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尸虫

    冯绍祺进入河道之后,看见河道的右侧有一处一米多宽的平台,高出水面有一米多。他爬上平台看向后的水潭,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那水潭上密密麻麻的布满了一种全通红的体型像蚯蚓,但头部却是蛇头的软体生物。这些动物有的相互缠绕成麻花状,有的头对着头撕咬。接着,又有更多的加入战斗,渐渐由两条变成一个大圆球,然后,在一下子散开,那场景说不出的恶心。冯绍祺看到这里,又开始呕吐,但先前已经把胃里吐得空空如也,现在就只能做做样子,发出“哇哇”的干呕声。

    冯绍祺的呕吐声惊动了那些恶心的生物。纷纷停止撕咬和缠绕,把头转向冯绍祺的方向,有的甚至开始向冯绍祺的方向游动。但冯绍祺只顾低着头干呕,根本就没注意那些生物已经开始快速向他靠近。

    当冯绍祺听了阵“吱吱”的叫声时,他面前的河面上已经到处是那种软体生物,连下脚的地方都没有了。他见到这一幕,心里惊慌的同时,后悔得肠子都青了。后悔自己没有立即逃走,非要停下来看看那些鸟尸怪,弄得现在被那些生物堵住了去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境地。

    冯绍祺见那些生物只在水面游动,并不上岸,心里又踏实了一点:“原来,这些东西离不开水。呵呵,那老子就不下去,看你能把我怎么着。”他坐在小小的平台上,与这些生物僵持起来。过了一会儿,那些生物有的忍不住了,开始向平台的石壁攀爬。可石壁光滑潮湿,它们刚刚爬离水面,就又跌回水里。但它们并不气馁,又开始第二遍,结果,还是一样掉进水里。

    那些生物一次次攀爬,又一次次跌落,就这样徒劳无功地循环往复。看得冯绍祺是哈哈大笑:“累死你丫的,你以为老子的藏之处是那么好进攻的吗?”

    刚开始,冯绍祺看着那些生物的愚蠢动作还些发笑,渐渐的他就笑不出来了。因为他很明白这样耗下去的结果,而且已经感觉到有些饿了。“这样耗着可不是办法呀,就算它们攻击不到我,可我迟早也会被它们困死在这里的。这些家伙到底是什么东西?

    它从哪里来的呢?“他的脑子里飞速转动,思索着这些生物的来历。忽然,他想起那些尸怪曾经把嘴巴大张,还有他离开水潭时,那些尸怪曾经动过。“啊,这些生物是尸虫!”冯绍祺恍然大悟。因为他记起了骆晓宾曾经和他说过一种寄生在尸体里的生物。那是一门名曰控尸术的邪术的产物。一些邪恶的巫师,为了达到自己的某种目的,不惜用自己的血来饲养出这种恶心的尸虫。等到尸虫长到一定阶段后就把它放进新死的尸体,也就是为尸虫找宿主。更有甚者,还会用活人作为尸虫的宿主。尸虫进入尸体后,首先就会吃掉尸体的内脏,同时释放处自己某种特殊的物质,令尸体产生变异。然后潜伏在尸体里沉睡,等待主人的召唤,驱使那些尸体去为主人服务。这种尸虫一次吃饱,可以几十年,甚至上百年不吃不喝,但却不会死亡。一旦宿主不幸死亡,它便会自行重新寻找宿主。端的是邪恶无比。

    “这里这么多尸虫,那该有多少的宿主?”冯绍祺看了看眼前的尸虫数量,再回忆刚才那些尸怪的数量,那只不过是冰山一角。这让他有些想不明白,“不是一只尸虫,就得有一个宿主吗?怎么刚才的尸体那么少?难道某些尸虫的宿主因为某种原因死掉了?”冯绍祺疑惑的同时,也暗自庆幸:“这十分之一都不到的尸怪就差点要了自己小命,要是那些宿主全部到来,就算有十个冯绍祺恐怕也早交代了。”但庆幸之余又开始焦虑:“被这么多尸虫围住,我要怎样才能逃得出去呀?”

    冯绍祺正在焦虑不安,却看见尸虫停止了攀爬岩壁的动作,像一支训练有素的军队,全部齐刷刷的把头部向着他。然后,昂起头集体对着他“吱吱”的叫了起来。这次的叫声与先前的不一样,先前的只有一部分尸虫像几个人聊天一样在低声鸣叫,而这次是集体的有纪律的鸣叫,音量也大了很多,像是某种仪式,也像是在呼喊。

    冯绍祺不是研究动物的专家,就算他是,也未必能猜出尸虫这样做,到底有什么意义。他一脸茫然地看着尸虫张着它那不大的嘴巴,露出两排细小而尖锐的牙齿。听着尸虫那一声接一声的如老鼠的叫声,现在,他唯一可行的办法就是以不变应万变。

    就在他决定静观其变的时候,一阵“嗡嗡”声从不远处的水潭里传来。循声望去,只见那些干瘪的尸体里,不断地涌出他曾经见过的那种像七星瓢虫的甲壳虫。甲壳虫爬出尸体后,便展翅向冯绍祺飞来。那“嗡嗡”声就是甲壳虫飞行时扇动翅膀发出的声音。

    这上有天兵,下有恶鬼,犹如一张天罗地网。任冯绍祺有通天彻地的本领也是无处可逃。这回,他是真的被吓得三魂出窍,七魄离体。

    “怎么办?怎么办呀?赌?还是不赌?”他在心里不停地问自己。因为他曾经听骆晓宾说过,水面的这种尸虫,只会从宿主的嘴巴进入体内,不会伤害体其他部位。但谁知道这鬼玩意儿是不是真如他所说的那样,万一要不是那样,逮着个洞就往里钻,那可如何得了?想想就让人心惊跳。所以,他一直都没有敢去赌一下。但现在,是火烧眉毛的时候。谁也不清楚那些不知名的甲壳虫,它会不会像尸虫一样专挑人体有洞的地方钻,亦或者像马峰一样,遇着人就咬就蛰,瞬间把人从茄子变成南瓜?

    冯绍祺看见那些甲壳虫已经越来越近,已经没有多余的时间考虑了,他必须在二者之间作出选择。他把心里一横,纵跳进了河里。他选择了前者,选择了相信骆晓宾的话。只是在心里默默祈祷骆晓宾的话不会有假:“骆晓宾呀骆晓宾,老子今天是用命去验证你的话!如果你他娘的话有假,老子就算做了鬼,也要把那尸虫塞两条给你。”

重要声明:小说《死亡探险之探秘传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