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姊妹反目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秋天的娟 书名:欲凤狂龙
    “快说,玉佩哪里来的?”美凤激动的抓着灵凤的衣领,让她喘不过起来,她挣扎道:“你…..你先松手!”

    美凤这才意识到自己已将灵凤抓的脸色发青,呼气空难,她慢慢松开玉手,大声道:“快说!”

    灵凤用手摸了一下被妹妹抓的发红的脖子,吸了一口气,慢慢的说道:“是从刚才那个人的上取下的!”

    “什么?那个人?你说清楚点!”美凤睁大眼睛,紧张的问道。

    “就是刚才送到父亲那里练功的那个猎物啊!”灵凤淡淡的道。

    “什么?”美凤大叫一声,飞也似的冲出了自己的闺房。

    灵凤纳闷的喊道:“美凤,你怎么了?你要去哪里!”

    美凤没有理会她,只是向茫茫的雨幕中奔去。

    灵凤不解的跟了上去,她不知道一块玉佩怎么会让妹妹这么失常,她要去干什么?

    美凤一直跑到练功房外,想要冲进练功房,结果被两个守门的弟子拦住,她对守门弟子大打出手,将两个弟子打成重伤,然后直向练功房奔去。灵凤想拦住妹妹,可被美凤一掌击倒在地,她急忙起,顾不得上的伤痛,紧紧的跟上了美凤,她知道父亲不希望别人打扰自己练功,现在妹妹冒然的闯入必然会受到父亲的惩罚,她要去给妹妹求,希望妹妹可以逃过父亲的责罚。

    美凤跑到了满是人骨的练功房深处,她看着满地的白骨,眼里多了一丝惊恐,但她还是环视着周围,她希望可以看见一个鲜活的面孔,找了许久她在白骨堆看见了那件熟悉的紫色布衣,衣服上面染满了鲜红的血液,美凤哭喊着扑向了那件布衣,她将布衣紧紧的拥入怀中,泪水夺眶而出。灵凤躲在洞中的角落里看着妹妹的举动,她突然感觉自己做了一件多么对不起妹妹的事,就算她死也不能得到妹妹的原谅。

    原来刚才灵凤抓到的这个年轻人就是美凤的恋人,他之所以深夜在村落出没,是因为他的父亲知道了他和美凤的事,而且他父亲还知道美凤是白骨教的魔女,所以就将儿子锁了起来不让他去见美凤,也正是如此美凤才一连几个月没见到自己的心上人,今夜这个年轻人看见父亲睡得很熟,就挣脱了手上的绳索,撬开门上的锁子,跑了出来。他出来的第一愿望就是去树林后的荷花池等美凤,可没料到到了树林就被灵凤打伤,还被塞进布袋成了猎物送到白骨教飞虎的手里,悲剧也就这样发生了。要是灵凤知道他是美凤的心上人,说什么她也不会对他下此毒手,就算是父亲杀了她,她也绝不会让父亲伤害他,可这一切已经晚了!

    美凤拥着布衣哭的肝肠寸断,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恋人会被姐姐当成猎物送到白骨教,还被自己的亲生父亲残害而死,她不能接受这个事实,她恨灵凤,更狠这个恶魔般的父亲。

    灵凤怕妹妹的哭喊惊动了地宫里的父亲,她拽住美凤的衣裙,将她向练功房外拉去,美凤挣扎着,将姐姐的手咬破,可灵凤没有因为痛而放手,硬是把她拽到了教外的平台上。

    “美凤,姐姐对不起你,要是知道他是……”

    “不要说了,我恨你!”美凤打断了灵凤的话,她恶狠狠的抽出腰间的皮鞭向灵凤的上抽来。

    灵凤没有躲闪,皮鞭重重的落在了她的肩头,顿时衣服破裂,显出一道深深的血痕。

    “如果我死可以减轻你的伤痛,那姐姐愿意去死!”灵凤闭上眼睛,认真的说道。

    美凤冷声笑道:“你死?你死可以换回我的林宇吗?放心,我不会让你死,我要让你和我一样的痛不生!痛不生!哈哈!!!”她说着又抡起皮鞭向灵凤的脸上抽来,这一鞭要是灵凤还不躲闪的话,那她姣好的面容就给毁了。眼看皮鞭已近,可灵凤丝毫没有躲闪的意思,她现在心里是满满的悔意,比起那个年轻人无辜的死,和妹妹伤心绝的痛,自己的脸受点伤算什么!

    “住手!”两个黑影闪过,是左右护法。张鹰一把握住了美凤的皮鞭,将她用掌震倒在地。

    原来刚才被美凤打伤的守门弟子将事告诉了左右护法,他们就急急的赶了过来。

    “大小姐,你没事吧!”仇无敌森可怕的声音响起。

    “没事,不要伤着二小姐!”灵凤急忙上前去扶跌倒在地的妹妹。

    美凤见姐姐过来,她冷哼了一声,竟然啐了她一口。

    灵凤没有生妹妹的气,用手擦了擦脸上的口水,慢慢的道:“美凤,左护法没伤到你吧!”

    “少猫哭耗子假慈悲,滚!”美凤一声大喊,起一掌击在了灵凤的腹部。灵凤感到腹痛剧烈,直向后面退出两三步远。左右护法见状,将美凤死死的按在了地上,生怕她在伤害到大小姐。

    “我没事,放开美凤!”灵凤忍着痛慢慢的道。

    左右护法听见灵凤的话,极不愿的松开了按着美凤的手,他们不解的看着灵凤,而后恭敬的后退了两步。

    “今天的事希望两位护法不要告诉教主,灵凤在这里谢谢两位了!”灵凤忍着巨大的痛疼,深深给左右护法鞠了一躬。

    “大小姐使不得,我们听你的!”张鹰和仇无敌急忙点头答应。

    灵凤淡淡的笑了笑,捂着肚子向自己的闺房走去,她现在很累,很累,她需要一个宁静的梦,只有在梦里她才能轻松的享受生活。

    左右护法也跟随在灵凤后面,向他们的寝室走去,折腾了一个晚上,他们也累到了极点。

    美凤仍静静的站在平台上,手里握着那块玉佩,任雨水往自己的上灌,迷糊中她看见林宇在雨幕中向她微笑,可等她兴喜的睁大眼睛想要去拥抱他时,他却不见了踪影,只有豆粒大的雨点打的她心痛。美凤哭喊着握紧了拳头,她暗暗发誓一定要让姐姐和父亲为林宇的死付出代价。

重要声明:小说《欲凤狂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