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涅盘重生

    再说骆晓宾被鲨怪吞进肚子之后,很快他便从昏迷中醒来,发现头上的灯光还亮着,自己并没有像想象中那样立即死去,只是体感觉更加疲惫。

    “妈的,鲨怪的胃就是这个样子的。”骆晓宾费了好大劲才坐起子打量了一下周围,这是一个低矮而狭长的空间,四周全是红彤彤的一片。他的脚边有一堆被嚼碎的不知道是什么动物的骨头渣滓,但这并没有令他感到恐惧,因为他明白,不久的将来,他也会变成那个样子的。倒是那种腥臭和那种应该是消化液的黏液让他很不舒服。因为那种腥臭比鲨怪嘴里的强烈了不知多少倍。那种消化液就像水帘洞里的水一样不停地滴着,如果滴在露的肌肤上如同火烧一样疼痛,麻痒难受,就是滴在衣服上,肌肤也能感觉到那种焦灼。

    骆晓宾的那种不舒服的感觉很快就被胃的蠕动带来的昏昏睡的感觉所替代。那有规律的蠕动让他仿佛回到了幼年时代妈妈的摇篮里,此时的他只感到眼皮越来越沉重。他慢慢地闭上了眼睛。“孩子,你太累了,睡吧!”骆晓宾脑海里响起了一个慈祥的声音。他甜甜一笑,正准备沉沉睡去。忽然,一声严厉地叫喊声再次从脑海传来:“骆晓宾,你不能睡,难道你想做你脚边的那堆枯骨吗?你为什么不拿起你手中的刀,刺穿鲨怪的胃回到那个美丽的世界?”

    “对,我不能死,我不要做那枯骨。”骆晓宾睁开了眼睛。眼睛里再没有那种绝望,而是一种他从未有过的坚强。

    “啊···”一把本就很锋利军的军刀在坚定的信念催动下,就更加无坚不摧,所向披靡。所到之处,无不溅起一股血花。

    冯绍祺悄悄骑上鲨怪的脊背。看见那一处处刀伤,猜想一定是骆晓宾所为,触景生,又让他对鲨怪的愤恨多了一分。军刀,强有力地刺进了鲨怪的脊背。可是鲨怪的感觉神经已经麻木,只是稍微扭动了一下,并没有太多挣扎。好像冯绍祺只是在给它挠痒痒。

    冯绍祺刺了也不知多少刀,见鲨怪毫无反抗,仍然只是在水面上不快不慢的游走,这让他有些气馁了“妈的,这样杀它不死呀!不行,得换个地方。”他从鲨怪的背上跳下来,游到了离远一点的地方。看着鲨怪自言自语地说:“要从哪里下手,才能让它尽快毙命呢?”

    冯绍祺这在苦苦思索时,鲨怪突然发疯似地扭动起来。像是一个武者,在人前拼命卖弄它的武技。翻、闪、腾、挪无不带起一片水花,既有武者的刚,也有舞者的柔!冯绍祺惊疑地看着鲨怪疯狂的举动“嘿嘿,这鲨怪难道得了失心疯?”

    鲨怪的疯狂持续了两分钟,便慢慢开始平静下来。最后一动不动地躺在水里,体慢慢向水底沉去。

    “难道它死了?”冯绍祺是百思不得其解“它怎么会无缘无故的死了呢?”他把眼光再次投向渐渐下沉的鲨怪。忽然,鲨怪的腹部处冒出一团团殷红,接着一把明晃晃的军刀露了出来,军刀向着鲨怪的尾部切去,十公分,三十公分···

    “骆晓宾···”冯绍祺激动得不知道说什么好,兴奋地潜进水里,抱住那刚从鲨怪腹中钻出来的骆晓宾游上水面,也不管他上有多少黏液和有多么难闻的腥臭。

    一种重获新生的喜悦和生死离别后又再次重逢的激动弥漫在了整间石室。两人相互看着,竟然都说不出一句话来,只有和上的衣服一样湿漉漉的眼睛代表了彼此此时的心。当然,拥抱是必不可少的,因为那是对激动和喜悦最好诠释。

    “都这么久了,骆晓宾他们怎么还不过来?韩胜,他们该不会出什么事吧?”坐在一条狭长巷道里的朱聪看了看上已被体温烘干的衣服,然后一脸焦急的看着边的韩胜,希望他能够给自己一份想要的答复。

    “别胡说,他们俩不会有事的,或许是有什么新发现,才耽误了时间。”韩胜说道最后,已经明显底气不足了。

    “这估计都快一个小时了,你看咱俩的衣服都干了。”

    “朱聪,我们应该相信骆晓宾!你说是吗?”

    “韩胜,快下来帮帮忙!”就在两人望穿秋水、烦躁不安的时候,冯绍祺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你看,我说了没事嘛!”韩胜一边往水里跳,一边对朱聪笑道。

    在巷道尽头一片宽阔的水域里,两束灯光不停往中间移动。当两束灯光还差两米才完全靠拢时,韩胜看见骆晓宾双眼紧闭着,脸上血迹斑斑,整个人无力地趴在冯绍祺背上,不由大声惊叫了起来:“骆晓宾这是怎么啦?他没事吧?”

    “先···他妈别问···到岸上再···说。”冯绍祺气喘吁吁地说“我俩一人···架一只手···”

    回到岸上后,冯绍祺把骆晓宾搂在怀里对朱聪说道“快拿一···瓶水来。”韩胜迅速从背包里拿出一瓶水递给冯绍祺。

    “我们有没有葡萄糖?”冯绍祺喂骆晓宾喝了一些水,剩下的帮他把脸洗了一遍,然后问道。

    “有···有四···四瓶。”朱聪结结巴巴地回答道。幸好骆晓宾在购买食品的时候,考虑到了这次探险的危险和难度,购买了一些常用的伤痛药品和一些迅速恢复体力的药品。只是他没想到第一个使用后者的人却是他自己。

    “快拿呀!只是说有个用啊。”冯绍祺见朱聪和韩胜都愣着,不由火冒三丈。

    “哦··哦”韩胜一边点头一边往朱聪的背包里翻。朱聪看见骆晓宾像个死人一样躺在冯绍祺怀里,早就在一旁吓得不停的颤抖。他真的很担心骆晓宾会不会就这样死去,虽然他听见了冯绍祺的话,也一时没反应过来。

    冯绍祺喂骆晓宾喝下了整瓶葡萄糖,看见骆晓宾的脸色慢慢由惨白变得红润,才轻轻把他平放在巷道上,给韩胜和朱聪讲起了在石室里的经过。听得俩人心跳一百八,同时对骆晓宾的敬佩又增加了几分。

重要声明:小说《死亡探险之探秘传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