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江山亭

    冯绍祺被青蛙一直围在水潭中心追咬,前进不得,后退也是徒劳,搞得手忙脚乱,险象环生。不到十分钟打斗,他的上,手臂和肩膀上已经有好几处皮开绽,正不停地冒着血丝,疼得冯绍祺龇牙咧嘴。手上的军刀,再也不能舞得像先前那般又快又圆了,看来已经快成强弩之末了。而青蛙只有左侧的后退上有了一道口子。当然,这还是大大影响到了它的速度。否则,照先前的跳跃扑咬能力,估计冯绍祺早就挂了。

    这本来就是一场不公平的战斗,胜负是毫无悬念的。只是苦了冯绍祺,打又打不过,逃又不敢逃,只能凭着那种“我还不想死“的意志在苦苦支撑着。

    青蛙在冯绍祺面前越两米的地方一跃而起,朝着他的面部袭来。冯绍祺大惊失色,因为,被它那一口咬中,不死也得破相。那可是他最不想见到的结果。如果它一口咬死了自己,那还好一点,反正一了百了。如果咬不死又令自己破了相,那自己和邹玉芬的事就彻底没戏了。有哪个女人愿意和一个大疤脸一辈子?所以他也顾不上还击就慌忙向一旁躲闪。同时大骂青蛙缺德。

    没想到那青蛙只是来的一招虚招,在冯绍祺面前一米的地方就下落,并钻入了水里。待到冯绍祺明白过来它的意图时,蹬腿想游开了去,但为时已晚。“啊···”,随着冯绍祺大声的尖叫。他的大腿上就少了一块皮。要不是他蹬那几下腿,让青蛙失去了准头的话,那稍等恐怕就不是一块皮,而是一条腿。

    冯绍祺被青蛙的这一咬,心里的那股狠劲又被激起,一边抱着同归于尽的想法和青蛙拼命,一边破口大骂:“你这只死青蛙,不去吃那些恶心的尸虫,而是来咬老子这么玉树临风,威风八面的人!你爷爷我今天非要宰了你这青蛙中的败类!”呵呵,也不知他什么时候成了青蛙的爷爷。

    他这发起狠来,果然,与先前是两个不同的概念。青蛙每次扑来,他都不再闪躲,而是直地把军刀往青蛙的肚子上招呼。所以青蛙的每次袭击,都只能在半途就扭转体,毕竟命还是要紧的,只是再也接近不了冯绍祺,更别说对他造成伤害。

    无论青蛙从哪个角度袭击。冯绍祺都能及时转,把军刀对准青蛙的肚皮。他的这种同归于尽的打法,让青蛙开始头疼,渐渐地就开始乱了方寸。这对冯绍祺来说却是天大的喜讯,因为这预示着他获胜的几率将大幅增加。

    青蛙再次高高跃起,想再次故技重施,去咬冯绍祺的大腿。但是,这次它的如意算盘打错了,而且错得特别离谱、错得一塌糊涂。冯绍祺见青蛙高高跃起,就已经知道他想要干什么,心里冷笑道:“你的,已经咬过我一次了。狗的,你当我是傻瓜呀?还会再让你咬我第二次吗?你娘的变过法子行不行?”

    当青蛙落下水面的时候,才发现冯绍祺已经在水里举着军刀等着它了,但此时,想要再次跳跃已经来不及了,因为军刀已经深深插进了它的肚子里。

    冯绍祺见这一招得手了,又迅速把军刀向青蛙的尾部划去,一条长长的口子顿时出现在青蛙的肚皮上。霎时,鲜血和肠子之类的迅速从这口子里涌出。看得冯绍祺又是一阵恶心。

    青蛙一阵痉挛之后,便再也不动了。可惜它那已经活了几百甚至上千年的生命,却断送在冯绍祺这个不起眼的、毛手毛脚的愣头小子手上。当然,这都是它不知道人类有一条叫做“吃一堑长一智”的古训的原因、也是它太低估冯绍祺的结果。

    冯绍祺浮出水面,想起上的多处伤痛都是拜这只变异的青蛙所赐,即便是它现在死了,也消除不了他心中的怒火。于是又举起军刀,在青蛙的尸体上戳了数十刀,直到他感觉已经力竭方才停下。这一通发泄着实令他心头的愤怒和仇恨减少了很多。

    消停下来之后,他准备一鼓作气游过水潭,可看见自己距对岸岸上还有很长的一段距离,凭现在的体力是绝对游不过去的。他只好决定爬到离他最近的亭子里休息一会儿,等体力恢复了在过去。

    冯绍祺在石墩周围游了一圈,发现亭子只有在他来时的右边有一个入口,而且还有一排石梯从水面延伸到亭子入口的地方,这倒让他省下了攀爬石墩的力气。当他登上亭子入口的时候,看见亭子入口的地方立着一块石碑,上面刻着“江山亭”三个篆体字。虽然冯绍祺不曾研究过古字,但和骆晓宾一起的时间长了,还是耳目渲染认得了一些。字是认得了,可为什么要在这森森的地下世界用上这样一个名字,就非他能猜透的了。

    带着好奇的心,冯绍祺绕过石碑,进入亭内。他刚踏进亭内,眼球立刻被对面的三尊骑在马背上的人物雕像吸引了。并不是因为那雕像有多特别,而是因为它很高大。高大的物体总是能最先吸引人的视野。

    三尊雕像都被彩绘过,一幅凶神恶煞的样子。最左边的雕像披铠甲,怒目圆睁,满脸的络腮胡须,手上提着一把长长的大刀,后的披风也雕刻成被风吹得飘起的样子。给冯绍祺的第一感觉就是威风,霸气。要不是他拿着一把大刀,冯绍祺一定以为他就是那个大喊一声也能让河水倒流的张飞。而右边的那尊虽然也是披铠甲,大睁着眼睛,手上也握着一根长枪,但却少了络腮胡须,同时也少了那份霸气,给人一种险狡诈的感觉。而中间的那尊雕像是三尊雕像中最高一尊,虽然有同样的络腮胡,同样的怒目圆睁着,但它却是最另类的一尊。因为它着八卦道袍,左手拿着拂尘指着地面,右手用剑指指着天空,一幅指点乾坤的模样。

重要声明:小说《死亡探险之探秘传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