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钱胖子

    两人开着车,漫无目的地在樊城的大街小巷穿行。两人都没有说话,也无话可说。    “嘎…”    骆晓宾看见车前有个年轻人横穿马路,急忙踩住刹车,车在距那人三十公分左右的地方停了下来,车内的两人都吓出了一冷汗。骆晓宾正想大骂,没想到那人却先开口骂开了。    “怎么开车的?没长眼睛呀?看见都红灯了还在往前开,老子和你无怨无仇的,你娘的干嘛要这样害老子。”    骆晓宾心本就不好,被那个人这番痛骂,心头顿时火起,也不管谁对谁错,跳下车指着那人的鼻子:“骂谁呢?找死啊!就算老子的错,你犯得着这样脏话连篇的骂吗?”    “哟呵,你的,闯红灯你还有理了是!走,见交警去。”那人说着就拉着骆晓宾的衣袖往远处的交警亭拽。    冯绍祺本来没打算管这事,可看见那人正在拉扯骆晓宾,这下他可不依了。跳下车就对那人吼道:“把你娘的臭手放开,想打架是不是?靠你妈,老子们的车撞到你了吗?还见交警,见你祖宗还差不多。”    这时,一大群人站在马路边上对几人的争吵围观起来。有的指指点点,但大多数人的脸上都是一幅幸灾乐和,事不关己的看闹的表。    “可你们吓着我了。”那人被冯绍祺那凶神恶煞的样子吓住了,虽然仍在嘴硬,可眼神已经泄漏了他内心的惧意,拉着骆晓宾的收也松开了。但看到看闹的人群越来越多,心里又有了底气。在他的交通观里,车是应该让着行人的。    “吓你妈呀吓,你还吓着我们了呢!你娘的从旁边斜穿马路,你看看,现在老子门的车都还没过黄线。你还敢拉我们去见交警。的懂不懂交通规则?”冯绍祺又向围观的人群喊道:“大家也来看看现场,也来评评看是谁对谁错。”    众人却听见冯绍祺要自己前去作证,顿时一片哗然,然后纷纷后退。人群里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句:“那位兄弟,你今天还是早走,那两个可是惹不起的主啊。”    那人见人群纷纷退避,好像对眼前这两位极为惧怕似的,有被人这样一说,知道自己今天是讨不到好果子吃了。于是转就想走。可是却被冯绍祺给叫住了。只听冯绍祺说道:“怎么就这样走了吗?是不是要留下点记号,也长点记嘛,免得以后再犯同样的错误。”这句话可把他吓得不轻,那个记号可不是随便留的。    “算了,饶了他,我们心不好,不能把气撒在别人头上。”骆晓宾对冯绍祺说道。    那人悬着的心终于落下,向骆晓宾感激的笑了笑,然后就像一只被打败的犬,夹着尾巴钻进了人群。那些看闹的人群见好戏才刚刚上演,就这样草草收场,心里大失所望,纷纷惋惜地离开。两人怕因心神不宁而再次出现刚才的那种况,于是决定弃车步行。    两人就这样无精打采地走着。转过不知多少条大街,遇到过不知多少美女,但这些都没能让骆晓宾的心有所好转,就连对美女最感兴趣的冯绍祺也少了以前的激。    渐渐地,两人发现边经过的人群少了。抬头看了看,原来他们竟然来到了古玩街。    “噫,这不是古玩街吗?走,我们找个门市进去看看。”冯绍祺的脸上露出了今天的第一丝笑容。    骆晓宾却有些犹豫,说道:“我们又不买古玩,进去干嘛?”    “进去看看又不要钱,说不定还能打听出点什么消息来呢”冯绍祺说着也不再管骆晓宾,径自向最近的一个门市走去。骆晓宾没办法,也只好跟了进去。    门市并不大,里面摆着的东西也不算多。骆晓宾凭自己的经验判断,这摆着的大都是赝品,那些不是赝品的也是些年代并不久远的次品。老板是一个年纪约三十多岁的胖嘟嘟的男人,可能是因为上衣不好,竟然躺在一张逍遥椅上睡着了,连骆晓宾他们进去了他也不知道。    “咳咳!”冯绍祺假咳了两声,胖老板顿时被惊醒了。胖老板都市满脸堆笑,翻跳下逍遥椅,一边挪动旁边的椅子,一边说道:“哎呀!两位贵客何时进门的?你看我这竟然睡着了,怠慢了两位,实在是不好意思啊,请多包涵,请多包涵!来来来,坐坐坐!”    “你不用客气,我们只是随便看看。”冯绍祺把手背在背后,装出一幅少年得志的样子。看的后的骆晓宾直想笑。    “就是随便看那也是客人呀,再说,这古玩市场,哪有一进门就买下一件的主顾,还不是瞅了满条街才下手。呵呵,两位爷请坐,我去为两位沏杯茶来。”胖老板说着就走进了里面的隔间。两人也老实不客气地坐了下来。    “老板,你在这做古董生意多少年了?“冯绍祺呷了一口龙井,慢悠悠地问胖老板。骆晓宾知道冯绍祺又要开始他胡吹的本领,坐在一旁眯着眼任由和胖老板胡侃。    “不多,不多,仅仅七八年而已。不知两位爷怎么称呼?”胖老板的脸上的笑意好像一朵永不凋零的塑料花一样。    冯绍祺微微一笑,说道:“叫我阿祺,叫他阿宾好了。不知老板如何称呼?你有什么真品没有?”    “祺爷,您就别叫我老板,太生疏。我姓钱,知道我的人都叫我钱胖子。”    “钱爷爽快人,那好,咱爽快人说爽快话。今天我和宾爷来是想寻觅一件上好的玉器,不知道你这里是否有?顺便打听一下,进来可有什么好货。”    冯绍祺黑黑的脸上似笑非笑,半眯着眼睛,把有钱人的那一副高傲的样子演绎的淋漓尽致。    “祺爷,你找到我钱胖子,这算是找对人了。不是我吹,这整条古玩街的店面,好东西只有我一家。现在我手里还真就有一块玉佩,就是不知爷,您喜不喜欢。”    冯绍祺本来只是说着玩,没想到他还真有。顿时有些慌了,只好把求助的眼光投向骆晓宾,希望他能替自己解围。可是骆晓宾却只顾着自己喝茶,根本就不理睬他。只好一边在心里思索着等一下怎么收局,一边硬着头皮说道:“先拿出来瞧瞧。”    钱胖子在这古玩市场混迹这么多年,早已从冯绍祺刚才的眼神看出了坐在一旁不发话的才是正主。但他脸上的笑容依旧不减,说道:“祺爷,要不要经过宾爷同意呢?”    冯绍祺一听这话,知道钱胖子已经看出自己是个瘪三,也正好借此把自己闯下的祸交给骆晓宾处理。点了点头说道:“好,你问问他。”    骆晓宾本想看看冯绍祺等一下怎么收场,但冯绍祺却把这个责任推到了自己头上。知道自己不能再充当看客了。于是干咳了两声,说道:“钱爷,是这样的,东西我们一定是要要的,但不是今天。你知道,明器这玩意儿,不是那天都可以上手的。如果你觉得成就把东西拿出来看看,如果不成,我们就到别家走走。”    钱胖子低着头,犹豫了一会儿,然后,仰起他那永远不会变的笑脸,说道:“成,就当我钱胖子交了两位爷这个朋友。”……你猜骆晓宾和冯绍祺接下来了说什么,他俩居然说:我要推荐票,要收藏!呵呵,开个玩笑。祝书友,亲们,国庆节快乐!愿骆晓宾能伴你度过一个快乐的长假!

重要声明:小说《死亡探险之探秘传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