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张 误会的起源

    冯绍祺讲到这里,看着骆晓宾说道:“这后面的事,你都知道了。就不用我再说了吧?“骆晓宾没想到冯绍祺也经历了那么多的恐怖事件,还兀自惊讶,根本就不曾听到冯绍祺最后的问话。当他回过神,却发现冯绍祺已经停止了讲述,瞪着一双大眼:”没了?后来怎么样了?“

    冯绍祺一听骆晓宾的话,差点没被气得突出血来:“我说,你他娘的到底有没有听我讲啊?“

    骆晓宾一脸真诚地说:‘有啊,怎么没有?听着听着,你就不讲了,那后来呢?“。冯绍祺狠狠地在骆晓宾的额头上来了几爆栗,才忿忿不平地说:“后面的你都一起经历了还用我说?靠!真怀疑你是不是在真的听。”

    骆晓宾先是一阵傻笑,继而转为一脸严肃,眼睛死盯着冯绍祺,然后一字一句地说:“你说你见了那三尊雕像以后,就出现了梦境,还遇见了你自己的心魔,对吗?“

    冯绍祺被骆晓宾那样直盯盯地看着,心里已然不爽,却又听他问出如此怀疑自己的话,不由得火起:“靠!我有必要骗你这王八蛋吗?“

    骆晓宾并没有因冯绍祺的发火而生气,而是陷入了一阵沉思。然后自言自语地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们到底是谁?“

    冯绍祺见骆晓宾埋头苦思,忍不住好奇地问:“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骆晓宾抬头看了一眼冯绍祺,然后摸了摸他那根本就没有胡须的下巴:“那三尊雕像我也见过,虽然不是和你见过的那样骑在马背上,但从你描述的形态上来说,应该是相同三个人的雕像···“

    骆晓宾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冯绍祺打断了,只见他睁大了眼睛,一幅完全不相信的样子:“你也见过那三尊雕像?“

    骆晓宾微微地点了点头:“嗯,不但是见过,而且是见过两次。并且我第每次遇见他们的时候,都出现了与你类似的感觉。所以我才感到非常奇怪。“

    冯绍祺看着骆晓宾那一脸谨慎的神色,也开始觉得事并不是因为疲劳而出现幻觉那么见简单,于是小心翼翼地问:“你是说,我们出现的梦境都是因为这三尊雕像在作怪?”

    骆晓宾一脸惊讶地点了点头,他不大相信一直大着神经的冯绍祺居然能想出这样的问题。

    冯绍祺对骆晓宾的惊讶丝毫不介意,大声地说道:“那老子回去把那雕像砸烂,害的老子还给他磕了那么多个头。不砸了它,难解老子的心头之恨!嘿嘿!也顺便把那些珠宝捡回来。“

    骆晓宾见冯绍祺的脑子刚刚好使了点,现在又开始犯糊涂,真是既无奈有无语:“靠!**用点脑子好不好?你把那雕像砸了顶个用呀?我估计整个古墓都与这三尊雕像有莫大的关系,也许还不止。你能把这些都砸掉吗?”

    冯绍祺被骆晓宾一通臭骂,心里何时不快,但又找不出理由反驳,只好忿忿地说:“没···没那么严重吧?“

    骆晓宾见冯绍祺还是没有察觉到这座古墓的怪异,大有恨铁不成钢的感觉:“哼!**的整天就知道金银财宝。我问你,在巷道里那副奇怪的浮雕,你还记得吗?“

    冯绍祺不明白骆晓宾此时问这个问题的用意何在,只是含糊地点了点头。

    骆晓宾见冯绍祺点头表示记得才继续说道:“我在前面又见过那副图案,而且还多了两幅。那两幅更加诡异,像是在预示着什么,但我却实在想不出其中的含义。“

    冯绍祺露出一幅不敢置信的表:“还多了两幅?快说说,那两幅是什么样子的?“

    骆晓宾见冯绍祺一脸猴急的样子,微笑着说:“别急,待会儿回去的时候就要经过那里,我只给你看。拿来!“

    冯绍祺见骆晓宾把手伸到自己面前,大惑不解地问:“拿什么?“骆晓宾皮笑不笑地说:”夜明珠呀!“冯绍祺一听骆晓宾是问自己要夜明珠,顿时纵跳开,把背包捂得紧紧的:”靠!骆晓宾,你他娘的,太不道德了!老子好不容才弄了这一宝贝,你凭什么要来瓜分。你看看,你看看,老子的腿!“他一边说,一边把大腿上的伤露给骆晓宾看。

    骆晓宾看了看冯绍祺的伤,心里很不是滋味,但嘴里却依旧是不依不饶:“谁说是我要了,那夜明珠是历史文物,属于国家的,我···“

    骆晓宾的话还没说完,冯绍祺就无地打断他的话:“国你妈的头啊国,在这地下埋了这么多年,也不见国家派人来找,现在我找到了,那就属于国家的了?妈的,说什么老子都不给。我还指望它作定信物呢!“说着,又把背包搂紧了一点,眼睛却死死盯着骆晓宾的一举一动。大有一副谁和我抢财宝,我就和谁拼命的劲头。

    骆晓宾看了冯绍祺那要财不要命样子,开始忍俊不,其实,他也不是真的要冯绍祺的夜明珠,只是试试他到什么程度。骆晓宾忍住笑,表现出一幅得意的样子:“好,不给也可以。既然你的宝贝都不愿拿出来分享,那我们就只好自己找的宝贝自己要。但是,我丑话说在前面,到时候,你可别眼红,又说我们不够义气啊。“

    “才不稀罕呢!“冯绍祺嘴巴这样说,但心里却在心想“哼!你们能有什么宝贝,还不是眼红我的夜明珠才这样说的。“

    骆晓宾见冯绍祺这样说了,也不想再和他浪费口舌:“好吧,我们也休息得差不多了,该去找韩胜他们了,我的宝剑呢?“

    “诺,在那!“冯绍祺见骆晓宾不再向自己要夜明珠了。脸色一下子就缓和下来,但还是紧紧地抱着背包,只是努了努嘴,算是为骆晓宾指方向。

    骆晓宾捡起清风,用衣袖为它擦剑的血迹。这次清风虽然仍有轻微的铮鸣,但比骆晓宾初遇它时的那种桀骜不驯好多了。骆晓宾感到奇怪:“难道是因为那瞬间即逝的如电麻的感觉?“但现在不是研究这些的时候,他收起好奇心,装好宝剑转看见冯绍祺还站在原地。”走啊,还愣着干什么?“

    冯绍祺一脸的不自在,喃喃地说:“你···你走前面!“

    骆晓宾明白冯绍祺的意思,是怕自己走在后面偷摸他的夜明珠。骆晓宾看了冯绍祺一眼便头也不回地向他来时的路走去。只是在心里有一种无比的难受:“我是那样的小人吗?唉!这金钱还真是厉害,连我们这么推心置腹的朋友,也会为它而失去信任!”

    误会,只是一句话!或者一个动作!一种眼神!短短的一瞬间,它就会成型!但要解开,那需要的就不仅仅是漫长的时间…

重要声明:小说《死亡探险之探秘传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