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失望过后是希望

    飞机准点降落在首都机场,找了一辆出租车,父子俩便匆匆赶往市区。    北方的天气虽然要比南方冷得多,但却有一种别样的风景,高速路边的绿化带依旧是绿意盎然,远处的山脊上那些叶子已经泛黄的树木好像经过修剪一样齐整。高速路上,各中品牌的豪车如同迁徙的蚂蚁,樊城虽然车辆也很多,豪车亦不少,但怎能与这都市相比?路边的幢幢高,雪亮崭新。即将进入市区,那些纵横交错的立交桥足以震撼初来都市的人的心。    可是,骆晓宾却没有心思去感叹,他只想早为爸爸治好病,然后回到属于自己的城市,完成自己的学业。想法不可谓不好,可现实总是喜欢和人开开玩笑,骆晓宾是深有体会的。这次也将不例外。但不试一试,总是有些不死心。    医院的检查结果和樊城市中心医院所给出的如出一辙,尽管骆晓宾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可仍然存在一丝侥幸的他还是有些无法承受。    这已经是都市里的第三家名医院给出同样的结果了    骆晓宾拿着检查结果,颓然坐在协和医院的不锈钢长椅上。无力地低着头,眼里噙着泪水,虽然他努力控制着,但由于太过饱和,泪珠还是一滴,两滴,滴在了检查报告单上,很快就让那雪白的纸张变了颜色,原本硬硬的纸也由此变得软溜溜的。    骆宏倒是显得很坦然,坐在骆晓宾边的他,抚摸着儿子的那一头短发说道:“阿宾,别这样。这病既然不能治,咱就不治了。你看,爸爸现在不是好的吗?虽然每天吃不了多少饭,但我精神头还是依旧啊!再说,爸爸已经五十多岁了,就算真走到那一天,呵呵,爸爸也无悔。因为我有你们姐弟三个好儿女。”声音很平静,听不出有丝毫的绪波动。仿佛只是在念着某本书中的某段文字。    “爸…。”骆晓宾才刚刚喊出一个字就被骆宏挥手制止了。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刚才已经和你说的很清楚了。宾,咱们回去。”    ……    ……    “爷爷,我回来啦!”宁馨一手提着新鲜的蔬菜,一手提着一只宁博最吃的烤鸭,走进房门就对着正在的宁博大叫大嚷。    “怎么回来啦?”宁博没有抬头就问道,当他把头抬起来,看见宁馨手里提着的东西,不由一阵惊讶:自己这个宝贝孙女,对打拳练武倒是很有兴趣,但说到买菜做饭,哼哼,那就是太阳打西边儿出来了。可她今天就偏偏改变了太阳升起的方向。“哎呀,我的馨儿,今天怎么想起买菜了?是不是有客人来呀?”    “没有啊,前几天您不是太累了吗?今天我买了菜犒劳您一下。免得您说你这个孙女不懂心疼爷爷!”宁馨一脸狡黠,嬉皮笑脸的说。    宁博笑得像风里的花朵一样灿烂:“哈哈,我的孙女怎么突然变的这么乖了?”    “爷爷,难道以前馨儿就不乖吗?”宁馨撅起小嘴佯装生气。    宁博看着宁馨的样子哈哈大笑起来:“哈哈,我哪有说馨儿以前不乖呀?我们家的馨儿一直都乖着呢!”    午餐过后,宁馨取下骆晓宾挂在挂衣架上的挎包,摸出了那个金盒。拿在手中仔细地观察,只见金盒有棱有角,上面并无什么花纹,就像一块金砖。    宁博看见宁馨拿出一块大大的金砖,顿时感到奇怪,忍不住问道:“馨儿,你哪儿弄了一块金砖呀?”    “爷爷,这哪是金砖,这是一个金盒子,骆晓宾让我请你帮他打开,看看里面有没有藏着什么秘密。”宁馨说着就把金盒递给了宁博。    “这是金盒子?”宁博接过盒子,翻过去,再翻过来仔细看了一遍,要不是听见里面有个物体随着他的翻动而发出咚咚的金属撞击的声音,他一定以为这就是一块金砖。“这看似一个整体呀!从哪儿开呀?”    “骆晓宾说他也曾反复研究过,就是没有发现端倪,所以请爷爷你帮他看看。”    “骆晓宾这小子,私藏的东西还不少啊!诶,他怎么没来?”宁博忽然转过头看着宁馨:前几天宁馨都是像个影子一样跟着骆晓宾的,今天倒是反常,居然独自帮着骆晓宾求我办事,而骆晓宾却不见了踪影。    宁馨知道爷爷的为什么用疑惑的眼神看着自己,脸上微微泛起一阵红晕,嗫嗫地说道:“他今天送她爸去北京看病了,所以…,所以…。”    “噢…。”宁博意味深长地噢了一声“我就说嘛,我的孙女怎么突然像变了个人似的,又是买菜,又是帮着我做饭的。原来是…,有求于我呀!呵呵!”    宁馨羞得低着头不敢去看宁博的目光,她知道自己的心思怎可能瞒过爷爷。“爷爷,你就帮他一下。”    “呵呵,瞧把我馨儿急的,我又没说不帮他。只是,唉…!希望你的选择是对的。好了,我这就去找人帮忙看看。这开锁和机关这类的玩儿,我还不内行啊。”宁博,抚摸着宁馨的秀发,满是疼惜。    ……    ……    离开三天之后,骆晓宾又回到了樊城。只是去时满怀希望,回来时却是一失望。回到家里,骆晓宾看着一家人出爸爸外都是忧心如捣、憔悴不堪的样子,心里更加不是滋味,他现在的唯一的希望就是那个金盒,只盼着它能给自己带来一份惊喜。    骆晓宾忐忑地拿起手机,拨通了宁馨的电话。“喂,宁馨,你那里有消息了吗?”    “暂时还没,你那边况好吗?”    骆晓宾听见宁馨的话,顿时又像被浇了一盆冷水,说话的声音也小了很多:“和中心医院给出的结果一样,我现在已经回家了。”他本想挂掉电话,但他听到电话里传来了宁博的声音,宁博好像是在问宁馨和谁打电话。突然,一声哈哈的笑声刺激了骆晓宾的神经,然后,就是一声咯噔的声音,想必是宁馨放下了电话。“怎么啦?宁馨,发生了什么事?”    过了好几分钟,电话里终于传来了宁馨激动的声音:“有…,有…,有发现了,我爷爷让你过来。”    骆晓宾听到这个振奋人心的消息,高兴得连地点都忘了问便挂掉电话冲向下。

重要声明:小说《死亡探险之探秘传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