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我不是鬼

    一连晴了十多天之后,樊城的上空终于下起了一场大雨。    秋天的大雨虽大,但它并不像盛夏时节的大雨那般狂暴!它就像双河村某个正喂孩子的黑幽幽的年轻村妇,虽然外表粗犷,但内心却是细腻的,充满柔的。黑压压的云团下面那淅淅沥沥的雨点,它带走了树枝叶、草叶、一切能被雨水洗刷到的物面上所沉积的尘土,也带走了连来秋老虎所带来的酷难耐,给人一种神清气爽的感觉。    这种大雨对于城市中的那些三餐之后就坐在办公室里,或者守着自己那间一整天都或许无人问津的店面的人们那绝对是场及时雨。但是,对于那些面朝黄土背朝天,顶着烈也要挥舞镢头于田间地头的农民来说,尤其是在收割的季节,这场雨就未必是一场甘露。可是老天爷要这么做,你又能奈他何?    大雨,已经从昨天早晨下到今天黎明,可是依然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    天空中那厚厚的云层能遮住太阳带给地球的炽,却挡不住太阳给予世界的光明。天,又开始放亮!    双河村的一个独家小院里,一家三口早早地就起了。女主人洗完脸刷完牙就踏进厨房开始她一天必须的工作。大约十来岁的小男孩则捧着书本,读着他还不太记得的课文,即便今天是星期天,也没有人监督他,但他还是没有一丝偷懒。男人则拖着一双整个脚趾都露在外的布鞋,站在屋檐下看着屋外还在淅淅沥沥下着的雨。他双眉紧锁,一脸愁容,嘴里不断地叹着气,手也不时地伸出檐外去探查雨点。直到屋里传出女主人喊叫吃饭的声音。    农村人的早餐并不像城里人那样简单,几个馒头面包一杯牛,或者几根油条两倍豆浆就凑合着过来,因为他们要干体力活,所以他们的早餐与正餐没什么区别。虽然今天下雨,但女主人已经习惯了他们的早餐方式,再说这年头又不缺少粮的,何必那么节约,亏了自己的肚皮!    席间,男人不住地往嘴里扒饭,但还是未能堵住他那焦急的心。开始抱怨道:“这雨都下了一整天了,咋还不停呢?再这样下去,咱地里的玉米就会自己长脚跑回家里来咯!”    “我说当家的,你就别急了,老天爷要这样整治咱农民,你急也没有用呀。再说,大家伙的玉米不都没有收的嘛,也不止咱一家,你急那作甚?”女主人倒是想得开的。    小男孩也开始插话了:“妈妈说的对呀!爸爸,你就别着急了!等天晴了,我放学回家后,也帮你们掰玉米去。”    男人和女主人看着自己懂事的儿子,都露出一个欣慰的笑容。男人还朝小男孩碗里夹了一些丝,以示奖励。可是刚刚得到奖励的小男孩,却说出了一句令他有些哭笑不得的话。    “爸爸,反正今天是个下雨天,你也没事做,不如咱们去河里捞鱼好不好?”    男人瞪着眼睛看着小男孩,心想,噢,这家伙帮着妈妈一起来安慰我,感是有他自己的目的呀!于是佯怒道:“哼!整天就知道捞鱼。你看你,瘦得跟鱼骨头似的,这都是吃鱼吃的太多的缘故!”    小男孩不服气地说道:“长的瘦与吃鱼有什么关系呀?城里人天天吃鱼,也不见得有多瘦呀?”    这时,女主人也张嘴说话,但男人好像知道她要说什么,狠狠地盯了她一眼,那已经快到桑眼的话就被硬生生吞回了肚里。    男人接着说道:“怎么没关系?你看城里人瘦的,尤其是那些女人,肚子都能被一根针穿过!不过嘛…,今天捞鱼到是个好机会!”    “耶…”小男孩知道爸爸已经答应他了,开始欢呼起来。    ……    百里峡男山背面,同样是一条峡谷,也同样和百里峡一样美轮美奂!但是,它却没有被开发出来作为旅游景点,一是因为它独特的岩层,不便于修建道路,更主要的原因是,当地人传言这条峡谷里闹鬼。    据当地人说,这条峡谷里每到夜深人静的时候,他们就会听见一种似人哭,像狼嚎的声音在这峡谷里响起,经久不息,听得人毛骨悚然。还有几个老人说,他们曾亲眼看见在这峡谷中的河面上,看到过一种体型类似于人,脑袋却像蘑菇,但没有鼻子没有眼睛的怪物。但这些都是传言,还不足可信。但前几年,有好几个在这河面上打渔的人,大白天的居然无声无息地消失在同伴的眼皮底下。这可是千真万确的事,警方至今还未找到他们的尸首。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呀,要是那些来此旅游的人在这里无缘无故的死了,或者玩上一个失踪,那旅游部门就吃不了兜着走了。所以,这里俨然就成了一片无人区,连捕鱼的人也很少来这里。    小男孩披蓑衣,手拿两个竹筐和一根鱼竿,站在泥泞的乡村公路上,扭过头问道:“爸爸,我们去哪里捞?”    “去男山背面的风峡和碧水谭。”抱着渔网的男人毫不犹豫地回答道,似乎他早已想好了今天的捕鱼地点。    小男孩一听说要去风峡和碧水潭,顿时就害怕起来,先前那种雀跃的劲头一下子就没了,还隐隐打起了退堂鼓。他把眼睛瞪得老大,结结巴巴地说道:“啊…去…去那儿呀?”说完话,连嘴巴也忘记了闭拢。    “怎么?怕啦?瞧你那胆儿,咱正不怕影子斜!大白天的,我就不信还这有鬼!去还是不去?”男人看着小男孩,有些怒意地问道。    小男孩看见爸爸有些怒意,好有些鄙视的眼神,顿时,那初生牛犊不怕虎的血精神就来了,拍了拍他那弱小的脯,朗声说道:“去就去,有爸爸在,我还怕什么呀!”    “咦?爸爸,这辆车都在这里停两天了,怎么没人开走啊?”在乡村路的尽头,小男孩看着冯绍祺那辆已经被溅满泥浆的现代车,好奇地问道。    “嗨,这谁知道!或许是城里人家里的汽车太多,没地方停,所以就停在这里了?”    小男孩一脸羡慕:“城里人真好!汽车多得用不完!”    ……    虽然大雨下了一整天,河里的水位也涨高一些,但却并没有变得浑浊。这就是政府近年来大力止滥砍乱伐所取得的成果。    一叶扁舟,就像一片树叶,飘飘,驶向金鸡庙前的峡谷。然后穿过峡谷,在一个很大的像一个小水库的水潭上停了下来。    大约九点过后,大雨停了,乌云很快散去,那灼的阳光又倾洒到了大地。不一会,水面上便起了一层薄薄的、淡淡的雾气。    “小虎子,我们已经捞了一筐鱼了,差不多该回去了。”男人看着已经快装满的竹筐,朝小男孩喊道。其实在他的心里,还是惦记着他的玉米。    正在从鱼钩上摘鱼的小男孩看了看男人,然后点点头:“好。”    就在父子俩收起捕鱼工具,准备返航的时候,小男孩尖叫了起来:“爸爸,你快看,水潭中央!”声音带着惊慌和好奇。    男人顺着小男孩的手指看去,只见水潭中央的水流出现了一个直径约莫五米的大漩涡,漩涡还在继续扩大,水潭的水位也开始急速下降。好在他们的小木船,离漩涡很远。饶是如此,男人看到这一幕,心里也开始惊慌起来,难道真有水怪或者鬼?    “快!划船离开这里!”男人迅速作出反应,双手奋力地划桨,只是小男孩却没有他那般镇定,体不住的颤抖,那沉重的橹杆就是在平时使用起来也非常费劲,何况此时?    当父子俩把船划到河道入口时,两人都傻眼了,河道与水潭之间已经不再是先前那样平坦,而是出现了一道一米多高的瀑布,而且瀑布还在继续变高。    小男孩看到这幅景,吓得大哭起来:“爸爸…我们…我们怎…怎么办?”    “别怕,儿子,我们把船划到岸边,从山上回去。”男人毕竟经历的风雨要多一些,虽然心里惊慌,但他很快就想出了解决问题的办法。    虽然他的办法是想出来了,可是,还未来得及实施,就被漩涡引起的乱流把他的小船带向漩涡中央的方向。任凭他如何划动船桨,小船始终就像掉进水里的蚂蚁一样,不停地旋转,然后慢慢地飘向漩涡中央。    小船即将达到漩涡主力时,漩涡却突然消失了,水位也开始慢慢上涨。这让以为必死无疑的父子俩兴奋了起来,尤其是小男孩,开始在船上手舞足蹈起来,差点栽进水里,幸好男人闪电般地把他抓了回来,当然,一顿臭骂是免不了的。    “咕噜噜…咕噜…”    男人正教训着小男孩,准备划桨离开时,突然水里冒出一串气泡来,紧接着,两个靠在一起的满是血痂的,还带着头灯的脑袋露出了水面。    “啊…鬼呀!”眼尖的小男孩看着水里冒出的人头,刚才的兴奋一下子变成了恐惧,迅速蹲下子,把脸埋在甲板上大叫起来。男人听见小男孩的惊叫声,也把眼光看向水面。顿时也别吓得头皮发麻。    “哪里来的野鬼,看老子今天打死你!”男人虽然也害怕,可在自己的儿子面前,总不能表现的太过懦弱,于是起船桨就拍向其中在一起的两颗脑袋。    “喂喂喂,我们不是鬼呀,我们是人啊!”那四颗脑袋正是从古墓里逃出来的骆晓宾他们。背着韩胜的骆晓宾最先浮出水面,看见水面上有一艘小木船,心里正在高兴。准备喘口气之后再向船上的人打招呼,求他们捎自己一行人一程。可刚喘完气还没来得及说话,就看见一个男人拿着船桨向自己拍来,还大骂自己是鬼。只好大声喊了起来。    “哎呀!现在的鬼居然能说人话啦?可惜,俺是专门治鬼的燕赤霞,你碰上我算你倒霉!”男人一边说着一边把船桨狠狠地砸了下去。    骆晓宾急忙潜进水里,勉强躲过了男人的船桨。再次把头伸出水面,看见男人已经开始划船离开。骆晓宾急了,这好不容易看见的救命稻草,岂能让它就这样断了?大声对船上的男人喊道:“大哥,我们真的不是水面鬼,是去金鸡庙探险的人,只是不小心掉进了河里,求求你救救我们,我的朋友被摔断了腿已经昏迷,需要马上送去医院救治。”    那男人根本就不离骆晓宾,反而挥动船桨的频率越来越快。    骆晓宾只好垂头丧气地朝岸边游去。这时,冯绍祺也游出了水面,他看着那刺眼的阳光,发出一声来自内心的欢呼:“哈哈,我终于又回到了这个人类的世界!”

重要声明:小说《死亡探险之探秘传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