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神秘功房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秋天的娟 书名:欲凤狂龙
    灵凤和左右护法三人可以说是一路小跑,只一盏茶的时间,他们已走到了这茫茫雪地的尽头,眼前是陡峭的山崖和望不到底的深谷,灵凤慢慢停住脚步,淡淡一笑,俯首向脚下的一块巨石瞅去,这块红褐色的石头,足足有二百斤重,就这样横放在他们三人面前,灵凤瞅了瞅石头,提了一口真气弯下腰去,她是要搬走这块绊脚石?还是要试试自己的力气?就在她刚要伸出玉手时,张鹰大步上前,挡在了她的面前:“大小姐,还是属下来!”话一说完,他就伸出粗糙的双手,像是抓鸡蛋一样极为轻松的将这块大石移到了一边。移开大石,只见下面有一条深三寸,宽两寸的沟渠,沟渠里是一条手腕粗细的铁绳,张鹰将铁绳用手抓了出来,递给灵凤道:“小姐,请下!”说完话,他恭敬的后退了两步。灵凤接过绳索,躯一伸,向深谷飘去,她洁白的衣裙像是一朵雪花在飘落,直到融化。接着张鹰也手握绳索纵跳下,仇无敌俯首看他们两人安全坠落在离谷底有七八丈的平台上,他收好绳索,将石头压在了上面,而后纵跳下悬崖。他的轻功在江湖上是数一数二的,所以完全可以不依附绳索就能安全降落。三人在平台上会合,只见这个宽敞的平台竟然是山崖上伸出的一块巨石,四周有山峰环抱,比山顶温暖了不少。他们三人来到一面石壁前,只见石壁上用金粉雕着:“白骨教”三个大字。张鹰伸手拽了一下石壁旁的铁环,只听哗啦一声巨响,石壁中间慢慢显出一个可同时容四人通过的石洞,他们三人并肩走入石洞,随后又是一声巨响,石壁慢慢闭合,与先前没有什么两样。这就是在江湖上兴风作浪的白骨教,因为它隐蔽在这神秘的石壁里,几十年都不曾有人知道它真正的地点所在,以至于飞虎干尽恶事,也没人能找见他报仇,能选这么隐蔽的地方做他的老巢,可见他是多么的险狡诈。

    灵凤他们三人走进石洞,只见石洞两旁站满了该教弟子,他们个个着白衣,头戴骷髅头面具,足有一百多人。这个石洞很长,灵凤他们足足走了半盏茶时分。出了石洞后竟然是一个意怏然的大庭院,院子四周种满了名贵的花草,香气人。空地上有两个可供下棋的石桌,离石桌不远处还有一秋千,这一切让人又难以相信这就是森可怕的白骨教,而倒像是农家的小院。其实这也不奇怪,大家别忘了白骨教可有两个漂亮的少女,有女孩子的地方,自然少不了花花草草。

    灵凤抬眼看见一株开的正艳的牡丹高兴地笑了,她的笑容犹如天边的彩霞美丽动人,她需要在鲜花前放松一下,她知道见到父亲后将要换一张冷酷的脸,因为在白骨教只有杀戮和凶残,也只有冷酷的脸父亲才会喜欢。

    “小姐,教主在功房!请不要再误时辰!”仇无敌大声道,他的声音粗大的像是在打雷,几乎可以震落别人的耳膜。

    灵凤收了笑脸,吸了一口,跟在左右护法的后向教主的练功房走去。

    功房在庭院后面的一个石洞里,石洞前有两个弟子把守,平里只有教主一人出入,灵凤在白骨教长了十八年也未曾进去过,她不知道教主此时让她来这里有何用意?

    “小姐,快进去吧!”张鹰冷的道。

    灵凤紧张的看了看左右护法,希望他们可以陪她前往,可那只是奢望,左右护法已闪电般离开这里,他们知道教主不希望别人出现在他练功的地方,所以他们不敢停留片刻。再看看两个守门的弟子,他们面如死灰,没有任何表,活像一个木偶。灵凤看没有人可以帮到自己,就只好硬着头皮走进了石洞。

    眼前是无以计数的骷髅头,和散落的人骨,灵凤吓得倒抽了一口凉气,她不敢抬脚前行,因为地上竟然还躺着一个正在流血的尸体。她被巨大的恐惧感包围,不敢再睁眼睛。

    “怎么现在才来?”有声音从石洞的深处传来,灵凤知道这是父亲的声音,她刚才的恐惧感消退了不少,可继而又是紧张,这里只有父亲出入,这么多的白骨和尸体一定是他所为,他究竟在干什么?难道找自己也要……

    “想什么呢?”一个满头白发的老人闪电般出现在了灵凤的旁,他不是别人,正是白骨教教主飞虎。

    “爹…..找灵凤何事?”灵凤由于紧张和害怕说话的声音有些发抖。

    飞虎哈哈一笑:“灵凤,是不是被这些东西吓到了!”说着他一挥衣袖已将地上的那具尸体震到洞外。

    “没…..没有。只是灵凤不明白爹爹的功房怎么会有这些东西?”灵凤试探的问,她不希望自己的猜测是对的,毕竟他是自己的父亲,他不希望自己的父亲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

    飞虎看了看满地的人骨,冷冷的道:“既然你问,那爹爹就告诉你,爹爹闭关两年是在修炼“吸血蚀骨**”,此功法共有十层,前五层是用尸体练,吸取尸体上面的血液和**,以助长自己的内功,到后五层就需用活人练,有了活人的鲜血和**功力将会增长数倍。“

    灵凤听完父亲的话,子一阵发凉,她不敢相信自己的父亲竟然在练这么邪恶的武功,她恨自己会出生在这个可恶的地方,会有这么一个凶残的爹爹。

    “灵凤,你可知爹爹今找你来是为何?”飞虎冷冷的看向自己的女儿。

    “灵凤不知!”灵凤几乎是闭着眼睛和父亲说话,她不想看见他那张凶残的脸。

    “爹爹练此功法之事,现在就你我知道,我现在需要活人来练功,希望你可以帮助我!”飞虎冷冷的盯着女儿,他的目光告诉灵凤她只有服从,要是不从,是他的女儿他也不会善待。

    灵凤被父亲的眼神吓得打了一个冷战,她知道她没有拒绝的理由,只有服从才会看见明天的太阳。

    灵凤慢慢的点了点头,答应了父亲的要求。她很纳闷父亲为什么不找左右护法帮忙,难道怕他们知道自己在练邪恶的武功,不找左右护法也可以找美凤啊,毕竟妹妹比她要心硬几分,干起这样的差事应该比她强几倍,可父亲为什么偏偏要选她,难道是在考验她?

    飞虎见女儿答应了自己的要求很是高兴,他转拍了拍灵凤的肩膀,笑道:“很好,晚上我就要看见活人!”

    “知道了父亲!没其他事那灵凤先出去了!”灵凤低声道,她想尽快离开这里,好到外面透透气。

    “你走吧!”飞虎话一说完,就闪向洞里飞去。灵凤舒了口气走出了石洞,看见院中的鲜花,她轻松了许多,她多么希望自己以后的生活只有鲜花的陪伴,没有血腥的杀戮,可那些似乎离自己太遥远,眼前的生活只有不断的抢夺和打杀。她不知道今天晚上谁会倒霉会成为自己的猎物,父亲的食粮......

重要声明:小说《欲凤狂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