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再遇韩胜

    危险和恐惧来时恰似梦幻,去时亦如闪电!两人很快就从惊惧中挣脱,像行尸的方向追去。

    “你刚才有没有看清那行尸是男的还是女的?”

    骆晓宾见冯绍祺在奔跑中还问这么无聊的问题,没好气的回答道:“怎么?你想泡它做你老婆?”

    ……

    两人连上的关节都没有活动开来,便来到了墓道的尽头。一堵石墙拦住了他们的去路。待两人检查了石墙周围包括天花板之后,并没有发现什么机关暗道之类的,于是,两人的心里又迎来了一位叫疑惑的客人。

    “我靠,那行尸这么短暂的时间藏哪去了?”

    冯绍祺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发现骆晓宾的脸上有着与自己同样的疑惑,心里知道自己又白问了。

    “找!老子就不信那行尸有钻天遁地的本领。这附近肯定有机关或者暗道。”

    仔细,已经不能用来形容此时的骆晓宾他们的找寻。那是仔仔细细中的仔细!

    两人一左一右,从墓道的尽头开始,把墓道两边的石壁两米以下的每一寸肌肤都摸索了一遍,两米以上的地方,虽然手不能触及,但也未能逃过他们的目光的猥亵。

    “冯绍祺,快过来。”

    功夫不负有心人,右边的骆晓宾,终于在距尽头二十的地方,发现了一处只有一寸见方的小块。小块与石壁一样平整,但周围有细如纸张的缝隙,如果不是骆晓宾寻找的极为仔细,根本就很难发现它。就连冯绍祺过来,骆晓宾都为他指了两次才被他看见。

    随着小方块的下陷,然后缓慢地弹起。左边与之对应的地方,一块石墙悄无声息地转动,一道能容两人同时进出的门出现在他们面前。

    两人刚刚踏过石门,还未来得及欣赏石门背后的景色,石门便再次悄无声息地回转,将那道门隐藏得不露一点痕迹。两人的眼神再次相撞,虽都未发出声音,但彼此都知道对方在说:“完了,我们又被关进了牢笼!”

    ······

    “啊······”

    尖叫声又响了起来,在前面的不远处!只不过,这次的叫声换成了男音。

    “娘的,这还有完没完?”正待观摩面前景物的冯绍祺被这一声尖叫吓得收回了目光,生怕再次看见那可恶的行尸,体不由自主地向骆晓宾靠拢。

    骆晓宾看着冯绍祺的样子,并没有责备,因为他的感觉和冯绍祺一样。两人的距离缩短一点,心里就会踏实多一点。“我觉得这声音不像是行尸发出的,倒像是韩胜的声音!”

    被骆晓宾这一说,冯绍祺也感觉那声音似曾熟悉。“难道他们遇到了危险?行尸……”

    奔跑!似乎是他俩在这座古墓里必须的、不变的科目。此时的恐惧已经无法阻拦他们的脚步!有什么恐惧能够超过患难与共的兄弟的生命安全?

    十来米的巷道,眨眼间就被他们跑完。转过弯,迎接他们的是一间不算很大的方形冥,里面井然有序地摆着很多精美的家具和一些看似很珍贵的瓶瓶罐罐。除此之外,别无他物,韩胜他们更是不见踪影。要是换在平时,骆晓宾肯定会毫不犹豫去研究一番,可是此时,他的心里只有韩胜和朱聪的安全,其他的什么好啦、兴趣呀统统都是浮云,全部被抛之脑后。看古董的时间被耽误了,可以等到以后有机会再看。可是朋友的生命被耽误了,那就不是以后能再次找回的东西了。

    发现没有韩胜和朱聪,骆晓宾又以一百八十迈的速度冲向左边的耳室。冯绍祺也紧跟了进去。

    耳室和冥差不多大,但里面空空如也!没有韩胜和朱聪,哪怕只是一片衣服碎片,只有右边有一道门和门后是一片黑暗,如行尸那张开的嘴巴一样令人生畏。骆晓宾和冯绍祺都大失所望,一种不好的预感同时涌上两人心头。

    “后面还有一间,要不要进去看看?”

    冯绍祺依旧不变的那一贯询问的口气。只是这一次,他没有等待骆晓宾的回答就自作主张向耳室后面那间配室走去。因为他清楚,骆晓宾不会错过任何一个地方,即便是又一次失望。所以他一定会同意。再说,他自己也有同样的想法,也盼望着早一点找到自己失散的伙伴,而且这种想法的强烈程度不会比骆晓宾弱。既然都要进去,那又何必等待?

    骆晓宾这次居然被冯绍祺抢占了先机,是因为他的直觉告诉他,那门后很危险,而且那种感觉很强烈。所以他在想着万一遇到突如其来的危险时该怎么应对。虽然他不明白自己为何会有这种感觉,但想好对策总是有备无患的。是以微微出神,行动就比冯绍祺慢了一拍。

    对策,尤其是一个完美的对策,并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想得出来的!苦思无果而回转心神之际,却发现冯绍祺已经快到耳室的中央了。

    快步跟上,拽住了一下冯绍祺的衣襟。他要把自己的直觉告诉冯绍祺知道,哪怕只是一种感觉!在这黑暗的、处处都危机四伏的地下世界,有时候,突然间的感觉会是一张救命符。

    骆晓宾没有说话。但冯绍祺回头看向骆晓宾的时候,却从他脸上那凝重的神色和有些担忧的目光中读懂了他要表达的意思。冯绍祺微微颔首,然后举起手做了一个OK的手势,继而握了握拳头。代表着自信,也代表着鼓励!骆晓宾也做了一个同样是手势。然后,两人便用微笑作为战斗前的礼物!

    这一切都是在无声中进行的!这是一次心灵的交流,早就超越了语言的界限!只需要一个眼神或者一个细微的动作!对侣而言,这种交流被称之为心有灵犀,但对朋友而言,这就是默契!

    武器,是他们唯一对付危险的依靠!

    骆晓宾本想把短剑让给冯绍祺,但奈何那短剑一到冯绍祺的手上,就开始如骆晓宾第一次使用它那样挣扎。骆晓宾只好从背包中拿出那把军刀,交给冯绍祺。多一件武器在手,就多一丝战胜危险的希望!

    ······。

    耳室中一片宁静,只有两人那“沙沙”的脚步声。而配室中叶同样有一种“沙沙”声在配合着他们。就如同他们的脚步声回声一样。

    石门的距离在一点点被缩小,两人心中的忐忑却一点点在增加。因为那未知的危险!因为怕见到最不想见到的画面!但两人并没有退缩,因为该面对的始终都要面对。

    “五…,四…,三…,二…,一…”

    两人都在心中默默地倒计着到达配室门口的步数。

    “哗,”“蹬蹬噔,”就在时候,配室中突然传出一阵动的声响。像野兽被人惊扰后发出的那种动。

    希望与失望是等同的!

    尽管两人曾在心中无数遍祈祷不要出现那种他们最不愿意看见的场景。可是偏偏事与愿违,他们最不想见到的事,最终还是在配室中上演了。

    配室相比耳室要小一些。在与门口斜对面的角落里,浑上下都被鲜血浸染的韩胜就躺在那里,上已体无完肤,不住的抽搐。左腿从大腿开始就不知去向,要不是那口还在微微起伏,没人会认为他还活着。

    在靠耳室的那个角落里,大大小小的八具行尸围在一起,包括那个断了一只手臂的。它们的面前全是韩胜的衣服碎片,而它们的手上,脸上全都是血水和丝。有的嘴里还在不住的咀嚼,有的正把手伸进嘴里吸。其中一个小的行尸手上还拿着韩胜的脚掌准备往嘴里塞。可能是发现了站在门口的冯绍祺和骆晓宾两人,动作停止了,但那只手却停留在了半空中。其它的也同时停止了一切动作。

重要声明:小说《死亡探险之探秘传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