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队友失散

    商议妥当之后,四人便开始行动。从他们处的接头开始,每经过一段甬道的接头处时,都会停下来,等到它完全把‘扇子’张开后,便在靠前一段甬道的断头边缘处凿一个小洞,然后把钢凿插在洞里,再前往下一个接头。如此五次过后,骆晓宾他们走在去往第六个接头的中间时,忽然,甬道开始剧烈晃动起来,骆晓宾他们只能迅速卧倒在甬道上,才免去了跌倒的危险。晃动过后,一声物体断裂的巨大脆响声传进了他们的耳朵。接着又是两下轻微的摇摆。“耶!我们成功了!“四人同时欢呼起来,然后来了个四人大拥抱。

    当骆晓宾他们踏过第六个接头,把灯光向甬道远处,但远处依旧是一片黑暗。冯绍祺有泄气了“妈的,还是看不到尽头啊,我们是不是白费力气了?“

    “靠,我说你长点脑子好不好?这每一段甬道就有五六百米,你的眼睛能在这么黑暗的地方看清那么远?”骆晓宾见冯绍祺老是犯傻了,心里不有些窝火。

    “我一时糊涂,没想那么多。嘿嘿,你们慢慢来,我先去看看有没有什么值得惊喜的东西。”冯绍祺说完,也不管骆晓宾他们同不同意,飞一样地跑向远处。

    “呵呵,这家伙!背着那么重的背包还能跑得那么快!”韩胜打心眼里佩服冯绍祺的兴奋劲儿。

    “是啊,他有时候···”骆晓宾一句话还没说完,就听见远处传来一声悠长的惨叫,三人都是一怔:“糟了,冯绍祺···“一种不好的预感涌进了三人心头。骆晓宾率先向前狂奔,还一边跑一边喊:”冯绍祺,你这个王八蛋!“

    当骆晓宾跑到地七个接头时,看见接头已经被折断,距他所站的位置至少六十米远才是实地,而另一段被折断的甬道却陷在实地上,只是冯绍祺却不见踪影。他把灯光向甬道下方,才发现那实地原来是一面大斜坡,但是距甬道也至少有二十米高。

    “冯绍祺···冯绍祺···”骆晓宾高声呼喊了两声,可是除了自己的回声,他却没有听到冯绍祺的任何回应,哪怕是呻吟声。

    “看见冯绍祺了吗?”韩胜和朱聪气喘吁吁的跑到骆晓宾边,没顾得上缓气,韩胜就问道。

    “没有,那家伙肯定从这里摔下去了。”骆晓宾指着甬道下方,沮丧的说道。韩胜和朱聪看了一下下面,异口同声地说“这么高?他这么那么不小心。”

    “这个冯绍祺真是···唉!这么高,我们这么下去呀?“朱聪眉头紧锁,焦虑之由此可见。

    “骆晓宾,我们原路返回,从那一个断头的地方就能下到下面了。“韩胜看了对面的形对骆晓宾提议道。但是,却被骆晓宾果断的否决了”不行,那样耽误的时间太久了,对冯绍祺不利,我们用飞钩下去。“

    飞钩并不是会飞的钩,而是由三个铁钩组在一起,成三角形分布。钩柄有而是公分长,尾端有一个系绳索的小圆环。只要你臂力足够大,绳子足够长,准头足够精,那绝对是攀岩的好工具。

    骆晓宾把飞钩稳稳地挂在甬道上,然后抓住绳子就直接滑了下去。韩胜和朱聪也学着骆晓宾滑了下去。骆晓宾的脚才刚着地,就开始在地上搜索,很快,他在斜坡上发现了一个小台阶。台阶只有两米长,一米宽,上面堆着至少有六十公分厚的一层黑灰。黑灰中间有一个被砸出来的大洞,台阶边缘有一路血迹,一直延伸到斜坡远处。骆晓宾自言自语地说道:“这里肯定是冯绍祺摔下来的痕迹。“

    “你们俩顺着血迹找下来,我先前去看看。“骆晓宾大声地朝还没着地的韩胜和朱聪喊道,然后就顺着血迹冲下了斜坡。

    韩胜和朱聪下来以后,抬头看了一眼那条甬道,立刻被惊呆了:被破坏掉的甬道像一把巨大的没有骨架的扇子,搁在几条被巨大石墩撑起的横梁上面。而那横梁上却满是大大小小的齿轮。每根横梁之间还有无数条粗大的铁链。朱聪不由一阵赞叹“古人的创造能力真的好强大!那么长的甬道也不知是用什么办法弄上去的。”

    “别大发感叹了,我们赶紧下去,骆晓宾都已经不见了。”韩胜看见朱聪还在不自,只好大声催促。朱聪向下一看,斜坡下面一片漆黑,早已不见了骆晓宾的灯光。于是赶紧跟着韩胜沿着血迹去寻找骆晓宾他们。

    再说骆晓宾顺着血迹,很快就来到了斜坡底部的一大块平地,血迹在此消失不见,但冯绍祺却不见踪影。骆晓宾心里慌了:“这小子收了伤能跑到哪里去呢?”他开始打量四周的地形。

    整个斜坡不足一百米高,上大下小,到平地就只有不足百米之宽,两边是绝壁。一条只有三米宽的地下河从左边的绝壁流出,像是一位风万种的女人,在骆晓宾边不远的平地上显露了一下她的俏丽容颜之后,却又瞬间隐进另一边的灯火阑珊。

    “难道冯绍祺跑到河里洗脸去了?“骆晓宾跑到河岸上一看,心就凉了半截。因为整段露的河道只有一米多点深,河里的水也只有不足半人深。一个普通高的人站在河里都会露出头来,更别说冯绍祺一米八的个子。骆晓宾还是不放心,又把水里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河里一共有几条鱼在游,他都看清楚了,可就是不见冯绍祺。

    骆晓宾蹲在河岸上大哭起来“冯绍祺,你这个大混蛋,你到底去了哪里?呜···为什么不等我们一起?要是你出点什么差错,呜···我怎么向你家人交代?我怎么面对我自己?你这个超级大混蛋!呜···”他哭了一会儿后,猛然想起“河的对岸不是还有一块平地吗?或许他去了那里呢!”

    骆晓宾迅速跳进河里,一种刺骨的寒冷,让他打了一个激灵。当他爬到对岸时,体已经不受控制的颤抖。但这丝毫影响不到他寻找冯绍祺的念头。

重要声明:小说《死亡探险之探秘传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