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血印锁

    骆晓宾启动了车子才想起刚才忘记了问地点,于是掏出手机准备再给宁馨打电话时,宁馨却先打过来了,告诉他去圣安路的祥云小区,她会在小区内等。    知道了地点,骆晓宾立即加足马力,一路狂啸。吓得别的司机朋友三魂丢了两魂半,等到骆晓宾的车都不见影儿了,才想起大骂。    骆晓宾随着宁馨走进了小区内在25的一家私人住所。刚进门就听见宁博和一个男人的欢呼声:“哈,哈,成了!哈哈!”    “徐老师,你可真行啦!不愧是这方面的专家!”    “哪里,哪里,宁教授,你过奖了。不过,这玩意儿还真让我费了一些周折。”    宁馨就像走自己家一样带着骆晓宾来到书房。骆晓宾看见宁博和一个看肤色大约三十岁左右,但胡须却足有寸许的瘦高男人正站在办公桌前喜笑颜开。    这间书房可能是骆晓宾见过的最大的书房,它比一般的客厅还大了三分之一。只是摆的相当凌乱,到处都是散乱的书,还有一些钳子,镊子,尺子,线团之类的东西摆得满地都是。    “小宾,过来,过来,我给你介绍一下。”宁博看见骆晓宾走进了书房,立刻大声说道“这位便是本市赫赫有名的徐松博士,他可是机关方面的专家呀!多亏了他,才把金盒打开呀。”    骆晓宾也早就听闻过徐松的名声,他本以为徐松会是一个架着眼睛,文质彬彬,像宁博一样气度不凡的人,没想到却是一个不修边幅,邋里邋遢,像一个落魄书生的家伙。    传闻中,徐松对机关的研究兴趣不是用疯狂和痴迷两个词就能形容的。为了这个兴趣,他毫无理由地拒绝了等待了他八年的女人,所以至今仍旧单。为了这个兴趣和他的婚姻问题,他不惜和年迈的父母翻脸,把他父亲气得心脏病突发而死。但他仍然对此如痴如醉。    真是闻名不如见面,骆晓宾真的很敬佩他的痴狂程度,急忙伸出手说道:“很早就听说过徐博士大名,今才有幸得以一见,骆晓宾深感荣幸。”    徐松也伸出手握住骆晓宾的手,笑道:“年轻人哪来那么多俗?呵呵,我也常听宁教授提起你,说你也是年轻一代的佼佼者。果然是气宇轩昂。”    一阵寒暄过后,徐松从后的办公桌上拿起一间被打开了的金盒交给骆晓宾,说道:“你这个玩意儿,很有意思,居然让我琢磨了两天!呵呵,刚刚才打开,我们都没来得及看看里面放的是什么东西。啧啧,这东西竟然用了已经失传两千多年的血印锁和整体封法。”    骆晓宾和宁馨从未听说过什么血印锁和整体封法,就连宁博也未听说过这种锁,于是都好奇的问道:“什么是血印锁和整体风紧法?”    徐松见宁博如此知名的考古教授都不知道这种古代的锁法,脸上一阵得意,开始唾沫乱飞地为己任讲起了这种神秘的古代机关锁。    血印封机关锁始于商代,盛于西周,就是那个传说神魔横行的年代。它是一种运用五行八卦的原理排列,再辅以鲜血封印的一种机关。这种机关锁的难度在于要用鲜血才能打开。要是知道最初预设时的排列,那么就只需要一滴血。但是如果不知道的话,那就得一个一个试,五行八卦加起来一共几万种排列方式,谁都可以想象那需要对少血,多少时间。就算是用现代化的电脑演算那也得花上半天功夫。而且每滴一次血,机关便会运转一次,说不定下一次滴的血还是滴在上一次的排列方式上。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最关键的是这种机关试验次数不能超过十次。一旦超过了十次,不但整个东西会毁掉,同时还会释放出设置机关时所设下的暗器或者蛊毒之类的,反正就是置人于死地,你是别想逃脱的。但是这种血印锁,只是昙花一现,便就消失了,就连秋战国时期,也未曾见到有这种机关锁出现过的记载。    三人都听得心惊胆颤。这他妈是一个什么样的机关?那是比现代的超级密码锁还要超级的锁呀!骆晓宾的心里有开始好奇了:既然这么大难度,你是怎么解开的呢?心里好奇,嘴上也就忍不住问了:“徐博士,你是用什么方法打开的呢?”这个问题也是其他两人最想知道的,所以他们都瞪大眼睛看着徐松,等待他的回答。    “这个,嗯,我也是有些运气好而已,呵呵,其他的嘛…,嗯…。”    骆晓宾听见徐松吞吞吐吐,知道他是不愿意说,于是赶紧岔开话题:“那整体封法又是什么呢?”    徐松正犹豫着该不该回答,见骆晓宾岔开了,于是赶紧回答另一个问题:“整体封就简单多了,也是流行与西周。就相当于现在的物品包装盒,只是它是用金属做成的而已。但是在冶炼技术不发达的古代,要把它做成一点缝隙都看不出,那难度也是相当大的,所以这种技法就被有权势的贵族所拥有,成了他们不外传的秘法。由于朝代的变迁,家族的没落等诸多原因,这种技法就逐渐失传。这中包装破解起来说难不难,说易不易,只要你足够细心,找到了它的结合点,就能轻轻松松地打开。”    宁博感叹的说道:“没想到古人还有这些不曾计入史册的民间秘法。不知徐博士又是从哪里看到了这种罕见的机关的?”    徐松一边用手指掏着耳朵,一边说道:“这个,说来你们都不会相信。大概十年前,我去河南看一个朋友。那时他还住在农村,进他们村口就有一个大垃圾场,正好头一天下雨,道路非常泥泞,我朋友开着车来接我回去的时候,走到垃圾堆旁边,车就被陷住了。于是我们都下车去请正在烧垃圾的几个老头来帮我们推车。我过去时,看见一个老头正从垃圾堆里扒出一本书准备扔向火堆,我看见那本书破破烂烂,不像是现代的书籍,于是我就要了过来。没想到却是一本专门介绍已经失传的古代机关的书,图文并茂,只是字迹相当潦草,当时我那个兴奋!我估计是古代盗墓贼的手稿。唉,可惜已经残破不全,而且有些字迹也看不清楚了。”说道此,徐松仍是一脸惋惜。宁博也是为此感到惋惜。    几人又聊了几句,骆晓宾为了对徐松表示谢意,于是又请他去名豪酒吃了一顿……票啊,求各位好友投出你手中的票,

重要声明:小说《死亡探险之探秘传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