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山洞

    “这四百多年里,你都以什么为食呀?”

    “呵呵,你说大树都是以什么为食?”

    “啊?你也是靠吸收土地的水分呀?那多没味道。”

    “嗯,习惯了就没什么了,只是在在刚开始的几十年里,有点馋,想喝酒吃。”

    “那后面山洞里如雷的声音是什么发出来的呀?”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不过那两个狗贼在每年的八月二十这一天,都会带一个童男或者童女进到山洞。“

    “你怎么知道是每年的八月二十?他们带童男童女来这里做什么?“

    “因为他们每次来到时候都会对我说,今天又是八月二十,又来祭祀天师。那小孩刚进山洞还会大哭大闹,可是进去一会儿后就没了声音,但是这时我就会感觉到全血沸腾,有一种说不出的舒服感。只是他们出来的时候,那小孩就不见了。“

    “啊···“骆晓宾惊愕万分”难道是活人祭祀?他们一共举行了多少次祭祀“

    “大概两百多次吧。每年都是按时来的,只是三十次以后就换人了。他们很久都没再来过了,想必是都死了吧。“

    “我想请问你几个问题,你能回答我吗?“

    “你说,只要我知道的,我一定回答你。”

    “你为什么要对我说这些?”

    “呃,因为,除了来祭祀的人之外,你是第一个进入这个墓的人。我在这暗无天的地方呆了四百多年,起初,我想见见我的家人,我曾为此无数次的求过那两个狗贼,可是始终都未曾如愿。唉,时间久了,我也想明白了,他们已被变成了一具行尸走,就算见到他们,再也只会徒增伤悲。今天,我恳请小兄弟为我做个解脱,请你用刀将树干上的所有脉络割断就行了。”

    “帮你解脱?为什么?”

    “这四百多年里,我每天都对着黑暗,自己和自己说话,我很痛苦,很寂寞,很无聊。能进来这里的人毕竟不多,万望小兄弟成全。虽然我无以报答,但好人自会有好报。”

    “这个?我真下不了手,不过我有一个兄弟,干这个很内行的。我让他来帮你。“

    “啊,他在哪里?“

    “先前,我们走散了。我还有几个问题请教与你之后,我就去寻他。“

    “那你都说来,我为你解答。“

    “你修建金鸡庙的时候,为何留下‘雄鸡对食捅,银河两边分,舞凤与蛟龙,姻缘天注定,若得窥起密,宝赠有缘人。’这六句诗?这首是到底有什么含义?“

    “我并没有留下这首诗啊?小兄弟从何得知?“

    “这诗真的不是你留下的?“

    “嗯,我只是一个商人,对那些舞文弄墨的事不感兴趣。我猜想,可能是那两个贼人留下的吧。”

    “有可能。你对这古墓的布局了解多少?”

    “我基本上是一无所知,不过,他们每次来祭祀的时候,都会坐在树下休息一会儿,所以,我听他们闲谈说起过,这座墓有很多杀人的机关和阵法。小兄弟若想进去,须步步小心才是。在山洞门口,有一个不起眼的圆形石块,你向左转动它,会出现一个洞口。那是我来时的路,也是他们每次回去的路。如果你找到了你的朋友,可从此路出去。”

    “好。谢谢。我先进山洞看看。”骆晓宾调好灯光,握紧军刀朝山洞走去。

    “小兄弟,如果你看到我的家人,请你说出我的名字,或许对你有帮助。”

    “我会的。”骆晓宾嘴里虽然在答应着,可他心里却在想着今天他所遇到的事,他感觉太过离谱,离谱得恍如置梦中。

    骆晓宾来到山洞门口,果然看到了那个圆形石块,但他并没有立即去打开,因为他很相信树妖的话。当他把目光投向山洞内部的那一刹那,他惊呆了。并不是因为山洞有多么庞大,相反,山洞并不算大,还是纯天然形成的。也不是因为山洞内有僵尸或者怪物。而是他看到了他在迷雾中看见的那个青砖平台。只是小了许多。

    骆晓宾怀疑是自己眼花了“妈的,今天怎么老是出现幻象?”他走到平台边缘,用军刀在青砖上面敲了一下,那‘铛铛’的声音让他确定了眼前这个平台是真实的“老子今天遇到的怪事太多了,都有些分不清哪些是虚幻,哪些是真实了。”

    骆晓宾确定了自己所见是真实的以后,才开始观察山洞内部。山洞成椭圆形,只有十来米高,很干燥,没有经过任何的人为加工,总面积不会超过一百平方米。边缘凹凹凸凸,极不规则。在山洞的右侧的尽头还有一个入口,那如雷的响声就是从那里面传出来的。青砖平台从山洞壁凸起的地方,修成一个四方形,虽然整体面积比骆晓宾在迷雾中见到的小了不少,但中间的祭祀台,却是一样高大。

    骆晓宾走上平台,绕到祭祀台后方,看见祭祀台后方有个一米多高的缺口。原来,祭祀台有一米多高的围栏,如此一来,它的实际高度就没有五米了。一排梯子通向缺口“的,这排梯子怎么在迷雾幻象中没有见到?上去看看,这祭祀台上面有什么新鲜玩意儿。“

    梯子全是由青砖搭建,两边的扶栏是用木头做成,上面雕刻着许多既像文字又像符号的图案。骆晓宾仔细观察了好久,既没有看出扶栏究竟是什么木头做成,居然历经几百年都没有一丝腐烂的痕迹,也没有认出那扶栏上面雕刻的到底是图案还是文字,至于有什么意义就更不知道了。

    骆晓宾踏过缺口,看见缺口的对面摆着一个神台,上面供着三尊神像:正中一个神像满脸络腮胡,却是道士打扮;左边一个慈眉善目,却着一副盔甲,手握一支长枪;右边的一个一脸相,穿着蒙古人的衣服。神台的右边摆着一张一米五见方的石桌。石桌左高右低,上面摆着三古代犯人用的脚镣刑具。石桌尽头有一个满是云雷纹的池子。除此之外,再没有别的东西。

重要声明:小说《死亡探险之探秘传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