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血池

    骆晓宾休息了两分钟之后,他实在是抵抗不了那种力量的惑,于是起继续向前迈进。走了还不到十米,就又来到一个斜坡。这个斜坡虽然比第一个陡坡还要高。但却没有那么陡。

    骆晓宾爬上斜坡之后,看见前面四五米远却是整个洞的尽头,但是在他左右两边都有一个不算很大的黑乎乎的洞口。而那种很具惑力的力量就是由右边的洞里发出来的。

    当骆晓宾走到右边的洞口时,发现它全是由人打造出来的而非天然。洞口摆着一对石狮,洞门的两扇厚厚的石门是半虚掩着的,上面雕刻着各种花卉鸟兽图案,给人一种富贵大气的感觉。骆晓宾从洞门的装饰料想这里应该是这座古墓的墓室。但他心里又有些纳闷“一般况下,墓室都是把墓门关闭得紧紧地,而且还有各种各样的机关陷阱保护着。但是这里怎么是虚掩着的?是不是被盗过?可是这门没有一点被破获的痕迹呀?难道是用机关开启的?”骆晓宾开始在门口寻找机关。

    找了一会儿,机关没照着,却看到门框上有一幅用小篆书刻的对联,但字很小,雕刻也不是很深,所以他先前没有发现。骆晓宾按照古人自右至左的习惯把对联念了出来:有天命奈何无地利之优,纳人和怎料想壮志未酬。但是对联并无横批。骆晓宾从对联的字义分析,对联有说不尽的无奈之意,证明这个墓主人应该是个襟广阔,有凌云壮志但还未来得及大展宏图就早早仙逝的人。这就给骆晓宾留下了一个大大的疑问:“这墓本是张承志为洪恩瑞修建的,但那张承志最后却夺了洪恩瑞的产业,这就证明那张承志只是一个贪图钱财的小人,他那样一个唯利是图、忘恩负义的人怎会有那样的英雄气概?那他为何要在墓门上题写那样豪气干云的对联?难道这墓主人还另有其人?“

    骆晓宾决定还是先进入墓室看看。当他踏进墓室的时候,他有一种被窥视的感觉。似乎黑暗中有一双眼睛在死死地盯住他,让他很不舒服。而且,越往里走。那种感觉就越强。骆晓宾四下扫视了一遍,并没有发现有什么异常之处,他怀疑是他自己多疑了,但是那种感觉并没有消失。他不再去不管那种感觉,只要没有危险,窥视就让他窥视吧。还是观察墓室要紧。

    墓室像是一间客厅,但不是很大,摆设也很简单:一张木桌,几把木椅,除此之外,别无它物,连最起码的会客的茶具也没有一只。更别说古董字画之类。骆晓宾觉得这间墓室很古怪,因为在他的印象中,墓室要么是按照墓主人生前的生活习惯布置,如果按此布置,墓主人生前用过的一切物件都会在这里得到原原本本的仿制;要么就是按阳五行布置。但这里既不像是按墓主人的生活习惯布置,也不是按阳五行布置。要不然就是这墓主人生前是个穷鬼,否则就不会这样简陋。但是他很快又否定了这一假设“洪恩瑞是一方大户人家,后来,他的财产尽数归于张承志,所以张承志不因如此穷酸。若是另埋他人,想必也是与张承志臭味相投,嗜钱如命,就算不是这样,既能得到张承志的墓地,那张承志是绝不会让他如此寒酸下葬。“骆晓宾想得脑子都疼了,也没有想出个所以然来。那召唤又在不停的催促,让他心里很是难受,所以他只能继续朝前走去。

    墓室本就不大,没几步就到了尽头。骆晓宾发现左边又有一道敞开着石门。但他人还未进门,就闻到一阵浓浓的刺鼻的腥味。

    “嘿嘿···哈哈···呜···”骆晓宾的一只脚刚踏进石门,那诡异的小孩笑声又一次响了起来。但这次并不是在他背后,而是在他前面的墓室里。而且这次的笑声不再像前两次那样虚无缥缈,是很有实质感的那种笑声,像是真人发出的一样。这反倒让骆晓宾不再那么害怕了,反而有些兴奋,因为这说明他找到了声音的源头。“嘿嘿,你这装神弄鬼的东西,终于让老子找到你了。老子今天倒要看看你到底是个什么东西?“骆晓宾说着就大步迈进了石门。

    可当他看见那墓室里的景物时,他就再也高兴不起来了。在离他不到五米的地方是一个有五米宽,十米长的大池子,池子的边缘刻着许多符咒,里装满了血红色的粘稠液体,还不时地咕噜咕噜冒着气泡。那种刺鼻难闻的气味和那笑声都是从池子的液体中传出来的。随眼一看,池子的上方还氤氲缭绕,但仔细看时,又是透明一片,什么都没有。让人感觉既真又幻。

    “这难道是传说中才有的血池?没想到能在这里看到?“骆晓宾曾经听老师说过有关血池的传说。血池在古代被视为地,因为它是一种名叫‘生祭’的祭祀过程中,祭司与天神交换信息的地方。因此除了祭司,谁也不可以进入血池。相传有血池的地方,就必定有一只名叫”夔“的生物。相传夔兽是天神的化,不会吸食血液,只会吸收血池中的怨念。让怨念与血池达成平衡。那样就能避免血池因怨念过盛而毁灭。而且它还懂得控怨念,让一切擅闯地的人产生幻觉,在饱受精神折磨之后痛苦死去。血池与夔兽之间的关系就好像一种三角形的食物链,谁也离不开谁。当然,这一切都得从那生祭说起。

    生祭是在夏、商以及三国时期流行在一些比较蛮荒的部落的一种祭祀。这些部落的人信奉天神,在他们心目中,天神是无所不能的。但天神是以灵魂和怨念为食的。所以就有了生祭这种祭祀。生祭就是把人,而且是纯或者纯阳(未破过处子之,因为这样的人才是最圣洁的)的人固定在祭祀台上,然后用法术将其灵魂锢在献祭者的血液之中,这样,献祭者的灵魂就会和血液融为一体,不会因**的死亡而消散。然后再把献祭者的血液抽干,倒进这血池中。献祭者的灵魂被锢在了这血池之中得不到解脱,就会产生怨念。献祭的人越多,怨念就会越大。当怨念到达一定程度时,祭司就会把天神化的“夔兽”放进血池。让它吸收血池中的怨念,以求得到天神的庇佑。只是这种生祭必须是用人祭祀,不能以牲畜代替,所以对人口本就不多的部落来说,那是绝对的残忍,再加上对祭司的法事水平要求相当高,弄不好,怨念就会反噬。整个部落就会因此在这个世上消失。于是这种血腥的生祭祭祀便慢慢排挤,最终消失于历史,消失于人们的记忆。

重要声明:小说《死亡探险之探秘传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