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探望

    红彤彤的朝阳冉冉升上远处的山脊,让大地都笼罩在一片红色之中,比起昨夜明月下的景色,有事另一番景象。    骆晓宾在上伸了伸懒腰,打着哈欠,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显得很是慵懒。一幅完全没睡醒的样子,但他必须起,因为今天他有两件很重要的事要做。    “姐,早啊!”准备去洗手间刷牙洗脸的骆晓宾看见正在吃早餐的骆晓娟,习惯地打着招呼。    骆晓娟放下碗筷,微笑着说道:“都七点了,还早吗?不过,对于你还是很早的。”    难道我每天都起的很晚吗?我可是每天八点就按时起的。“呵呵,姐,你这么早干嘛,反着你们那工作早一点晚一点都没事嘛。”    “谁说没事?我八点就有一个采访任务。再说,就算没事做,也得去报社呆着。”骆晓娟一边擦着嘴巴,一边说道。    “哇,那多辛苦,没事都要呆在那里,肯定闷死了。”骆晓宾感觉到不可思议,对于他这样的喜欢自由自在的人,觉得那种被工作束缚着的感觉一定很痛苦。    “辛苦是肯定的。”    骆晓宾很是同姐姐的辛苦,向她提出了自己认为最中肯的建议:“那还不如辞掉那份工作,反正薪水有不高!”    骆晓娟微微一笑,她并不赞同骆晓宾的建议。“你怎么老是想着钱?你知道吗,我很喜欢那份工作,就像你喜欢探险一样。虽然累点,但我觉得很充实。好了,不跟你说了,我要走了。拜拜!”    骆晓宾本以为自己的建议会得到姐姐的认可,却没想到她会嗤之以鼻。目送姐姐走出房门,骆晓宾摇了摇头,喀什了自己的事。    ……    中心医院的大门口,冯绍祺怀里抱着四束康乃馨,不是地掀起衣袖,看着手腕上的表,显得很是焦急。进出医院的人群不住地用好奇的眼光扫描这个抱着鲜花的男人,让他感觉更加不自在,嘴里不停地嘀咕着。直到骆晓宾的车到来才让他结束了这一尴尬。    冯绍祺钻进副驾驶室,就迫不及待向骆晓宾发起了牢:“说好八点半准时到的。你看看,现在几点了,都他妈三十五分了。你他娘的有没有一点时间观念,害得老子傻站在这儿,被那些人当成白痴一样看来看去。”    骆晓宾对冯绍祺的责问满不在乎,他的眼光却被带在冯绍祺手腕上的那块表吸引了。“你本来就是一白痴嘛。噫?你小子什么时候买了一块表?还是劳力士的!”    看着骆晓宾那直直的眼光,冯绍祺得意地说道:“嘿嘿,这是我哥昨晚送给我的,价值一万多呢!好看,什么时候你也去弄一块戴上,以后探险才有个时间概念,你说是不是?”    “对对对!是得去买一块戴上,可是我没那么多钱。”骆晓宾低下头,显得有些无奈。    “没钱?谁不知道你爸是樊城首富,跟我还哭起穷来了?骆晓宾,你真会装孙子!”冯绍祺一脸鄙夷,他觉得骆晓宾太过虚伪。    骆晓宾被冯绍祺这一说,显得有些窘迫,明显底气不足地说道:“我…,我爸虽然有钱,但他从不会一次给我那么多钱的。我积攒了这许久,也不到一万块呀。”    冯绍祺见是自己误会了骆晓宾,显得有些不好意思,红着脸说道:“原来是这样,我还以为是你小子装孙子呢!呃…!我们不是从古墓里带出了好几件宝贝吗?咱卖一件,不是就有钱了吗?”    “你小子疯了?那可是国家文物!你敢去卖?被抓到的话,少说也得判你个十年二十年的。老子可不想干那么愚蠢的事儿!”骆晓宾一脸正色,别说他是考古学生,就凭昨晚爸爸的话,他也不可能苟同冯绍祺的说法。    冯绍祺见骆晓宾有开始搬出那一法呀,国家呀什么的,心里老大不痛快,气鼓鼓地说道:“你他娘的就知道那些迂腐的东西,你想想,那些古玩市场的东西,哪一件真品不是属于国宝?可是还是有人贩卖,为什么他们没有被抓去判他个十年二十年?再说,那些深埋地下的东西,钥匙国家知道了,不早被发掘了?还会等你我去拿吗?如果你怕犯法,那去盗墓就已经是犯法了,你小子就等着被警察抓。”    骆晓宾知道冯绍祺也说的在理,还真就找不出理由反驳,但他总是觉得那样做有些不妥。于是不再和冯绍祺争辩:“这事以后再,我们现在还是看韩胜他们要紧。”说着再次启动车子,驶向医院的停车场。    可冯绍祺并不打算就这样罢休,依旧不依不饶地说:“你小子别想那么多,我们不全卖,只卖一件就好了。好不好?”    “好了好了!我考虑考虑。”骆晓宾蹙起眉头,显得很不耐烦。    冯绍祺见到骆晓宾这个样子,知道他已经开始动心了,于是不再把这个问题纠缠下去。只是在心里暗笑:“小样,敢和我谈理论,看我不把你忽悠下水。”    两人向护士打听好了韩胜和朱聪的病房号,便首先走向了韩胜的病房。推开病房门,看见韩胜住的也是间特别病房。此时只有韩胜独自躺在病上,好像是睡着了。    “韩胜,你睡着了吗?我和冯绍祺来看你了。”骆晓宾走到韩胜的前,轻轻地说道。冯绍祺则把鲜花插在已经插有两束花的玻璃瓶中。    韩胜只是有些犯困,并没有真正睡着,听见呼叫声,睁开眼睛看见是骆晓宾,脸色顿时露出喜色,只是看上去很是虚弱,不过,比在古墓时好了很多。他弱弱地说道:“你们来啦,你看,这病房里连把椅子也没有。”声音很小,也显得很吃力。    “没事,我们随便站着就行了,现在好些了吗?”骆晓宾替韩胜拉了一下,下滑了一些的被子,然后蹲下子。    “精神好多了,只是大腿这里还很痛。”韩胜露出一个感激的笑容,但在骆晓宾的眼里,那笑容很凄楚。不由一阵心酸,两颗带着自责的泪水滚出眼眶,挂在脸颊。    “对不起,是我害得你变成这样。”    韩胜知道骆晓宾心里所想,露出一个牵强的笑容,但眼泪却无声地滑出眼角,流向发鬓,流向枕巾。但他还是伸出有些颤抖的手去为骆晓宾抹眼泪。“这怎么能怪你呢!我还要感谢你和绍祺呢,要不是你们把握从古墓里背出来,我恐怕早死了。”    “别…别这么说……”骆晓宾此时的心里有很多的话,但他却一句也说不出来。    这时,冯绍祺也了走过来,看见两人都眼含泪水,心知两人此时的心,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只好呆呆地站在骆晓宾旁。    “你们两个还有脸来看他呀?”    骆晓宾和冯绍祺听见一个女的声音在门口响起,同时扭转目光,看见韩胜的妈妈手里提着一个饭盒,一脸怒气地从门口进来。两人同时站起,对来人恭敬地喊了一声伯母。    两人的恭敬并没有让韩胜的妈妈脸色的怒意有所消减,反而变得更甚。只见她厉声对两人说道:“你们两个还不滚出去?难道你们觉得害的我家胜儿还不不够吗?还要来打扰他的静养?”    “妈,你怎么能这样呢?他们好心来…”韩胜看见妈妈对骆晓宾和冯绍祺大发脾气,急忙阻止。可他的话还未说完就被妈妈挥手打断。    “他们好心?把你害成以后只能一条腿走路的残废,这还是好心?”妈妈声色俱厉的同时,眼泪也开始婆娑。    “妈,这不能怪他们。”韩胜极力地为两人申辩。    “那怪谁?难道怪我?如果不是他们把你带去探什么险,你会变成这样骂?你以后该…改怎么生活?”    “伯母,对不起!我们…”两人深深地低着头,哽咽着向韩胜的妈妈道歉。    “滚……!我不想看到你们!”    两人带着满脸泪花默默地离开了病房,他们曾听见韩胜微弱的喊声,但都没有回头。因为自责,因为后悔,因为人世间那复杂的感。    两人再也没有心去看望朱聪,决定先出去走走,舒缓一下心在回来看望。

重要声明:小说《死亡探险之探秘传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