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0三章 意外收获

    冯绍祺听见骆晓宾一惊一乍的,急忙问道:“什么呀?怎么啦?”    钱胖子也恢复了商的样子,连忙跟着问道:“怎么了?兄弟,这剑有什么秘密?”    骆晓宾看着那把黑漆漆的青铜剑。式样和清风、烈火如出一辙,只是那剑通体黑沉沉的,既不像那两把剑一样有夺目的光芒,也没有那两把剑的那种灵气,却像是一把未经打磨的普通剑而已。但剑格上刻着的“遁地”二字和剑柄上的龙形花纹却是和清风、烈火一般无二,这就是骆晓宾惊讶的原因。但他不敢肯定,是以才会发出了质疑的声音。    他本想如实说出,但想起钱胖子刚才那唯利是图的德行,于是改变了这一想法说道:“刚才我未来得及细看这把剑,本以为它是一把宝剑,没想到,只是一把古时候最普通不过的剑,所以才会大呼小叫。我们上了那老头的当啊。唉,亏我还那么相信他。”    “兄弟,这把剑可是有些年头了,也别把它说得那么不值。”钱胖子对骆晓宾的话有些质疑。这不是说我钱某人没有眼光吗?    冯绍祺脑大神经粗,听见骆晓宾的话,便开始埋怨骆晓宾:“都怪你他娘的,给那骗子老头捐钱,害的老子上仅有的五百块都给他了,现在后悔有个用。”    骆晓宾对冯绍祺的话视若未闻,对钱胖子说道:“钱爷,你计划怎么处理这剑?”    “找个外行把它卖出去呀!”    冯绍祺气鼓鼓地对骆晓宾说道:“骆晓宾,你把它买下来!这就是上当的证据,让你以后一看见它就想起今天的事来,长点记。”    “我买它干嘛?我又不搞收藏。”骆晓宾不以为然地说。其实他的心里早就想买下这把剑,可自己又不好明说,怕钱胖子看破自己的意图。幸好冯绍祺看出了他的心思。不过他还得继续装下去。    “你不要给我,要不然,你就还我的钱。老子今天太亏了,你家有钱,可我是省吃简用才攒下了的钱都被你忽悠去了。所以,你得赔我。”冯绍祺也不管骆晓宾同意与否,直接从钱胖子手里夺过宝剑。对钱胖子说道:“这剑归我了,钱,找他要。妈的我拿回去挂在墙上当个摆设。”    “祺爷,宾爷,你俩真买?”钱胖子在两人上来回瞅着,但脸上的欢喜之色却是表露无遗。这兵器之类的古玩本来就没多少人愿意要,他俩要买,他自然高兴了。    “的怎么这样?我捐钱给他是我的事儿,我又没强迫你捐钱,干嘛这帐算我头上?”骆晓宾面露无奈。    冯绍祺人就是气鼓鼓的说:“咋不怪你?你都捐了,我…,我…,我能好意思不捐吗?”    “好好好!遇上你这种人算我倒霉。”骆晓宾转过头,不再搭理冯绍祺,对钱胖子说道:“钱爷,多少钱?我买了。”    钱胖子笑嘻嘻地说道:“宾爷,刚才,我给钱的时候,你都看见了,只不过,我的店面每天的租金要…,嘿嘿!这个…,嗯生意又不太好,这个…,我…。”    骆晓宾看着钱胖子扭扭捏捏的样子,微微一笑:“这个我知道,两千块行不行?”    钱胖子低头稍微沉吟了一下,然后猛然抬起头,仿佛做出了一个很艰难的决定一样,脸上露出一副豁出去的表说道:“好,谁叫咱们是朋友呢!就两千块卖给宾爷了!”    冯绍祺听见钱胖子说这把剑要两千块,立即大叫起来:“钱胖子,你也太过分了,刚刚一千二拿过来,转眼就买我们两千?这还算是朋友?”    被冯绍祺一说,钱胖子的脸上立即一阵红一阵白的。骆晓宾看见钱胖子的囧像,心里说不出的高兴,但担心他不卖了,于是替他圆场:“知道个鸟呀!钱爷这店面一天的租金该多少?卖我们两千块,已经算是把我们当朋友了。你还想怎的?”    冯绍祺摸着宝剑,无所谓地说道:“随便,反正这钱有不要我出。”    骆晓宾又对人在囧着的钱胖子说道:“钱爷,别和他一般见识。今天我上没带那么多钱,明天给你,行不?”    钱胖子露出一个尴尬的笑容:“行!其实祺爷说得有道理。但是,我…,唉!我给你们沏茶去。”    骆晓宾拉住钱胖子的手说道:“别,钱爷别那么客气。我们今天来是想求你帮个忙的。”    “那你说,只要我钱某人帮得到的,我一定帮。来,坐下说。”钱胖子收起尴尬,一脸正色。    坐到凳子上,骆晓宾考虑了一下说道:“是这样的,我们前一次去探险,无意中见到一块玉,没想到那玩意儿是被下了诅咒的,现在搞得我们一家人都不太安宁。所以我想接触这诅咒,但是需要集齐几样东西。可是我们有不知道去哪里找。你消息来源广,我们就只好来求你帮忙了。”    “啊?有这回事?那你们要找什么呢?”钱胖子惊讶地看着骆晓宾,这世上还真有诅咒这回事儿?    “我们要找一个叫腾龙的东西,我也没见过那东西,也不知道它是啥样子的,只是从一些古籍上查到的。如果你有什么与龙有关的消息,一定要告诉我一声,到时候,兄弟我请你喝酒。”    “你看你看,又来了,咱是朋友,帮帮有什么,只要我已有消息就会告诉你的。”钱胖子说这话的时候,那可是认认真真的,从他收起了那职业的微笑就可以看得出。    “谢谢,就算是一个地点,也可以,我自己去找。我爸这几天吃不下饭,已经明显瘦了好多。精神状况也趋恶化。还有我们上的东西,也是一天天在在变化。唉!”骆晓宾说道这些,神色顿时黯了下去。    “你们上的东西?什么东西呀?”钱胖子既有学震惊,又有些好奇,他做了这么多年古董生意,卖了古董闹鬼的事倒是听说过,却没听说一件古董还能让人生病的。    冯绍祺脱下衣服,把背对着钱胖子说道:“你看,就是这玩意儿。”    钱胖子看了冯绍祺的背顿时大惊,就连骆晓宾也吃惊不小。冯绍祺背上的那个刺青从原来的微凸,到现在已经冒出超过起码四毫米,而且,也大了很多,看起来就像一个肿瘤。    “这才十多天时间,怎么冒出这么高了?”骆晓宾一边说一边脱掉自己的衣服“快给我看看,是不是也高出了许多?”    “宾爷,你的比祺爷的还要高啊。”钱胖子说起话来都有些发颤。    “看来这东西会不断长大,估计等不了多久,我俩就会被这东西弄死掉。”已经穿好衣服的冯绍祺神显得很是沮丧。    钱胖子也显得很焦急和同,至于真假那就只有他自己才知道。就在这时,门口有进来了两个人,他就急忙去招呼。骆晓宾和冯绍祺也知趣地拿起宝剑藏进外衣就和钱胖子高了别回家而去。    路上,冯绍祺忍不住问道:“骆晓宾,干嘛要多花了八百块买这把剑?多不值呀!”    “你不觉得它和我们的清风和烈火很相似吗?说不定就是一起的,所以我就买了。”    “啊,还真是!你不说,我还没想起呢。我就觉得怎么有些眼熟。”……求票呀,兄弟姐妹们,把你们手中的票投给我!

重要声明:小说《死亡探险之探秘传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