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太极石门

    骆晓宾越过那些骷髅,来到血池旁边,发现血池两边距离墓室的墙壁只有不到三十公分的距离。血池上缭绕的氤氲也没有了,原来鲜红的血液也变成了暗红色,还隐隐透着黑色。腥臭比他初到之时更浓,令他胃里一阵翻腾。但那讨厌的召唤还在前面,骆晓宾只好捏住鼻子,强忍住恶心,背对着血池从那窄窄的巷道中向里挪动。

    又到了墓室的尽头,右边,一道关闭着的石门。石门上刻着一幅太极图。

    “我,这墓室怎么尽是弯道,还刻一幅太极图,是不是要老子来这里练太极拳?”骆晓宾见到墓室又开始转弯,而且墓门还关闭着,心里一阵烦躁,破口大骂。大骂的同时,也仔仔细细地找寻开启墓门的机关。他只想早点见到那个召唤他的东西,了断那丝关系。刚开始的时候,他还觉得那丝召唤是自己的好奇心在作怪,可是经过这么长时间,他明白了,那是一种力量,一种特别的力量,而绝非自己的好奇心。因为一旦他停止不前,那种力量就会像无数颗钢针刺激他的脑神经,只要他继续向前走,疼痛感就会立刻消失。那种力量还会像GPS一样为他并为他指引方向。

    骆晓宾找了半天也没找着开启石门的机关,心里又开始萌生退意,那种力量马上就开始刺激他的神经。疼得他龇牙咧嘴“我,你消停一会儿好不好,老子不是没找着机关吗?你他娘的又不指引一下,就知道催!催!催!”

    也不知是那力量真的听懂了骆晓宾的话而为他指引,还是骆晓宾眼花了,他居然看见石门上的太极图闪了一下微微的蓝光,脑海里也出现一幅旋转的太极图“难道是旋转石门上的太极图?”于是,骆晓宾左手按住鱼,右手按住阳鱼,两手同时加力旋转石门上的太极图。可是他的双手都快磨破了皮,也没能让那太极图旋转起来。

    “妈的,骗老子!老子不玩了。回去了。”骆晓宾竟然耍起小孩子脾气来,真的嘟着嘴往回走了。可是那力量既然选中了他,又怎会在他没有完成使命之前就放他回去。他才刚迈出一步,他的脑袋就像戴上了孙悟空的金箍圈一样。这骆晓宾本来就够叛逆的,现在,他的倔强劲完全表露出来了“你弄的老子这么疼,老子今天就偏不去了,看你把我怎么的。“说着,又捂住了脑袋迈出了第二步。

    骆晓宾的倔强把召唤力量彻底惹火了,开始加大刺激的范围。骆晓宾立刻感到手和脚都开始有针刺的疼痛了,而且,越疼越厉害。骆晓宾还就真不是一般的倔强,他颤抖着有迈出了第三步。要是那种力量是一个人的话,一定会被骆晓宾气死。当然,骆晓宾也受到了相应的惩罚。现在,他不但感到全如针刺,连五脏六腑也如插了千万根芒刺,全无处不是又麻又痒,疼痛难忍。他的额头开始冒出冷汗。

    骆晓宾再也忍受不了这种折磨,只有放弃倔强,妥协于召唤力量,向着石门走去。当然,他每回走一步,上的疼痛感就会减轻一部分,当他回到石门前时,疼痛感就全部消失了,这也让骆晓宾彻底服气了。他静下心来,仔细揣摩开启这石门的方法。

    “难道真的要打一太极拳才能开启石门?老子可没学过太极拳呀?不管它,先照着公园里那些老头练的耍一再说。“骆晓宾开始学着那些老头老太太的姿势打起了太极拳。他尽力回忆着他所见的太极拳的招式,先是一阵半吊子的杂耍,渐渐地,他感觉悟出了一些门道。于是运力与右手掌,一招‘青龙出水’结结实实打在阳鱼之上,再是迅速一招‘踢一脚’踢在鱼上。还别说,他这两招还真就用对了。设计这石门的理念就是:手为阳,脚为,再配以太极的那种自然而然由招式引发的力量就能开启石门。骆晓宾这次也算是歪打正着吧!

    骆晓宾刚放下脚和手,就看见太极图开始慢慢顺时针旋转,三圈之后,太极图停顿了一下,又开始逆时针旋转,渐渐加快了转速。接着,他听见石门里面开始发出一种‘咔嚓,咔嚓’地声音。大约一分钟过后,石门缓缓地打开了,露出了一角不算很大的墓室来。

    骆晓宾走进墓室一看,墓室的大小只有不过四十平方米。墓室里的一切布置都是采用白色布匹:白布做的大白花、白布做的招魂幡,还有从墓室顶端垂下的白布装饰布条···在正前方有一个神台,也用一块写着一个‘奠’字的大白布盖住了,看不清里面究竟是棺材还是灵位牌。整间墓室活脱脱的一个灵堂。

    “哈,搞了半天,他妈的指引老子来到一个灵堂。原来是想要我替他拜祭祖先!晦气!“骆晓宾气呼呼地说道,然而心里却在想:气归气,看还是得看。自己来的目的就是为了探险,虽然是误入到此,但老子是付出了血的代价的。何况还有那神秘力量牵制着呢。”骆晓宾走到神台前面,突然感觉上那种神秘力量消失了,体一下子轻松多了,他顿时感觉神清气爽:“哈哈,那种力量在这里消失,说明真的是要我来帮它拜祭祖先。反正我也来了,就帮他拜一拜吧。不过,还是得让我看看你祖先是谁呀?”

    当骆晓宾掀开那块大白布,却看见神台上供奉着的赫然就是祭祀台上那三尊神像。只是这里的神像比较高大,上也被涂了颜色,面前也多了一块灵位牌子。灵位前面还摆着一作法事用的器具。骆晓宾看见是那三位邪神像,气得连灵位也不想看就准备离开。但转念一想:“大不了我不拜这三个人,看看是他们谁还是可以的。”于是再次掀开白布看向那灵位。一看之后,他傻眼了:那灵位上面什么都没写。“这他娘的是怎么回事?”他以为是时间长了,字迹被潮湿侵蚀了,于是他拿起灵位牌用指甲在上面划了两下,得出的结论是,木板坚硬,没有受潮。他还是不甘心,又把木板翻来覆去地看,发现上面一点墨迹都没有,压根就是一块白木板。

重要声明:小说《死亡探险之探秘传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