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令人郁闷的好消息

    正在两人念叨争论的时候,骆晓宾的手机响起起来了。当他从兜里摸出手机看了一下号码,是一个陌生来电,于是挂掉了电话。可没多大一会儿,那个号码有打来了。    冯绍祺好奇地问道:“谁打的?干嘛不接呀?”    “陌生号码,我一般都不接陌生来电的。”此时,车正好开到一个转弯处,骆晓宾来不及挂电话,只好把手机握在手上就去抓方向盘。冯绍祺从他手里抢过手机,“你不接,我帮你接。”    “骆晓宾,你们还在医院吗?怎么不接电话呀?”电话了传来的声音很熟悉。冯绍祺用另一只手捂住手机话筒,把脑袋转向骆晓宾的方向,脖子伸得长长的,压低了声音说道:“好像是宁馨呃。”    “宁馨?她怎么知道我号码的?你不是要请她吃饭吗?你接。”骆晓宾说完专心的开着车,不再理会冯绍祺。    “我正在开车,你怎么知道我号码的?”冯绍祺用骆晓宾的口吻和宁馨对起话来。    “我从爷爷的电话薄里找到了你的电话,我一个人好无聊,你什么时候回来?咦?你的声音怎么不一样了?”    冯绍祺一本正经的说道:“噢,是这样的今天看见朱聪醒过来了,有些激动,哭了一阵子,所以声音就变了。老师还没有回家吗?”    “哦,这样啊。爷爷还没有回家呢,他的电话也还是关机,我都快闷死了,你快回来。”    冯绍祺强忍住笑:“你想我了?我…,我怕今晚咱孤男寡女的,发生什么不该发生的事,所以我不回来了。”骆晓宾听见冯绍祺胡说八道,狠狠地给了他一个白眼,然后把车往边上靠去。    “喂,骆晓宾,你什么意思啊?你想发生,我就会让他发生吗?”    “这样啊,那我就更不回来了。”冯绍祺刚说完,电话就被骆晓宾夺了回去。“怎么乱说?”    “喂,吃饭没有,没有就出来吃饭,在名豪酒。”骆晓宾结果电话,对着话筒说了一句,然后就挂掉了电话。    冯绍祺对骆晓宾的这一做法非常不满意,气鼓鼓地说:“你这不是陷我于不义吗?”    “谁让你小子用我的名义胡说八道。这就是惩罚。”骆晓宾满不在乎地说道。    ……    ……    “我都说了嘛,让你去接她,你就是不去。你看,我们等了这么久也不见她来。有你这样做男朋友的吗?”名豪酒前,骆晓宾和冯绍祺已经等了足足半个小时,可就是不见宁馨到来。冯绍祺看是埋怨起骆晓宾来。    “我都对你说了不下十遍了,她不是我女朋友,如果以后在说这样的话,小心老子扁你呀。”骆晓宾说着,扬了扬拳头。就在这时一辆出租车在他们面前停了下来,婀娜多姿的宁馨像一朵怒放的玫瑰从车上飘了下来。可脸上却挂着与美丽格格不入的怒意。    宁馨来到两人面前,冲着冯绍祺气冲斗牛的问道:“刚才是不是你接的电话?”冯绍祺看到宁馨的到来,本来很高兴的,可被宁馨的厉声质问把高兴吓得没影儿了。只好向骆晓宾投去求助的目光。可骆晓宾却装作没看见,还一脸幸灾乐祸。冯绍祺在心里对他好一阵鄙视。    宁馨把冯绍祺好一顿臭骂。让冯绍祺终于明白了骆晓宾为什么不愿意要她做他女朋友。原来真他妈的凶啊。这样的女人谁他的敢要?    席间,宁馨为了惩罚冯绍祺今天的大不敬,直接让他喝光了十大杯白酒。饶是冯绍祺的酒量再大,今晚也被喝得伶仃大醉。    ……    ……    “小宾,小宾,你怎么睡在沙发上?”    骆晓宾因昨晚喝得有些多,所以睡得特别香,连那个梦都没有再做。突然,一声叫喊惊扰了他的睡梦。睁开惺忪的睡眼,看见一张熟悉的疲惫的脸庞正在盯着自己。“老师,你回来了?”    那个叫喊他的人正是宁博。宁博见骆晓宾醒来,笑呵呵地说道:“怎么不去上睡呀?这沙发上多冷,要是感冒了怎么办?”    骆晓宾揉了一下鼻子,一脸憨态地说:“上有馨小姐睡着呢!这沙发上好,我的体可是国防体呀,坚固的很。”他说到这里,拍了一下结实的膛“一般的感冒都奈我不何。”    宁博打了哈欠,擦了一下眼里冒出的泪花,说道:“呵呵,馨儿也过来了?”    “是啊,要不是有馨小姐过来,我都进不到门。”骆晓宾正说着,宁馨从房间里走了出来,可能是被两人的谈话声吵醒。    “爷爷,怎么现在才回来?你昨天去哪儿了?手机也不开,害的我们到处找你。哈…,”头发有些蓬乱的宁馨打着哈欠问道。    宁博笑呵呵地说道:“我昨天和那几个专家一起去查资料了,怕被人打扰,所以才关了手机。”    宁馨为爷爷端来一杯水,问道:“那有结果了没有?”    “有了一点点,但并不尽如人意。”    宁馨坐到宁博边,用迫切的眼光看着正在喝水的宁博,“爷爷,你快给我们讲讲。”那样子比骆晓宾还急。    骆晓宾其实也很想知道宁博为他带来了什么样的消息,但看到宁博那疲惫的样子,心里又有些过意不去。见宁馨催促宁博,于是想出言阻止。“馨小姐,还…”    “我叫宁馨,不要叫我馨小姐!都跟你说了好几遍了,你怎么老记不住?”宁馨看着骆晓宾,直接愠怒地打断他的话。    “馨…,呃,宁馨,老师很累了,还是等老师休息一下再让他讲。”骆晓宾看一下手机“现在已经九点多了,我们出去给老师弄份午餐回来。那时,老师也休息的差不多了。”    宁博看着骆晓宾和宁馨的背影,开心地笑了。    ……    ……    今天,骆晓宾的午餐时间延后了两个多小时,快到下午两点了才吃。午饭过后,宁博从公文包里拿出一张之递给骆晓宾。骆晓宾接过纸张,好奇地问:“老师,这是什么?”    “这是那黑玉上的文字拓本,这几天,我们都在查找有关文字的文献记载。可是一直都没有找到有关这种文字的一丁点线索。直到昨天上午,唐昊博士因为觉得太过疲倦,随手拿起一本叫《上古传说》的野史来翻阅,一次消除大脑的疲惫。没想到他却在那本野史中看到了一段描述文字的话。于是他仔细看了一下,竟然发现那上面所描述的文字特征与黑玉上的文字很相似。”    “那这到底是属于什么文字?”骆晓宾和宁馨同时问道。    宁博喝了一口茶说道:“你们别急嘛,听我慢慢为你们讲嘛。据《上古传说》里记载:上古伏羲之期,乃有字,其形似螭非螭,如龙非龙。状如蚓,弯如蛇,其意难解。当唐昊博士看见这一段话时,兴奋得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但书上并没有标注这种文字叫什么名称。所以我们就直接给它起了一个名字,叫做‘螭文’。”    “那就是说,你们还没有查到,这些文字所表达的意思了?”骆晓宾听到最后,原来兴奋的神顿时变成颓然。    宁博叹了一口气说道:“唉,也可以这么说。你想这种文字,如果真如《上古传说》所说,是伏羲年代的文字,且不说伏羲是否是神话传说中才有的人物,还有待考证,只说,目前我国发现的能破译的最古老的文字便是甲骨文。这种文字比甲骨文早了何止上万年,要想破译它,那岂是一朝一夕就能办到的事?”    骆晓宾听宁博这么一说,心里更是焦虑,揉着额头说道:“那可这么办呀?”    宁博的心里其实比骆晓宾更为着急,因为在考古事上遇到这种解决不掉的难题,可以说比他死了老伴还要伤心难过。只是他要比骆晓宾镇定和乐观。“你也别太着急,这事得慢慢来,如果这些文字能那没容易破解的话那就不叫螭文了。我们已经在查阅资料,联系对古文字有研究的专家。并且把这些文字的拓本拍照发到网上了,希望民间有些懂古文的人士能参与他们的意见。”    骆晓宾看着宁博那坚定的眼神,心里的信心也增添了不少。就在这时,他的电话又响起来了……决定本书未来的调查卷已经建立,如果你不是路过,请你一定帮忙投上一票,只要按着你心里对本书的评价选就行了,谢谢!域雪感激。

重要声明:小说《死亡探险之探秘传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