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奇怪的刺青

    “什么?啊…?这是什么?”骆晓宾不明白冯绍祺为什么要脱衣服,还要把背对着自己。可当他看见冯绍祺肩膀锁骨的位置上那个像刺青的微微凸起的疙瘩,惊讶得差点把嘴角都撕破了。因为那个疙瘩的形状像极了在古墓里看到的那个开启石门的机关上的浮雕。    听到骆晓宾的惊讶的说话,宁馨也忍不住好奇地转过看了一眼冯绍祺的背,同样也被那个疙瘩惊讶的说不出话来。当然,她并不知道那个浮雕,也不知道骆晓宾为什么惊讶,她惊讶的是那个疙瘩既有刺青的颜色,又有浮雕的形状。    “我的背上也有?”骆晓宾盯着已经穿好衣服的冯绍祺紧张地问道,他多么希望冯绍祺摇头,虽然他知道那是自欺欺人,但人总存在着侥幸心理。可他的侥幸心被冯绍祺却一个劲儿地点头打碎了。长叹了一口气,不解地问道:“这他妈到底是怎么会事?”    冯绍祺摇了摇头,脸上的疑惑并不比骆晓宾少。他像了一下说道:“我以为只是我做了那个梦,可听到你说你也做了同样的梦,所以才掀你的衣服看,结果,发现你和我一样,背上都有这个疙瘩。我猜想与我们这次去探险的地方有关。特别是那个…”冯绍祺说道这里,看了一下宁馨,不再继续说下去。只是用你了然的眼神看着骆晓宾。    骆晓宾明白冯绍祺不继续说下去的原因。于是说道:“没事,宁馨是我老师的孙女,你不用担心。那快黑玉,我都已经交给老师了,让他去帮我去找人破解那上面的文字了。”    “我想就与那黑玉有关。”冯绍祺听见骆晓宾说他已经把黑玉交给老师了,心里本来很担忧那黑玉能否再拿回来,但看到骆晓宾那有成竹的样子也不好再说其他什么。    “我已经猜到了,走,我们去看看韩胜和朱聪他们上有没有。”骆晓宾说着就站起准备走。    冯绍祺却做在椅子上淡淡地说道:“我说,还是别去的好,现在他们的爸妈对我俩的成见可大了。”    “迟早都是要面对的,我顺便把这件事和他们作个了结。”    “了结?你怎么了结?让他们打断你一条腿?”冯绍祺带着嘲讽地看着骆晓宾。    骆晓宾低着头,喃喃地说道:“只要能消除他们对我们的成见,那就让他们打。”    冯绍祺不屑地看着骆晓宾,冷冷的说道:“也太天真了,就算你让他们打断一条腿,那也未必能消除他们的成见,只会让两家从此结下深深的仇怨。”    骆晓宾蹙起了眉头,的确,冯绍祺说的一点都没错,可事终归是要解决的呀,就这样避着那也不是办法呀。“可是事总是要解决的呀,说不定他们会通达理,听我们好好地解释呢!”    冯绍祺依旧坐在椅子上没有动,只是看骆晓宾的眼神更加不屑了。“骆晓宾望你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啊。那好,我问你,假如你的孩子跟别人一起去出去一趟回来就变成了残疾或者白痴,你确定你不会愤怒?你会那么容易通达理吗?”    骆晓宾被冯绍祺问得哑口无言,重新做回到椅子上埋着头一言不发。    宁馨曾经听骆晓宾讲过他们的探险经历,现在从他们的对话中已经知道了大概的况。只是她很不明白探一次险为什么会把人变成白痴。于是好奇的问道:“那个叫朱…,呃,朱聪的为什么会变成傻子了呢?”    冯绍祺看了看宁馨的俏脸,脸上的霾顿时散去了,只留下一抹郁闷。叹了一口气说道:“这个?我们也不知道,只是他回到医院好几天了才醒过来。醒过来的时候,就只会傻笑,连他自己叫什么都不知道。医生说,他是受到的惊吓过度。这些我也是听我哥说的,因为他去看过朱聪。”    “那他知道吃饭吗?”宁馨似乎想起了什么,问道。    冯绍祺觉得宁馨问的问题很古怪,但他还是回答了“知道吃,但不知道饥饱。只要有人喂他,他会不停地吃,肚皮都快撑破了他还会吃。如果没人喂他,就算两三天,他也不会说饿。”    “那他就真的是傻了。”宁馨否定了自己刚才的想法。对冯绍祺摊了摊双手,做了一个无奈的表。    骆晓宾忽然站起来,坚决地说道:“走!我必须看看他去。无论他爸妈怎么对我,我只求坐到问心无愧。”    冯绍祺见骆晓宾的意已决,只好站起来跟在骆晓宾后。快到门口时,骆晓宾转对跟在后的宁馨说道:“宁馨,你不要去。这是我们的事,我不希望你搀和进去。”    宁馨睁大眼睛看着骆晓宾,幽幽地说:“你是在关心我吗?还是不屑我与你同路?”    骆晓宾看了一眼宁馨,低着头沉默了一下,然后转向外走去,同时说道:“自己打车回去。今晚,我会住在老师家。”    ……    ……    “滚!”    中心医院精神科的特别病房里。传来一声厉吼,同时,两束鲜花被扔出了病房,紧接着,骆晓宾和冯绍祺被一个愤怒的,胡茬拉扎的中年男人赶出了病房。然后,“砰”的一声病房门就被关上了。    “伯父,让我们看看朱聪!我们知道,你的心里很难过,可我们的心里也一样难过。伯父,求求你,就让我们看看!”骆晓宾满脸泪水地站在走廊上不住地哀求。    冯绍祺则一脸木然地站在骆晓宾旁。既没有哭求,也没有劝慰。静静地看着病房发呆。    “爸,就让他们看看弟弟。”病房里一个约二十五六岁的女人听着门外的苦求声对刚才那个凶巴巴的男人说道。    “媛媛,不是我…,实在是…,唉!”男人名叫蒋民峰,是朱聪的爸爸。他虽然对骆晓宾他们凶巴巴的,可对这个女人却是充满了一个父亲的疼与温柔。    “爸爸,我知道你的想法,可是,事已经这样了。再说,我想他们也不是故意要把弟弟害成这样的。就让他们看看。”    那个叫媛媛的女人是朱聪的大姐,她很不忍心看到两个少年为了看望弟弟而苦苦哀求。蒋民峰听了女儿的话长叹一声扭过头去不再说话。媛媛知道爸爸已经默许……写得很累,也许是因为惨的淡成绩而影响到心。再次厚颜地说一声,请你对本书投出你宝贵的一票!各位亲,来玩玩,看看骆晓宾他们究竟能玩出什么花样儿!

重要声明:小说《死亡探险之探秘传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