,她才不想练,可怎么拒绝父亲的好意啊!要是惹怒他,那自己岂不是吃不了兜着走。

    “你回去想想,想好后告诉我!这件事不要告诉美凤及任何人!”飞虎看灵凤没有立即答应自己,就给她一些考虑的时间。但在他的心里已决定不管是灵凤答不答应,他都要让女儿练成此神功,只有女儿是练就这神功的最佳人选,也是他最放心的人。

    灵凤慢慢的点了点头,退出了练功房,她要想一个很好的理由拒绝父亲的好意,可什么样的理由才能让父亲放弃她练功的意愿。她暗骂了一声老天为什么让我是属鼠的,又是火系,为什么一切不幸都要发生在我的上?为什么……

重要声明:小说《欲凤狂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