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人头

    笑声突然停止了,骆晓宾反倒觉得有些不适应。但他心里很清楚,这暂时的风平浪静只是在预示暴风雨即将来临。“妈的,与其这样绷着神经等待着被你们惊吓,还不如老子先下手为强,把你们揪出来砍了。“骆晓宾心里一横,握紧军刀,小心翼翼地朝血池走去。当他快接近池子边缘时,那血池中央的血液里,忽然冒出一颗人头来。人头是个小孩的,圆圆的脸蛋胖乎乎的,只是雪白如纸。就是刚从血水里钻出来,也没能在那惨白的脸蛋上留下一丝血色。双眼和嘴唇都紧闭着,神很是自然,安详。如果只看他的脸部,那样子绝对会让人误以为他只是个在熟睡中的小孩,还不忍心打扰他的酣梦呢。但它那长长的头发很是蓬乱,把耳朵和后半脸颊遮得严严实实,还不断地往下滴着血珠。与它那恬静的脸部表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让人看了不寒而栗。紧接着,两颗,三颗···,血池中不断地冒出人头,不一会功夫,整个池子的液面上,全都是密密麻麻的人头。而且是青一色的小孩人头。人头攒动!这才是真正的人头攒动!

    “我的妈呀?怎么这么多人头?”骆晓宾猛然想起,那些被杀害的小孩的骨架上不是没有头骨吗?“原来他们的脑袋都被搬到这里来了。只是他们的体都已经成了白骨了,怎么脑袋还保存得这样完好无损,没有丝毫的腐烂迹象呢?这不知是用的什么防腐材料。”骆晓宾在这一点上就有所不知了。其实那头颅并非采取了什么防腐措施,而是死者的灵魂被锢在那些头颅中,所以,千万年都不会腐烂,而且肤色还会越来越嫩。据传,在古代有一种神秘的方法,就是用人的灵魂加上一些药材,然后将灵魂注入药材之内练成丹丸,还美其名曰“驻颜丹“。为那些靠容颜混饭吃的人养颜。据说,服食了‘驻颜丹’的人都会永不衰老,青长存,而且,还有一种特别的魅惑力,让人看了一眼,就还想看第二眼,终生难忘。据说,杨贵妃就服过此药,所以深得唐玄宗的宠,从而鸡犬升天。但是这种丹药的副作用很大,必须定时服用。否则,几天时间,就会让你失去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的光。想想看,那将是一个怎样的场面?当然,这只是传说而已,我们谁也没有见过。请大家不必信以为真。

    话说得远了,让我们书归正传。骆晓宾见那些头颅一动不动地浮在液面上,好奇心顿时膨胀。于是,他上前想去抓一个来仔细看看,究竟用的什么防腐材料,竟能它几百年不腐。可是当他的手刚刚伸到血池边缘时,那些人头的眼睛睁开了,嘴角也同时上扬。“嘿嘿···哈哈···呜···“笑声再起,在这不足一百平方米的墓室里,格外的尖锐刺耳。骆晓宾虽然这是第四次听这种笑声了,可是那种心惊跳的感觉从未变过。再加上这次是看得清楚是那些头颅张嘴发出的笑声,这如何叫人不害怕?

    骆晓宾‘噌噌噌’地退了好几步才稳住体,他伸手抚了抚起伏的膛,呆呆地看着那些正在发笑的头颅一时不知所措。他真的想不明白:“一颗没有体的脑袋,为何能发出笑声?而且还可以睁开眼睛?“这一切颠覆了他以前对世间物理的理解。

    ”这太不符合常理了!看来,我以前学的那些知识全他妈的都要改写。“骆晓宾深有感触地说道。当他在把目光投降那些头颅时,它们已经停止了笑,只是眼睛却死死地看着他,像是在寻找一个合适的下手,不,是下口的机会。骆晓宾也紧握住军刀,严阵以待。

    双方谁也没有先动,就这样一直僵持着。时间总是那么匆忙,分分秒秒地流逝。其中一颗头颅终于忍不住了,率先飞离血池,像一颗哈雷彗星一样拖着长长的尾巴,瞬间就到了骆晓宾边。骆晓宾立刻举刀劈向头颅。‘砰’,准头虽然是达到了,但他却感觉军刀像是劈在石头上一样立刻被反弹回来。骆晓宾再看向头颅,它虽然被自己砍得掉到了墙边,但却完好无损,连头发也没有斩断一缕,而且又开始朝自己飞来了。骆晓宾心里大惊“这他娘的他还练过铁头功?就算练过铁头功,也顶不住我的军刀啊?这可是最好的钢材混合好几种金属锻造而成的,就算是石头也得砍下来一块,可这颗头居然丝毫无损?“

    其它的头颅见已有头先发难了,也跟着纷纷朝骆晓宾飞来,把他团团围住,但谁也没有立即下口。顿时,骆晓宾就成了太阳系中的太阳,许多的恒星都围绕着他旋转,那场面真的是壮观无比。只是这种壮观背后隐藏着的是无限的杀机,一种生与死的较量。骆晓宾来回转着,以防止头颅突然发难,额头上开始冒出汗珠,不一会就哗哗往下掉落,就像刚洗完头,还未来得及擦拭脸上的水珠。

    这些头颅好像极具智慧,知道骆晓宾此时的戒备很强,不好防御的背部又有背包遮挡,所以它们都围着骆晓宾转圈,都在寻找一个合适的机会和下口的部位。机会来了,一颗头颅瞅准了骆晓宾转那一刹那的一个空挡,迅速朝他的肩膀飞去,并同时大张开嘴巴,露出两排不属于人类的尖牙。

    这时的骆晓宾把体各个部件的能力都发挥到了极限。他眼角的余光,看见有一颗头颅朝自己的肩部飞来,都来不及闪避,就直接把军刀对着头颅飞来的方向捅去。可事也就那么巧,他这一刀刚好从头颅的断颈上有一块封气管的封泥处捅了进去。“啊···呜···“头颅眼睛大睁,嘴里发出一声尖啸,只是不再是以前那样的笑声,而是极度恐惧和痛苦的悲鸣。骆晓宾把军刀从头颅中抽出,一股白又有些淡黄的像气体又像液体的东西也随之而出,那东西像一缕烟雾一样缭绕了几下就消散于空气之中,没留下一点痕迹。头颅没了那股气体的支撑,‘砰‘的一声掉到地上,原本细腻的容颜开始龟裂,瞬间就化成一滩污水,之留下一股空空的骷髅。

    “哈哈,我终于找到你们这帮骷髅的致命点了。嘿嘿,让我替你们超度吧!祝愿你们早登上西方极乐!“骆晓宾见找到了破头颅的窍门,高兴得蹦蹦跳跳,手中的军刀也不停地乱挥。

    那些头颅都是有思维的,虽然很低级,只相当于**岁的小孩,可是还是能知道什么是危险。见到骆晓宾已经解决掉了他们的一个同伴,不都对他萌生惧意。尽管骆晓宾现在是胡乱的挥舞着军刀,可是它们还是怕万一撞到他的刀尖上。那可是灰飞烟灭的下场呀,于是纷纷回避。

    骆晓宾见头颅虽然都还围着自己转,但包围的圈却比先前大了好几倍。自己向哪个方向走,那个方向的头颅必定纷纷退避。这让骆晓宾信心大增“哈哈,可怜的小鬼们,让你活佛爷爷我送你们上路吧!阿弥陀佛!“他还学着和尚单手合十,念了一声佛号。然后就开始对头颅一阵猛追。墓室内顿时主仆倒置。

    骆晓宾一阵穷追猛打下来,头颅没破掉几个,倒是把自己累得大张着嘴巴,心里还暗自埋怨爸妈为什么不给自己多造一个呼吸系统。

重要声明:小说《死亡探险之探秘传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