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兄弟情

    “妈的,这清风剑害死我了。冯绍祺你先抵挡一会儿,我拿军刀。”骆晓宾一边喊,一边放下背包,开始摸索军刀。以前他都是把军刀插在背包口上,只要从肩膀反手拉开背包拉链,无需卸下背包就能取出。但这次,他放信物时,忘记了把军刀放好。所以才会有刚才的哭无泪。

    人倒霉的时候,喝水都塞牙,这话一点都不假!骆晓宾就深有感触。刚刚飞了宝剑,现在面对大蛇的血盆大口摸军刀,居然还被那些绳索呀,铁钩呀什么的挂住了,一时拿不出来,急得他冷汗直冒,恨不得背包撕烂。

    当骆晓宾拿出军刀时,冯绍祺已经被大蛇缠住了双腿。冯绍祺拼命地挥舞着手中的军刀,以阻止大蛇的巨口“骆晓宾,我你祖宗,你快点呀。老子撑不住了,脚都快断了。”骆晓宾听到冯绍祺的喊声,连背包的拉链也没顾得上关上,就举起刀朝大蛇奔去。

    大蛇见骆晓宾也过来了,只好扭头过来对抗,这才解了冯绍祺的上下受敌的窘相。那大蛇的本事还真不是盖的,骆晓宾的军刀只差毫厘就刺进了它的颈部。可它稍微一动就错开了军刀,还把头向前一探,张嘴就对骆晓宾的手臂咬来。这招顺手牵羊一气呵成,没有一丝一毫的滞怠,可谓完美无缺。

    骆晓宾立刻有主动变成了被动,慌忙缩回手,准备再次攻击。但大蛇的头还在继续前伸,目标就是他的头。这可把他吓得不轻,急忙退了好几步,又才挥刀斩向蛇嘴。

    冯绍祺见骆晓宾的狼狈样,忍住被大蛇缠绕的锥心疼痛,在大蛇的背上戳了一刀。由于双手也被蛇尾缠住使不出劲,所以只是戳穿了表皮而已。即便是如此,还是令大蛇感到疼痛,因此咬向骆晓宾的大嘴在空中停顿了一下。它这短暂的停顿,却让骆晓宾的军刀劈在了他的上颚,鲜血霎时流出。骆晓宾一招得手,迅速抽刀。

    大蛇被何曾受过如此之痛,顿时恼羞成怒。迅速松开缠在冯绍祺上的子,闪电般缠向骆晓宾。可怜那骆晓宾,还没来得及闪避,就被当成华表的石柱。

    冯绍祺见大蛇松掉了自己,心里正在高兴,却见大蛇把骆晓宾缠得像个蚕蛹,只有一颗头在外面。而且,蛇嘴正朝骆晓宾的头咬去。冯绍祺一个飞扑,把军刀刺向蛇尾。大蛇只好改变计划,把嘴巴咬向冯绍祺。但缠住骆晓宾的子仍然一点点地收紧。骆晓宾的脸色有红转成惨白,再便成紫红,继而暗红,眼睛也开始向外凸。

    冯绍祺避开大蛇的攻击,看见骆晓宾的样子,知道他是真的快撑不住了,心里不由得大急。也顾不上被蛇咬了,冲向蛇,对着它一阵猛刺,可并不见蛇有所松动。冯绍祺再看骆晓宾,发现他的嘴角已经开始流血,两颗眼泪伴着一句颤抖的话“骆晓宾,你要撑住,我这就救你。“

    骆晓宾用尽全的力气抵抗者大蛇的缠绕之力,渐渐地,他的呼吸开始不畅。而且,他还听到细微的嚓嚓声。接着,他觉得脸上绷得紧紧的,眼睛也开始疼痛,继而,一股鲜血从喉咙冒出。

    呼吸,是任何动物与生俱来的本领,也是鉴定死亡最直接的方式。骆晓宾不住地呼吸,可还是供不上体的需求,他张开嘴巴,以求呼吸更多的氧气。怎奈大蛇的缠绕卡死了他的气管,就算给他一瓶氧气,也供应不上他体的需求。

    冯绍祺一边哭,一边刺杀蛇,还要一边防御蛇头的攻击。也是被搞得手忙脚乱,险象环生。大蛇虽然被冯绍祺戳了很多刀,但却依旧没有松开骆晓宾的意思,而且还在继续加力。

    就在骆晓宾以为自己必死无疑的时候,上又出现了第一次碰触玉佩时的那种触电感觉。他满以为那种奇怪的感觉会救自己一命,然而,那感觉却仅仅只是昙花一现,便又再次消失得无踪无影。骆晓宾的心如死灰。

    “嘤嘤“,熟悉的铮鸣声!是骆晓宾昏迷前听见的声音。它如天籁一般让他差不多静止心跳再次澎湃!它也如同一首催眠曲,令他加速沉睡。当他悠悠醒来的时候,却看见,冯绍祺眼中的泪水像两条小溪。它刚流出是是那么的晶莹剔透,然而,流经他的脸庞时,却融化了他脸上的血痂,变成淡红的浊液。

    “咳!咳!我还没死呢,咳,干吗哭得那么伤心?“

    冯绍祺听见骆晓宾的声音,立即捧着他的脸仔细地检查了一遍,确定他是真正活过来了,而不是回光返照之后,才破涕为笑:“我这不是因为高兴吗!“

    可是,只有傻子才会相信他刚才的哭泣是因为高兴。骆晓宾何等聪明的人,但他并没有说破,因为了解真正的兄弟的含义。兄弟是对兄弟展示自己最美好的一面!是默默地为兄弟付出而不思获取一丝报酬!兄弟是危难时刻的真流露,而不是平里的做作!兄弟既没有贫富区分,也没有疆域界限,无论天涯与咫尺,都会恒久不变!兄弟是一个是没有墙的家!是一份没有期限的工作,它需要新月异的耕耘!

    两双雄壮的臂膀紧紧地搂在一起。眼泪无声地流着。此时,没有一句话,恰如无声胜有声,因为太多语言都是虚假!一不见如隔三秋,大多都被用与阔别的侣,但此时把它用在他们这对兄弟上,我认为并无不妥!

    骆晓宾看着冯绍祺的浑上下全是血痂,衣服也破得遮不住他的体,连最隐秘的地方也露了出来。心疼的同时也忍不住好笑:“我靠,你这一打扮,完全可以做丐帮帮主了嘛!”

    “我,你以为你能比我好吗?你的衣服,还是打鲨怪的时候就成布条了,还来笑话我。”

    “老子起码小弟弟没露出来!”

    “啊!”冯绍祺慌忙低头看了一下裤裆,迅速用双手捂住“嘿嘿,它觉得在里面闷得太久,想出来散散心。”

    “呵呵,我还以为是对那条蟒神起了色心呢!哦。对了,你他娘的从**道摔下来之后,跑哪去了?害的我到处找。“

    “他娘的!别提了,老子差点见不到你了。“

    “那你快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唉!都怪我太财。才会弄成现在这样。“冯绍祺一脸后悔的叹了一口气,便开始为骆晓宾讲起了他这几个小时的经历。

重要声明:小说《死亡探险之探秘传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