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0九章 征途

    八月的西双版纳州已经过了雨季。虽偶有下雨,但那样的时间少的可怜。大部分时间都是晴天,这也让这里的气温有些闷。即使是在相对清爽的早晨,也相当于樊城的上午时间的气温。    骆晓宾他们为了适应气候,只穿着T恤、短裤。但为了防止进山有蚊子,还是把长袖的衣服装在了背包里。吃过早餐,买了些食品和水便驱车向金龙峡进发。    八月西的双版纳仍然是一片生机勃勃。那些永绿的香蕉树,努力伸展着自己婀娜的姿,那宽大的叶片掩不住那橙黄色的硕果。高大的橡胶树鄙视地看着那些躲藏在它们繁茂枝叶下怕晒的小鸟。马路边上的芦苇随着微风发出沙沙的声音,像是在欢迎来到此地的人们。    各种虫鸟叫声,汇成一曲自然的交响乐。宁馨和冯绍祺听着这些悦耳的声音,看着那些不是绿胜绿的美景,趴在车窗上不住地大声赞叹。要不是骄阳似火,他俩一定会让骆晓宾停下车,走进绿色去欣赏一番。    掩藏在路边树林中的寺院,发出一阵阵悦耳的钟声,那些不过十几岁的小僧,嘻嘻哈哈从寺院走出。从景洪出发到现在仅仅六七十公里,三人就发现这样的景不下七八处。冯绍祺看着这一幕忍不住问道:“这些人不读书吗?怎么年纪轻轻就出家做和尚了?”    骆晓宾一边盯着路面,一边有些鄙夷地说道:“傻瓜,说你孤陋寡闻你还不高兴,这是本地的风俗。这里的每个男人都必须做几年和尚,接受佛的洗礼,否则,就会受到别人的歧视,连老婆也娶不上。”    “不当和尚连老婆也娶不上?这是什么规矩?”宁馨也好奇起来。    “你们没听过云南十八怪吗?那些大都是针对这里的。”骆晓宾微微一笑,一脸得意。仿佛自己真是一个博学多识,见多识广的人。    “云南是八怪?听是听说过,不知道具体是些什么?骆晓宾,你知道就给我们。”冯绍祺很是虚心地说道。    “真想知道?”骆晓宾见两人都不停地点头,正好他也口渴了。于是把车停在路边的一处树荫下。喝了一口水,然后看了看正等待着答案的两人说道:“云南十八怪第一怪:鸡蛋用草串着卖。第二怪:摘下草帽当锅盖。第三怪:三只蚊子一盘菜。第四怪:竹筒能当水烟袋。第五怪:糍粑饼子叫饵块。第六怪:背着娃娃谈恋。第七怪:四季服装同穿戴。第八怪:蚂蚱能做下酒菜。第九怪:姑娘被叫做老太。第十怪:和尚可以谈恋。第十一怪:汽车要比火车快。第十二怪:娃娃全由男人带。第十三怪:东边下雨西边晒。第十四怪:四个竹鼠一麻袋。第十五怪:好烟见抽不见卖。第十六怪:石头长到云天外。第十七怪:种田能手多老太。第十八怪:鲜花四季开不败。怎么样?够惊奇?其实还有很多呢!这皆因当地的地理与气候,还有民族众多,他们的风俗习惯也不一样,所以就有了这些我们认为很古怪的风俗。”    “你怎么知道的?还有吗?”骆晓宾听着这些他从未听说过的新鲜玩意儿显得很是兴奋。    骆晓宾又喝了一口水,说道:“多着呢,如果你要想完全了解的话,那就在这等到明年泼水节,相一个傣族姑娘,入赘她家,世代居住于此。嘿嘿,那样就能够彻底了解了。”    “嗯,这个办法不错。等俺们这事完了,你俩回去,俺留下来相亲。傣族姑娘一定蛮有味道的!嘿嘿。”冯绍祺郑重其事地说道。说道最后眼神里透着火。    骆晓宾看着冯绍祺的猥琐相,大天居然鸡皮疙瘩加一冷汗。他担心再看下去会呕吐,于是赶紧钻进了车里。    ……    ……    汽车在弯弯曲曲的马路上行驶了将近三个小时,终于来到了地图上所标注的土路。    土路虽窄但还算平整,只是那厚厚的尘土,被汽车压过之后,卷起如同大雾般的扬沙,大大影响了骆晓宾开车的视线,由此前进速度大幅减缓,这让骆晓宾蹙起了眉头。    刚开始一段路程,骆晓宾还能从后视镜里看到车后的景。可跑了一段路程之后,不但后视镜上布满了尘土,再也别想从里面看清后面的任何事物,就连挡风玻璃上也是厚厚的一层灰尘。    “娘的,这他妈怎么跑车呀,都看不见道路了。”骆晓宾一边打开雨刮器,一边抱怨。    坐在副驾驶座位上的宁馨也不担心起来:“骆晓宾,小心一点。这是天晴得太久了的缘故。要不,停下来,我们去擦擦?”    骆晓宾点了点头,在一段稍微平缓一点的路段将车停下。当他打开车门,一股扬尘迅速钻进了车内,他快速关上车门,摇了摇头说道:“唉,算了,就这样走,大不了开慢点。只是不能开空调了。就算开着也没用。”    汽车在这样的环境中行进了大约四个小时,终于走到了土路尽头。骆晓宾长吁了一口气。“的,这五十公里路居然比从景洪到勐醒的一百五十公里用的时间都长。”    “嘿…,嘿嘿…!我喜欢!”    正满肚子怨气的骆晓宾话音刚落就听见后排的冯绍祺说出这样的幸灾乐祸的风凉话,立即火冒三丈,正想开口大骂,却从观察镜里看到冯绍祺躺在后座上似乎是睡着了。    骆晓宾回头看了一眼,确认冯绍祺是躺在后座上睡着了。只见他面带笑,嘴角一长串哈喇子,想必是正做着梦,那样子说不出有多猥琐。这让骆晓宾骂人的冲动顿时消退。宁馨也看了看冯绍祺的样子,和骆晓宾相视一笑,既无奈有无语。    “瞧他那副德!我们先走,就让他留在车里。”骆晓宾看着冯绍祺的样子,又忍不住想要捉弄他。    宁馨摇着头说道:“你别老想着捉弄人家而忘了我们的目的,你把他留在这里怎么办?虽然这附近有村子,不至于饿着,可是我们少了他那能行吗?”    “我只是随便说说,又没真想要把他留在车上。”骆晓宾见宁馨又开始教训自己了,心里很是不痛快:的,成我们的管家婆了,啥事你都得插上一嘴。    骆晓宾摇醒冯绍祺,三人在车里吃了一些零食算作是今天的午餐。然后又找了两块木头垫在车轮下防止汽车倒退。做好这些之后,三人便背着包,拿出GPS开始向金龙峡的方向徒步进发……这几天事太忙,这关系着域雪后半生呀,哎,不多说,电脑也坏了,这真是个多事之秋啊!惭愧至极!今天在网为亲们更新两章!希望好友们体谅域雪,还是那句话,等事处理完毕,域雪一定爆发,期盼你的推荐点击和评价。

重要声明:小说《死亡探险之探秘传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