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希望

    “咚咚……”    当骆晓宾和冯绍祺装好东西,各自背着一个昏迷的人像喝得伶仃大醉的醉汉一样东倒西歪跑到通往冥的石门下面时,就听见后传来一阵阵石块落地的声音。两人都暗自庆幸地吁了一口气,都为躲过灭顶之灾而感到兴奋。    然而,劫后余生所带来的快乐并没有让两人兴奋多久,因为他们看见了冥中的景象比后寝中的还要残酷。那坍塌下来的乱石块已经把出去的那条唯一的通道堵得严严实实,冥的穹顶还在像下雨一样不停地向下掉着大大小小的石块。而且,他们边的墙壁也开始裂口,扭曲,变形,眼看就支撑不住而倒塌。    靠在石门框上的骆晓宾望着那即将坍塌的冥,心里万念俱灰。他扭过头看着惊慌失措的冯绍祺,说道:“完了,这次我们真的要被活埋在这古墓里了!冯绍祺,你会怪我吗?”他尽量把语气说得平静一些,然而,他脸上那悲伤的神色却是怎么也掩藏不掉的。    “的什么时候变得跟一个娘们似的?有一句话叫做啥?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留取…”冯绍祺闭目思索了一下,突然睁开眼睛,朗声说道:“啊,留取友到来生!”    文天祥的豪言壮语被冯绍祺胡乱一改,虽然变了味儿,但听得骆晓宾心里一阵暖洋洋的,同时,也更加自责和内疚。想到自己即将被掩埋在这古墓中,以后再也不复见到自己想见到的一切,心里一阵惆怅,但他没有再哭。只是喃喃地说道:“也不知道是否真的有来生?如果有的话,我一定要好好珍惜你这个朋友!”这话似乎是对他自己说的,也好像是对冯绍祺说的。    冯绍祺见骆晓宾那一幅哭丧的脸,心里更加难过,但他还是忍住了自己的难过,还开始劝慰骆晓宾:“别他妈一幅哭丧脸,咱哥几个,死也要死得像个男人!再说,说不定,等一下这坍塌就停了,我们不是就能逃出去了吗?嘿嘿”    冯绍祺说出最后一句话的时候,他就开始后悔了:“我怎么能说这么不切实际的话来安慰他?他娘的,连我自己都不相信这垮塌会停下来,他还会信吗?冯绍祺呀冯绍祺,你怎么这么笨,连安慰朋友都不会!”    果然,骆晓宾对冯绍祺露出一个苦笑:“我知道你是在安慰我,我谢谢你!不过,你也说的太假了点。要是,真如你所说,回去之后,我一定带你到名豪酒享受几晚,服务随你挑!”    “真的?如果真出去了,你别赖账啊?”冯绍祺听了骆晓宾的话,顿时忘记了此时还置于危险之中,心花怒放得差点把背上的朱聪丢掉,去和骆晓宾来上一个拥抱。    骆晓宾认真地点了点头,微笑着说道:“当然!只是,前提是要出去之后!”    最后的一句话,把忘形中的冯绍祺拉回了现实,只见他兴奋之色顿时黯淡下来。“无论能否出去,我都非常感激你的盛!”    接下来,两人都开始沉默,因为死神的脚步越来越近了。那墙壁也开始簌簌地掉落石屑。两人都慌乱地躲避那些石屑,防止它砸伤自己,砸伤背上的伙伴……即使那些石屑最大的也不过拳头大小,可有谁敢保证,它砸在头上不会要了人小命?虽然,两人都清楚在不久的将来,都会死在那些乱石之下,可晚死一分钟总是要比早死一分钟好。    石屑渐渐变得大了起来,两人躲避起来就更加费劲了。且不说墓室在摇晃,只说背上背着一个体重超过一百二的人,行动起来本就已经很艰难了,更何况要在摇晃中躲避那如雨的石块,其难度可想而知。    就在两人累得快要放弃躲避的时候,摇晃突然停了下来,石块也跟着停止了掉落。满头大汗的两人都把不明所以的目光投向对方,希望对方能给自己一点点解答。当两束目光接触,才知道,对方比自己还要疑惑。两人就这样怔怔地望着,都不知接下来该做什么。    有时候,人真的很奇怪!掉石头的时候,他们盼着它能停下,然而真的停下来了,他们却又不知所措。    “哗…轰轰…”    水流声!水流冲破障碍的那一刹那所爆发出的声音!    就在两人茫然失措的时候,一声巨响从寝中传来。两人回过头望去,只见寝的穹顶中央破开了一个大洞,一道水帘正从破口出倾斜而下,大有银河落九天的气势。    “哈哈,我们有救了!”脸上闪着兴奋光芒的骆晓宾对冯绍祺大声喊道。要不是背着韩胜,他一定会来上几个空翻发泄一下内心的狂喜。    冯绍祺的脸上顿时露出和骆晓宾一样的光芒问道:“你想到出去的办法啦?”    “等一下从那灌水下来的地方出去。快用绳子把朱聪拴在背上,待会游泳时会方便灵活一些。”骆晓宾一边说一边放下韩胜,从背包里摸绳子。    冯绍祺一边摸着绳子,一边有些担忧地问道:“能有别的办法吗?他俩都昏迷着呢,不会像我俩一样屏住呼吸,在水里肯定就会呛水的。”    “这他妈还真是个很严重的问题。”骆晓宾略作思索后,斩钉截铁地说:“想从来时的路出去,那根本就不现实,且不说凭我俩无法搬开那些堵住通道的大石块,就算搬开了出到墓道去,我们一样会被淹水。再说,谁知道外面墓道里又是一个什么样的况。就退一万步,那墓道是畅通的,但在我们打开通道石门的那一刹那,囤积在墓室里的水会被瞬间释放,而我们一样会被那股力量冲得粉碎骨。只能尽最大努力游出水面。所以,这个破洞是我们唯一的一条能走出古墓的路了!等会儿,我们只能把体的潜力发挥到最大,希望能尽快出到水面。”    冯绍祺见骆晓宾说得有板子有眼儿的,也不好再反驳不是。“好。我都听你的!”只是他那双眼睛却一直盯着穹顶那个破洞,好一会儿才自言自语说道:“只是不知道水域的那头又将是哪里?”……    晚上十点还有一章,敬请关注!    域雪很勤奋,盼望着你也有所表示!

重要声明:小说《死亡探险之探秘传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