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悲痛欲绝

    当骆晓宾把冯绍祺的像个蚕蛹的躯举在手上,准备往背上放时,发现冯绍祺的躯轻若无物。他的心里一阵奇怪“咦,冯绍祺怎么这么轻呢?”但他此时顾不上多想,因为那砖头不断地朝这边飞来。

    骆晓宾跑进迷雾之后,本就辨不清方向,在加上冯绍祺在他背上不停地痛苦呻吟着,让他心急如焚,就更加找不着东南西北了,只能在迷雾里乱窜。

    也不知跑了多久,骆晓宾依然没有看到那条小河。又跑了一阵,来到一对乱石堆旁,他累得再也跑不动了,于是在乱石堆里找了一块比较大而且很平坦的石头把冯绍祺放在上面,然后自己也坐在旁边休息。

    “冯绍祺,现在感觉怎么样?”骆晓宾见冯绍祺的呼吸渐渐急促起来,急忙问道。

    “好···痛···,你快走···吧···,别···管我···了,我···快不···不行了。”冯绍祺断断续续的说道,同时眼里也掉出一串泪珠。

    骆晓宾听了冯绍祺的话后,心里痛得犹如有千万根尖锐的针在同时刺着,泪水早已如同洪水泛滥“都是我害你成···这样的···现在我怎么能···怎么能丢下你不管呢?我···我要带你出去!为你找···找最好的医生!“骆晓宾说到最后,声音里透着无比的坚定。

    “骆晓宾···,别···别这么···说,这都是···我自愿的,你···千万···不要自···自责,只是···我们以后···再也不能···在一起···玩,一起···探险了···“

    “冯绍祺,你别说话,你不会有事的。我马上背你出去找医生。“骆晓宾抹掉眼泪就准备再次去背冯绍祺。可是冯绍祺却用尽全力气摇着头“没用了···来不及了···,以后···还请你多···多照顾···我的爸···爸妈妈···,我就先···走”冯绍祺说到这里,头一偏,那圆睁的双眼也同时失去了它应有的光华。他那正值韶华的生命就在这样一堆乱石之中,还带着一片血腥画上了句号。

    “冯绍祺···冯绍祺···不!不!呜···呜呜···呜···”骆晓宾见冯绍祺的眼睛变得灰暗,他不相信眼前的景,自己最好的好友就这样撒手人寰,而且还死不瞑目!他拼命地摇着冯绍祺的尸体。他多么渴望冯绍祺只是睡着了,被他一阵摇喊之后,会再次醒来。可是他摇喊了很久,手臂酸软了,嗓子也干涩沙哑了,冯绍祺非但没有醒来,而且越来越冰冷僵硬。他不得不接受冯绍祺的确死了这个事实。

    “啊···老天爷,你要惩罚,为什么不惩罚我?为什么要这样对待他?”骆晓宾抬起头仰天长啸,现在他需要发泄内心的苦痛。

    “快!是骆晓宾的声音!他在那边。”

    就在骆晓宾悲痛绝的时候,他的后传来了一个声音。“是韩胜他们。”骆晓宾立刻向着声音的方向跑去“韩胜,你们在哪里?”

    “我们在这里。骆晓宾,你怎么了?”随着声音的到来,韩胜和朱聪出现在骆晓宾面前。然而他们却看见骆晓宾双眼红红的,而且脸上还挂着泪珠,上的衣服也被血液染得通红。忍不住问道。

    韩胜见骆晓宾嘴角动了动,并没有回答他们,而且眼泪如同一条线一样滚落,心里忽然生出一种不祥的预感。但还是不依不饶的问“你今天是怎么了?怎么变得这么多愁善感,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找到冯绍祺了吗?”

    骆晓宾被韩胜提起冯绍祺,顿时蹲下子,掩面哇哇痛哭起来。韩胜和朱聪都被骆晓宾的一反常态搞得莫名其妙。于是都怀着忐忑不安的心向着骆晓宾来时的方向走去。

    他俩还未走近乱石堆,就看见了没有手脚,一血红的冯绍祺,但是他们此刻还不知道冯绍祺已经死了,不过他俩还是被吓得不轻,尤其是朱聪,被吓得面色苍白,上不停地颤抖,两只脚寒症病发者一样根本无法站立,只好由韩胜扶着他走向放着冯绍祺的大石块。骆晓宾也低着头,留下一路泪水,默默地跟在他们后。

    “冯绍祺死了!“韩胜把手伸到冯绍祺的鼻孔上探了一会儿,面无表地说道。好像冯绍祺并不是他的朋友一样。他此刻的样子像极了一个主治医生正在对病人家属宣布病人死亡的消息那样。

    “啊···“朱聪听到韩胜的话后,朱聪‘噗通‘一声仰面倒在了乱石堆上。紧接着,一股鲜红的血液从他的脑后的石头上流了出来。

    “朱聪···朱聪,“骆晓宾大惊失色,赶紧跳到朱聪边,把他扶起来。当他看到朱聪的后脑勺时,与先前见到冯绍祺的神一样,一句话也说不出来。那不是能用一个震惊就能形容的。朱聪的后脑勺上有一个能放下小孩拳头的大洞,鲜血夹杂着脑浆正从大洞里不停地往外流。骆晓宾伸手按在大洞处,可是血液依旧不住地从大洞边缘冒出来。此时朱聪的脸色也由惨白转为死灰。

    “朱聪,你快睁开眼睛呀!“韩胜也过来扶着朱聪,大声地喊道,可是朱聪却并没有因为他的喊声而睁开眼睛。”他死了!“韩胜冰冷地,不夹带一丝感地对骆晓宾说道。

    “不可能,这不可能!你看,他伤口的血已经被我止住了。“骆晓宾使劲地摇着头,还把捂住朱聪伤口的手伸到韩胜面前,只是他的整只手臂都已被血液染得绯红,而且他的手掌上还带着一块已经凝固了的血块。

    “骆晓宾,你别再自欺欺人了,他的确死了,是被你害死的,还有冯绍祺,也是被你害死的!“韩胜盯着骆晓宾的眼睛,不紧不慢地说。

    “韩胜,你···你别乱说,怎么是···是我害死了他们?他们可是我最好的···朋友,我···我怎么可能害他们。“此时的骆晓宾很想得到韩胜的安慰与鼓励,但是韩胜却给了他一个晴天霹雳。骆晓宾惊恐地望着韩胜,一边哭,一边结结巴巴的说道。

    “难道我说错了吗?这件事难道不是因你而起吗?“

    骆晓宾看着韩胜那如利剑的眼神,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只是他的心在滴血!

重要声明:小说《死亡探险之探秘传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