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重遇

    骆晓宾走出来时的第一间墓室之后,心里又开始犯难了。“这是该走洞回到地下河呢?还是进去对面的洞里看看?”

    他心里举棋不定“按道理是应该回到地下河去,那是我们失散的地方。但我心里又有一种直觉,在对面的洞里有什么在等着我。可万一耽误太久,就会离他们越来越远,那样,寻找他们就更加困难了。”

    “韩胜他们一定会在那里留下记号,方便我去寻找的。说不定在对面的洞里能够遇上他们呢。尽管,那种可能几乎为零。但还是的去看看”骆晓宾这样想着。脚已经开始向着洞的方向走去。

    洞口外面,就是一片乱石坡。想必是修建墓室的时候运出的废石,被倒弃在了这里。那大大小小的石块都有着锋利的棱角,就像鲨怪口中的牙齿,让骆晓宾胆寒。他每走一步,都像刚学会走路的小孩一样,小心翼翼、颤颤巍巍。

    骆晓宾尽管小心得不能再小心,可下到坡底时,脚踝上还是留下了好几条血口子。他把灯光向远方,看见前面的路就好走多了,虽然也是坑坑洼洼,但却没有了那锋利的棱角。因为前面是一个只有不足二十米宽的峡谷谷底,两边的石壁光如刀削,峡谷到底有多远,他不知道,反正他的灯光没有找到尽头。至于有多高,也不是他所关心的事。他现在只关心前面路是否好走,什么时候能到尽头。

    这幽深的谷底,好像曾经是一条滔滔的河流。但现在,水流没了,只有骆晓宾那急促的脚步声空灵地回响着。这是一段漫长而孤独的旅程,愿意与他同行的只有他那焦急的心。他的耐力正一点一点被消磨,不时地抬头看向远处,可那里总是一片黑暗。

    就在骆晓宾的耐力即将殆尽,又以为进入了像**道那样的机关时,一丝欣慰的笑容出现在了他的脸上。因为他看见前面开始向右转弯了。

    前面又是无尽的黑暗,但路却平整的多,没有了那些坑洼,像一条马路。当骆晓宾走了大约半个小时之后,峡谷又开始左转。漫长和黑暗是永远不变的主题。只是骆晓宾已经开始后悔。后悔不该相信自己那荒唐的直觉,来到这走不到尽头的峡谷而与队友背道而行,越距越远。搞到现在退也难,进更难的两难境地。

    “救命啊···你这死蛇,就放过我吧!求求你呀!老子回家后,一定杀头猪给你吃!”黑暗,并不能阻止

    声音的传播。虽然微弱,但它清晰地传进了骆晓宾的耳朵。“冯绍祺”这是他的第一反应,接着便是泪盈眶。因为这是他苦苦找寻的声音,这是他焦急等待的声音。然后,他又开始怀疑,这到底是不是幻觉。最后,他选择相信。哪怕是再一次遇上迷雾中的幻想,他仍然要毫不犹豫去救他。仅仅几秒钟的时间,他的心从喜到忧,再到坚定。人心之复杂,由此可见。

    “冯绍祺,你在哪里?你怎么样?”骆晓宾一边向前拼命奔跑,一边朝无尽的黑暗喊道。

    “啊···是骆晓宾吗?快来救我!老子···遇到大蛇了,它的,一只追着···我不放。”

    声音在说话的这点时间里,与骆晓宾之间的距离拉近了很多。

    “你撑住,我来帮你!”骆晓宾不要命地向前狂奔。瞬间就完成了三百米短跑,又来到一个左转弯。世界四百米室内短跑冠军约翰逊如果看到骆晓宾此时的速度,肯定会羞愧得撞墙而死,因为骆晓宾跑完这三百米,只有了不到二十秒。当然,这是因为关乎人命的大事,否则,他也不可能有这样的成绩。

    骆晓宾转过弯就看见一束灯光东倒西歪地朝这边而来。骆晓宾一边放下背包拿刀,一边朝灯光跑。两束灯光的距离在飞速缩短,五十米,十米,一米···。

    “骆晓宾,你娘的···怎么才来?累···累死我了!”冯绍祺跑到骆晓宾边就忍不住埋怨起来。

    “谁让你···你狗的···不听话,你怎么···没被···妖怪吃···吃掉?”骆晓宾也上气不接下气地说。呵呵,这两个家伙,累成这样了还居然有心吵架,而且还是脏话不断。

    “别他妈···废话了,快跑,那大蛇···马上就···到了。”冯绍祺一边说,一边拉着骆晓宾向骆晓宾的来路飞奔。

    “嘶···嘶···”两人还没跑上五十米,就听见后,蛇吐信和游走的声音越来越响。

    “别跑了!跑不过···它的,和···它拼了!”骆晓宾忽然停下。他这一停,差点被冯绍祺前冲的力量拖了几个踉跄。

    “不行,这条蛇···太大了,我们会···被它···缠死的。”冯绍祺不由分说有拉着骆晓宾跑了起来。只是被骆晓宾这一耽误,大蛇与他们的距离只有区区五十米了。当他们跑过转弯之后,骆晓宾由于刚才的冲刺用力过猛,现在,他两腿发酸,彻底跑不动了。当然,冯绍祺也好不到哪里去,累得双腿都开始发抖了。

    “拼”两人对望一眼,心领神会,同时说出一个字。骆晓宾握了握手中的刀,感觉又点不对劲。低头一看,刚才自己在匆忙中居然错把那把清风短剑当军刀拿了出来。可是,换已经来不及了,因为比脸盆还粗的大蛇已经到了转弯处,距离自己只有十米了。

    骆晓宾迅速把清风从剑鞘里拔出。可那,清风剑刚出鞘,就发出‘嘤嘤’的铮鸣,还不住地颤动,似乎是要挣脱骆晓宾的手。这可把骆晓宾下坏了,宝剑一离手,那就只能接受被大蛇吃掉的命运了。

    “清风,我求求你,别动好不好,等我杀了这妖怪之后,你再动吧!”骆晓宾带着哀求的语气对宝剑说。这让旁边的冯绍祺以为骆晓宾疯了,关键时刻还飞这样的神经。当然,他并没有注意骆晓宾手中的不是军刀,那就更不用说清风的异常。

    清风剑根本就不听骆晓宾的话,而且越动越厉害,铮鸣声也越来越大,仿佛是一匹桀骜不驯的野马。就连全神贯注看着妖怪的冯绍祺也听见了,转眼看见骆晓宾手中的宝剑,很是惊讶,但这是非常时期,不能分心,强忍住好奇继续关注大蛇的动向。大蛇也好像听见了清风的铮鸣,在距骆晓宾他们三米的地方停住不前,只是不停吐着舌头。

    骆晓宾再也握不住清风剑。就在他准备丢掉剑鞘

    ,用双手来握时,清风剑终于挣脱了他的手,高高地飞向空中,那种铮鸣声也更大。像一只久困于牢笼中而突然得到自由的鸟儿一样,展翅疾飞的同时,还高唱自由之歌。只是苦了那骆晓宾,眼看大蛇开始向自己靠近,自己却还要在背包里摸军刀。真是哭无泪呀!谁会想到,宝剑会飞呢!

重要声明:小说《死亡探险之探秘传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