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绝望

    “他怎么样?”

    人未动,声先行!骆晓宾砍下最后一剑,还未转就开始发话问冯绍祺。

    “还好,应该能撑得住,但是,他昏迷了。”

    骆晓宾听到这一回答,紧绷的心被放松了一点点。当他来到韩胜旁,看见他面色苍白,双目紧闭,呼吸声相当微弱。上到处都是深浅不一的抓痕,好在抓痕中已经停止了流血。只是那断腿,虽被冯绍祺撕了衣服条包扎了,但血珠还在从布条缝中溢出。

    骆晓宾的眼泪再一次溢出。他多么渴望这又是他的一种幻觉,可是当手指触及韩胜的体,那有些偏低的体温告诉他这一切都是真真实实的。他多么希望,躺在地上的那个人是自己,那样虽然体很痛,但心不会像现在这样痛,这么内疚。

    “骆晓宾,别再哭了。这既然已经成了事实,哭又有什么用?能挽回这悲惨的局面吗?再说,我们还没有找到朱聪,而且,出去的路也还不知在何方呢?”

    在面对这样的时刻,冯绍祺永远都要比骆晓宾冷静。这或许是作为街头混混头领的他,见过太多的流血事件吧!

    回到冥,骆晓宾对背着韩胜的冯绍祺说道:“你背着韩胜不方便,就在这里等我吧,我去右边的耳室看看。”

    冯绍祺没有像刚才争着背韩胜那样与骆晓宾争辩,只是说了一声“小心点”就自顾自去找地方将韩胜放下。

    ……

    右边的耳室就是左边耳室的一个镜像,只是里面摆上了一些东西。都是些毫无价值的破铜烂铁之类,不值一提。别说现在怀着寻找朋友之任的骆晓宾,就是以前,他也不会去看上一眼。

    后面的配室,又一次带给骆晓宾失望。里面只有乱七八糟的十几具骨架。想必是那些修建陵墓的工匠,被那灭绝人的张承志杀害在了这里。当然,这仅仅是骆晓宾的推测。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骆晓宾捧住自己的脸蛋,来回揉了几下。现在他唯一的希望就只有最后一间墓室——寝

    心又开始忐忑不安!

    ……

    “没有?”

    冯绍祺从骆晓宾独自一人走出耳室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结果,但他还是问了一句。或许,只有这样才能让失望的绪得到些许安抚吧!但骆晓宾没有回答!因为沉默就是最好的回答。

    两人的心都低落到了极点!

    骆晓宾走到冯绍祺的边,在一张椅子上坐了下来。把子缓缓地向后靠去,再把脸慢慢地仰起,望向那沾满尘土的穹顶。他回想起了自己在‘激’冷饮点说服韩胜和朱聪的节…,回想起了四人在来时路上的有说有笑的场面…,回想起了在古墓里的惊心动魄的经历…,再想起在配室见到韩胜的那一刹那的心,他感到说不出的疲惫。

    美好的愿望、痛苦的结局,一幕幕…!泪水,不知何时淋湿了双鬓。

    骆晓宾的沮丧没能逃过冯绍祺的眼睛。冯绍祺或许是一个不太孝顺的儿子,也或许是一个不遵纪守法的良民,但他绝对是一个合格称职的朋友。

    “骆晓宾,别这样好吗?发生这样的事,不是你我能够左右的!我相信,当韩胜醒来以后,他也会同意我的说法的。”为了使骆晓宾更快接受自己的建议,冯绍祺居然连出口不离脏的毛病也被自己强行改了,虽然只是暂时的,但也足见他对朋友的真诚。

    “我真的…真的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骆晓宾直起头,但眼泪却流得更加厉害,说话的声音也因鼻塞显得有些沙哑。

    “这不…”

    骆晓宾没有等冯绍祺继续说下去,就自顾自地倾诉和发泄:“我以后该怎么面对韩胜?怎么面对韩伯和易婶?要是朱聪再有个什么好歹,我这一声就真的生不如死了!”

    “骆晓宾,我一直都认为你是一个很勇敢的人,为什么要这样想不开呢?就算你现在自杀在这古墓里,你能换回韩胜失去的那一条大腿吗?不能吧?既然这样,那有何必作茧自缚呢?我们现在最重要的是找到朱聪,然后把他们带出去治疗!”

    骆晓宾被冯绍祺的一席话说得开了窍,立即站起,擦了一下眼泪,抹了一把鼻涕。对冯绍祺狠狠地点了点头,“你说的对,谢谢你!”

    冯绍祺见骆晓宾有重拾信心,露出一个欣慰的笑容,拍了一下骆晓宾的肩膀。骆晓宾也对他抿嘴笑了笑,只是那笑容带着无尽的苦涩,透着无以言喻的伤感。

    ……

    寝要比冥大很多,寝中央横着摆着两具大大的青石棺椁,四周的墙壁上也都雕上了一些浮雕,都是一些民俗风,打渔狩猎等民间常见的雕刻。每一个角落里都堆放这一些还算过得去的瓷器,青铜酒樽等。但骆晓宾此刻没有半点心思去观摩研究那些他曾经为之痴迷过的东西。倒是冯绍祺,看见那些瓷器眼睛里开始放出光来。冯绍祺连韩胜也忘了放下就急忙跑到离他最近的一个角落卡是观察那些瓷器和青铜酒樽。

    虽然,冯绍祺对古董不太内行,但他想到这是座明代古墓,看样子还从无人问津过,再看了看那些瓷器古朴的外表,就在猜想这些瓷器随便带一个出去,再怎么也得值十多二十万吧!

    骆晓宾在寝中依旧没有看见朱聪的踪影,他心里怀着的那最后的一丝希望也成了泡影。他再也受不了这种打击,只觉得眼前一黑,便晕厥过去。

    冯绍祺心里正乐呵呵地想着待会儿一定要把那些瓷器带上几个回去。就算不值钱,放在家里当作摆设也成啊,也让别人知道自己不是一个大老粗,也是一个懂得收藏,有调,有雅兴的人。他还在想着回去以后是不是也要去弄几幅赝品的字画,来挂到自己的房间中。忽然,一声物体到底的闷响声打断了他的臆想。

    当冯绍祺转看见倒在地上的骆晓宾,脑子顿时如被棍棒敲击了一般,‘嗡嗡’地叫了起来。冯绍祺放下韩胜,跑到骆晓宾边,对他又摇又喊了一阵子,可骆晓宾就是不见醒来。无论冯绍祺先前多么的冷静,此时也开始慌神了。三个伙伴中,一个重伤昏迷,一个失踪不知去向,剩下的这个,一直是自己的主心骨的骆晓宾现在居然也人事不省了,这叫他如何能做到古井无波?

    。。。。

    今晚还有一章,大约在十点,敬请期待!

    再次厚颜地求各位读者,推荐票饥渴啊,请伸出你尊贵的手,帮忙在推荐的位置上点击一下!安慰安慰吧!

重要声明:小说《死亡探险之探秘传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