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0七章 异乡的早晨

    骆晓宾几人可能是昨天长途奔波太过疲劳的缘故,都睡得死死的,至少骆晓宾和冯绍祺是这样。    当骆晓宾一觉醒来已经是早晨八点多了。而冯绍祺还摆着一个难看的造型呼噜呼噜睡得正香。骆晓宾洗过脸,刷过牙之后,看见冯绍祺还在酣睡,于是掀开他的被子,在他的股上狠狠地来了两巴掌。    睡得正香的冯绍祺被股上的剧痛惊醒,一看骆晓宾还拍第三掌,本想还赖一会儿的他立即坐了起来。“妈的,你又毛病啊?”冯绍祺很是不高兴,怒目圆睁,嘴里不住地嘀咕:“大清早的都不让人睡个安稳觉。你知不知道,一夜之觉在于晨,这早晨是…。”说道这里,揉了揉眼睛,打起了哈欠。一幅很是困乏的样子。    “骂够了没?骂够了就赶紧穿好你的衣服干正事。都快九点了,还是早晨吗?”骆晓宾一边说一边拉开窗帘,刺眼的阳光顿时照进房间,他俩的眼睛都被这强烈的阳光刺得眯了起来。    “快洗脸刷牙,我去叫宁馨。这个宁馨也真是的,开始学会谁懒觉了。看我不去打她的股。”骆晓宾像一个保姆一样,嘴里不住地碎叨叨向着门口走去。他还未走两步,门外就响起了敲门声。    宁馨一进屋就开始质问骆晓宾:“谁学会睡懒觉了?你刚才说要打谁的…”宁馨说道这儿,想起一个女孩子说这话有些不雅,于是赶紧捂住嘴巴,脸上微微一红,立即岔开话题:“我都已经来敲过一次门了,是你们自己睡得像死猪一样,还赖我。”    骆晓宾也被宁馨说得有些窘。“我们现在得计划一下今天的行程。去哪里找这个飞龙山。”    “怎么计划?我们现在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语言和地理全不熟悉,要在这辽阔的地方找一个毫不出名的小山,那谈何容易。”宁馨毫不客气地给骆晓宾来了盆冷水。    宁馨说得一点没错,骆晓宾不由蹙起了眉头:“这个…,我也知道,可我们不能就这样窝在房间里呀。”    “我的认为是,我们的先查查这飞龙山,再去问问这里的人,看有没有人知道它。”宁馨坐到上,整理着长发说道。    骆晓宾揉着额头沉吟了一会儿对冯绍祺说道:“冯绍祺,快去买几份地图回来。顺便带点早餐回来。”    “那你们干嘛?我又不知道哪儿有地图卖?”冯绍祺嘟着嘴,显得很是不愿。摸了摸衣兜,想必是囊中羞涩,可又不好意思说出口。    骆晓宾看见冯绍祺的样子,又好气又好笑,从兜里掏出一千块扔到上说道:“没钱了?昨晚还说要一个人开一个房间,现在知道没钱的滋味了?省着点,老子也没多少钱了。”    冯绍祺捡起钱,放进兜里,脸上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望着骆晓宾指了指宁馨的后背,然后把两只手的大拇指不停地碰着。看见骆晓宾的眼睛瞪得像豹子,他知道在做下去肯定是找抽,于是对骆晓宾做了一个鬼脸就颠地出去买地图和早餐去了。    骆晓宾对着冯绍祺的背影挥了一下拳头,才和宁馨打开电脑,开始在网上搜索飞龙山。    当屏幕上出现了飞龙山的搜索结果时,骆晓宾和宁馨高兴地对了一下手掌。可当他们,打开链接,却见此飞龙山非他们要找的飞龙山。搜索结果显示此飞龙山位于山西保德县城东南,因有飞龙寺而得名,那可是冼妇人的军事遗址,根本与他们要找的飞龙山是大相径庭。    剩下的那大篇幅的搜索结果都是名叫《飞龙山》的电影介绍和旅行社招收游客去飞龙山旅游的链接。大失所望的两人对望了一眼,都低下头发出一声叹息。    现在除了叹息能做什么?那就是等待冯绍祺买地图回来,看能否从地图上找到一点希望。    ……    ……    随着一声粗鲁的踢门声,冯绍祺手里提着一个黑色塑料袋,估计是装着地图,怀里抱着三个一次饭盒走进了房间。    “你能不能轻点,把门踢坏了怎么办?”骆晓宾看着冯绍祺辛苦的样子,有些不忍,但还是指责了。    冯绍祺本来抱着三个人的早餐就够累的了,还被骆晓宾指责,顿时火冒三丈:“站着说话不腰疼,你看我的样子能用手去好好开门吗?你别有事儿没事儿老找茬儿行不行?”    骆晓宾一边帮冯绍祺接下饭盒,一边小声地说:“我这不是提醒你嘛,你别生气,气坏了子骨,嘿嘿,我们怎么去找飞龙山呢?”    冯绍祺见骆晓宾说话的声音已经不再那么大,知道他已经是在认错了,虽然他没有明说,至少语气低了,冯绍祺也就不再追究。宁馨看着这两个像冤家对头,却谁也离不开谁的家伙,微笑这摇了摇头。    可骆晓宾打开饭盒,看见里面又是米线,不住又大声骂了起来:“怎么老是吃米线?你们还吃上瘾了是不是?明知我不吃这东西,还买这玩意儿。”    宁馨见骆晓宾老是对冯绍祺发脾气,也忍不住帮冯绍祺说起话来:“骆晓宾,你是不是吃火药了?干嘛老是这么蛮不讲理的,出去买的时候,你又不说要吃什么,现在买回来了,你才说不吃,有你这样的吗?”宁馨说着对正在狼吞虎咽的冯绍祺说道:“他吃就吃,不吃咱俩分了吃,不能浪费。”    冯绍祺嘴里含着米线不住地点头,嘴里含糊不清地应着,那样子就像京剧里的旦角。骆晓宾定了一眼宁馨,端起饭盒吃了起来。跟谁过意不去都行,就是不能跟自己过不去,尤其是肚子。骆晓宾这样想着,可眼睛却狠狠地盯着冯绍祺,好像是穷苦百姓被地主剥削了一般,敢怒而不敢言。    吃过早餐之后,骆晓宾打开冯绍祺买来的地图一看,立即用眼神锁住冯绍祺,一只盯了好一会儿才悠悠地说道:“我的娘呃,祺哥,你太会办事儿了。”    冯绍祺被骆晓宾说得低下头,他知道骆晓宾的话的意思,喃喃地说:“我找了好半天,只有中国地图,没有找到云南地图嘛。”    宁馨见两人又要发起唇舌之战,于是有充当起了和事老:“算了,我们再出去找找,顺便问问当地人,看他们知不知道这个地方。”    还是美女有魅力,将一场干戈瞬间化为玉帛。三人锁上房门,开始去寻找飞龙山的蛛丝马迹……求票,拜托,很饿,就赏赐一点。

重要声明:小说《死亡探险之探秘传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