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寒漏永千门静 毒龙九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薇霁 书名:一见雍正误终生
    姐姐叫我在贝勒府里住久点,好和她说说话,帮着打发打发寂寞…因为可以经常看到胤禛,我自然也乐得接受。



    一天,已经下朝很久了,却迟迟不看到胤禛回来,心中很奇怪,未想,胤禛没回来。我每天都会躲在可以看见胤禛进出的小树旁边,看着他,因为不知道为什么,我只要看着他回来,我就会安心…



    胤禛迟迟未来,但是九阿哥胤禟却来了。他进来的时候我失去兴趣的从小树荫里走出来,也不向他请安,径直走回去。他却叫住我,然后走到我跟前,捏着我的下巴说:这是四哥家新纳的格格么,长的竟然如此标致。我打掉他捏的我下巴的手,说:无可奉告。说着转就想走,他迈开一步拉我的手语气*的说:哟,第一次有人敢这般对我呵。他又靠近我轻轻在我耳边说:不过,我喜欢。



    我甩开他的手说,九爷话说完了么?说完了,那薇霁就先走了。



    转走后,听到那老九说:薇霁?难道是那费扬古的三女儿?果然不一般啊。



    回到房间,我唏嘘了一伙,想,这老九不愧被史书称为毒龙九,太深不可测了,以后见到此人,真真应该绕道而行。



    晚上,匆匆用完晚膳。躺在上不知道干什么,姐姐突然进来,把我吓了一跳。她关好门后,和我一起并排躺在上,我说,姐,我们好久都没这样亲近了。姐姐叹了口气说,是啊,好久了。



    之后,我们就再也没说话,各自沉默着,各自想着各自的心事。



    两个时辰后,夜已深,姐姐以为我睡着了,便悄悄起,抚摸着我的头发说,我既盼着你知道,又盼着你不知道,薇霁,你要相信姐姐,相信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你好。接着又是一阵叹息。然后,听见门关上的声音。我缓缓的睁开眼睛想,姐姐,到底瞒了我什么?



    又是很久以后,我听到一阵箫声,我便披衣准备出去,这几天我与胤禛以这箫声为信,听到箫声,就代表他在等我,我陪着他度过这一夜又一夜的不眠之夜。



    只是此次的箫声却掺杂着许多悲凉与无奈,难道,发生了什么事么?



    我走到凉亭看他忧伤的样子,我问,发生了什么事?



    他说:额娘进封了贵妃。



    我说,那你应该高兴啊。



    他说,我是很高兴,我的皇额娘进封了贵妃,我当然高兴,只是,二十年前的今天为什么额娘要把我送到皇额娘边,难道十四弟是他儿子我不是?



    我说,四爷,每个人都不一样的。你不要这么在意…也不是任何人像你这么在意的。



    突然,他转过子,深深的看着我,我也丝毫不畏惧的回看他,这是我第一次这样明目张胆的看他,他长得真好看,没有老九的柔,更多的是一种与生俱来的气质。



    也许,这就是帝王之气?



    他忽然吧把我抱住说,薇霁,以后不要叫我四爷吧,叫我名字。



    我怔了怔,这,是不是表示我们的关系更进一步了?



    我微笑了下。



    手臂不由自主的攀上了他的肩膀,说:好,胤禛。



    后来,他吻了我,轻轻的,吻了我。我窝在他的怀里,幸福、满足的笑了…



    过了很久很久,他把我放开,说:你今天见了老九?还把他气的不轻?



    我说:是啊,胤禛。我做错了么?



    他过了半晌说:没错,老九也是该教训教训了,我的薇霁,做什么都没错…



    我笑着啐了一口,说,胤禛,我希望,无论在什么时候都不会成为你的累赘。



    他说,不会的。



    我心里莫名其妙的觉得安心,握紧他的手,在心里默默的说,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虽然,我只知道,我只是他的一个红颜知己…但是,我已经把我的心交出去了,怎么办?



    



    醒来,我已经在自己的房间里,我不知道昨天我是怎样睡着的,更不知道我是怎样被胤禛送回来的。



    我已经从一个深渊走到另一个深渊,再也看不到回去的路了,我只能这样,走下去。不能回头,我怕我再去留恋曾经的我。



    作者题外话:恩~~第二章了呢,希望有人支持我奥

重要声明:小说《一见雍正误终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