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佳人 勾起离人相思意

    骆晓宾一夜都被同一个恶梦纠缠着。当他地三次被吓醒时,已经是五点,于是他再也不肯睡去,洗澡之后,就躺在上。但困意总是不停地侵扰,他一次又一次地在额头上抹风油精,总算是熬到了天亮。    骆晓宾听见妈妈和姐姐同时打开房门的声音。“呼…!好不容易等到妈妈她们起了。”他正穿着衣服,却听到姐姐在问妈妈:“妈,昨晚是谁那么大半夜的还洗澡?哗哗的水响吵得我睡不着觉。”    “不知道啊,半夜谁会洗澡?你听错了?”    “这怎么会听错呢?我还想起来看看的,可是有点害怕!”    “怕什么?咱家里可是干干净净的。难道真有人洗澡吗?那会是阿宾还是阿易?”    “是我。”骆晓宾打开房门,无精打采地说。    “是你?”“我就说有人洗澡嘛。”谢裕玲和骆晓娟同时看向骆晓宾,只见他眼圈有些发黑,精神极其萎靡,显然是没有睡好的结果。母女俩异口同声地问:“你怎么啦?”    骆晓宾还未来得及回答,又听见姐姐自作聪明的说:昨晚是不是吐了?我就知道,你都醉成那样子了不吐才怪。骆晓宾心里暗暗说道:要是只是吐了,我还没那么难受呢!苦笑了一下,说道:“我没吐呀。”    “没吐?那你干嘛半夜起来洗澡?你不会是……”骆晓娟说道这里突然捂住嘴巴,脸上泛起一阵红晕,眼里闪过一种异样的目光。    骆晓宾看到姐姐的样子,知道她想歪了。被姐姐这样误会,心里很是不悦:我这么谦谦君子的人怎么会干那么龌龊的事?“姐,你在说什么呢?我昨晚做了一宿的恶梦,呼…两睡衣都被汗湿透了。你还在这里取笑我。”    骆晓娟觉得作为姐姐的自己竟然这样误会弟弟,顿时显得有些窘迫,正想问问骆晓宾做了什么样的恶梦,以解除自己的尴尬。但却被谢裕玲抢先了一步,只听谢裕玲关切地问道:“阿宾,你怎么啦?到底做了什么梦?把你吓成那样?”    骆晓宾把昨夜的梦境说了之后,谢裕玲和骆晓娟都吓得额头微微冒汗。谢裕玲蹙起眉头,不解地说道:“怎么会做这样奇怪恐怖的梦呢?是不是你去探险受了太多惊吓,故而产生了恐惧心里,所以才会做这样的梦?”    骆晓宾摇了摇头,然后又点了点头说道:“也许!妈,我今天想把那些东西带去给宁老师看看。我有很多问题不明白,所以想请教宁老师。”    谢裕玲点了点头,说道:“好,不过,你精神不太好,在路上要注意安全。昨天,我听阿祺说,你们在医院出来的路上,就因心不好差点撞到人。那可是很危险啊。”    骆晓宾点头说道:“妈,我会注意的,你放心。”    早餐过后,骆晓宾打开自己的个人保险柜,犹豫了一会儿,最后只拿出了那块金鸡黑玉,塞进自己的挎包。走出房门看见骆晓娟也还没有出门。于是问道:“姐,怎么还没走?都快到八点了。”    骆晓娟露出一个灿烂的媚笑:“嘿嘿,姐今天的车坏了,还在4S店呢!你…,嗯,你能不能送送我?”说话间,骆晓娟的神态显得极为扭捏。    “姐姐,干嘛那么扭扭捏捏的?我是你弟弟呀,只要你吱一声,那就得送你呀!就算不是你弟弟,嘿嘿,就冲你那一笑,不送都不行啊。”骆晓宾坏笑了一下,然后对着厨房喊了一声“妈,我们走了。”就和骆晓娟走出了房门。    姐弟俩走在梯间,骆晓娟忽然问骆晓宾:“你说姐姐漂亮吗?”    骆晓宾被骆晓娟这突然的一问,弄得有些惶惶,他不知道骆晓娟此文到底有何意,只好随口答道:“漂亮啊!怎么啦?”    骆晓娟并没有回答骆晓宾,只是嫣然一笑,脸颊泛起一阵红晕,眼睛里闪过一抹光彩。骆晓宾看到姐姐一幅花痴模样,已经猜出了大概。心里不由好笑:姐姐也思了!于是带着有些戏谑的成分问道:“怎么?有男朋友了?”    骆晓娟知道骆晓宾是在取笑自己,忿忿地说:“怎么,只准你有女朋友,就不许我有男朋友?”    骆晓宾大笑道:“嘿嘿,还真有啦!恭喜恭喜!什么时候带来我看看,我要和他PK一下”他翘起拇指指着自己的鼻子“如果能PK过我,那我就叫他姐夫,否则,炒他鱿鱼,重找!”    骆晓娟被骆晓宾的自恋逗乐了“嘻嘻,这又不是找员工。哦,对了,你要去找宁教授,不先打电话说一声吗?要是他不在怎么办?”    骆晓宾被姐姐这一提醒,这才想起忘了预约。拍了一下脑袋说道:“哎呀,我把这么重要的问题给忘了,谢谢姐姐提醒。”    骆晓宾给宁老师打了电话,得到了同意的答复之后,又给冯绍祺打了一个电话,问他要不要去,结果冯绍祺说他对那些搞研究的事没兴趣。其实冯绍祺是要去找邹玉芬。这事儿骆晓宾后来才知道,当然是把冯绍祺狠骂了一顿,说什么这泡妞的事也不叫上他。把冯绍祺汗的…    ……    樊城大学的教师公寓,在校区旁边的文苑小区。整个小区都被花草树木包围着,尤其是小区广场上,虽已进入秋季,但还是百花艳芳,一颗颗四季青的小树站立在百花丛中,随风摇动发出呜呜的声音,仿佛是在诉说它们与花为伍的兴奋。    教师公寓位于小区东面,在公寓的505号的客厅内,坐着一个满头白发,精神奕奕,带着一副金丝边眼镜的老人和一个年级和骆晓宾差不多的靓丽女孩。    “爷爷,谁大电话给你?要来我们家吗?”    “就是我常常给你提起过的那个我最得意的学生骆晓宾,他说今天要带一件东西过来给我看看。馨儿,你不是一直想见他吗?今天就是个机会。呵呵!”    骆晓宾站在505的房门前,按动了门铃。随着房门被打开,映入骆晓宾眼帘的不是那个熟悉的童颜鹤发的影,而是一个青活泼的靓丽姿,骆晓宾的眼睛顿时一亮。    只见开门的女孩一头淡棕色的长发被扎在头顶,余下的像喷泉一样垂向脑后。一张标准的东方女孩的瓜子脸,没有经过化妆,但那小嘴依旧很红润,如同一颗熟透的大樱桃,看的骆晓宾有了想啃一口的冲动。高鼻梁上的那双大眼睛里秋波微转,令人心醉神迷。长长的睫毛与掩藏在留海之中,若隐若现的略微淡描的柳眉相映成趣。留海两边各垂下一缕不太长的发丝,贴着粉嫩的脸颊,然后微微内曲垂只下巴。    上内穿着一件绿色宽松的大领口底衫,底衫虽然宽松,但在部的位置,仍旧显得有些紧绷。那一条像两座雪峰之间的峡谷一样的深深沟壑,让骆晓宾看得眼睛都直了。一块心形的翡翠吊坠夹在沟壑顶部,外面着一件天蓝色的七分袖针织开衫波浪边罩衫。    在一条黑色金链短裤的衬托下,那本就白皙修长的美腿,就更加修长白皙了。骆晓宾看着面前的女孩,不算是万中无一的大美女,但绝对是百里挑一的可人儿。    美人再美,终归是属于别人,多看了几眼,反倒让骆晓宾平添许多愁。他想起了自己的女友,她虽及不上眼前这个女孩的漂亮,但她真真正正属于自己,真真正正能让自己意乱迷。只可惜她在远方,这让窦初开的少年心里一阵酸楚:“我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到丹丹呢?”    相思!离愁!    天涯地角有穷时,只有相思无尽处!

重要声明:小说《死亡探险之探秘传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