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殊死搏斗

    骆晓宾快出水面时,向后看了一下,却发现冯绍祺并没有跟上来。他心里开始慌了,以为冯绍祺被鲨怪咬住了。顾不上出水透气就又返潜回去,可还没到门洞,冯绍祺已经游上来了。

    “**刚才在做什么?”出来水面透了几口气,骆晓宾开始问冯绍祺。

    “哈哈,老子把鲨怪的那双招子给废了,就算它过来了也是个瞎子。”

    “靠,鲨怪在这黑漆漆的地方不知生存了多少年代了,它那双眼睛早就退化了。看不见东西的。”骆晓宾认为冯绍祺此举是多余的,白浪费力气。

    “万一它还能看得见呢?反正是有益无害。”

    “是啊,”韩胜也赞同冯绍祺的观点。

    “鲨怪现在怎么样?”朱聪最关心的还是鲨怪还能否继续伤人。

    “被我们弄得残疾了,现在正往这边钻呢。”冯绍祺得意地说道。

    “那它过来了还会咬人吗?”朱聪还是有些担心。

    “冯绍祺,等一下鲨怪过来了,我负责缠住它,你带着朱聪和韩胜先过去,过去之后一定要先爬到岸上去,鲨怪就算再过去,也奈何不了我们。”

    “还是我去缠住鲨怪,你负责带他们过去。”

    “争什么争?刚才还答应我一切都听我的,这么快就忘了?”骆晓宾气呼呼地说。

    冯绍祺还想争辩,却听见水下传来一阵‘哗哗’的声音,伤痕累累的鲨怪脑袋从石室中间的水里冒了出来,开始左顾右盼,像是在寻找着目标。紧接着,鲨怪的整个体浮出了水面。

    众人的灯光透过水面,终于看清了鲨怪的模样。鲨怪整个体长约二十多米,直径起码超过一米三。说它像鱼,但它却长着蛇鳞和蛇尾,还有四条短而粗壮的脚。说它像蛇,它却又有鱼鳍和鱼鳃。此时那鲨怪的头部,被骆晓宾他们弄伤的和被门框擦伤的地方都不断地往外冒着鲜血,它所涉足的水域都带着一片殷红。

    “看见没,这鲨怪就他妈是靠声音和水的波动来辨别事物的,你们轻轻的往水里潜,我去引开它的注意力,千万要按照我刚才说的去做。”骆晓宾轻轻的对冯绍祺三人说到。

    “你自己要小心一点。”三人都点头说到。

    “嗯”骆晓宾答应了一声并向三人做了一个下潜的手势后就向石室远离门洞的方向游去。他游了几米远之后,就开始一边游一边使劲拍打水面,还大声地呐喊以吸引鲨怪的注意力。其实骆晓宾的心里是极其害怕的,可为了同伴的安危,他别无选择。

    果然,鲨怪在听到骆晓宾的拍水声和呐喊声之后,迅速向骆晓宾游来。只用了两秒钟时间就到了骆晓宾的位置。真有‘静如处子,动若脱兔’的风采。

    骆晓宾见已经成功吸引鲨怪的注意力,便停止拍水和呼喊,奋力向远处游去。可还没游到两米远,就发现鲨怪已经到了后。在水里就是鲨怪的地盘,他只是一个在陆地上生活的人类,如何能与那鲨怪相提并论。

    骆晓宾也很清楚,在游泳速度方面,自己绝对不是鲨怪的对手,只能依靠人类特有的智慧才能与之一搏。骆晓宾迅速潜进水里,游到鲨怪腹部的一侧,用军刀狠狠地刺了进去。当鲨怪感觉到疼痛,把脑袋扭向受伤的腹部时,骆晓宾早已到了它腹部的另一面,而且,又已经准备下手了。

    如此五次之后,鲨怪开始抓狂了:这个可恨的人类,专挑自己腹部下手,已经被他弄出五个口子了,而他却毫发无伤。虽然只是皮外伤,可这是个奇耻大辱呀!自己这么庞大的躯,竟然还斗不过那个小布丁!不行,我要改变战略。这时,骆晓宾又在它的腹部捅了一刀。

    鲨怪把脑袋潜进水里,用它独有的感觉系统牢牢地锁定骆晓宾的动向,然后,把整个躯撑出水面,在空中来了个一百八十度旋转。

    骆晓宾开始还不明白鲨怪为何要把脑袋潜进水里,可看见它的动作之后,惊诧的同时也明白了它的用意。他知道自己已经被鲨怪锁定,如果再斗下去,自己只会死得更快。于是使尽全力气向门洞游去,只盼能快点进入门洞,让门洞为自己拖延一下鲨怪,那样,自己才有活命的希望。

    当然,骆晓宾的选择无疑是最明智的,但明智与事实是两码事。这场战斗本来就是一场敌我力量悬殊太大的不公平战斗,更何况这水里本就是鲨怪的天堂,任你骆晓宾有三头六臂也逃不过它的追击。

    骆晓宾的上半才刚刚游进门洞,就感觉后面一股强大的吸力把自己向后吸去。他赶紧用双手撑在两边门框上,想借此阻挡体向后退去。他很快发现这只是徒劳无功的行为,不但体一点点地往后退,手也被门框磨得火辣辣的痛。尽管如此,骆晓宾并没有放弃,还是死死地把双手撑在门框上,连军刀也没有落下。因为他存在着一种侥幸心理:那鲨怪迟早会力竭的,只要它力竭,便会松掉这股吸力。

    果然,两秒钟过后,吸力松开了。不过,这并没令骆晓宾惊喜,反而让他感到无比的绝望。因为他的脚已经被鲨怪衔在了嘴里。一阵强有力的实力拖拽和剧烈疼痛令骆晓宾不得不松开双手。骆晓宾刚松开手,就被鲨怪迅速地拖离了门洞。

    骆晓宾为了活命,像一个杂耍演员一样把腰与腿折叠成了一条直线,握紧了手中的军刀,对着鲨怪的下颚一阵猛刺。有时候,不得不佩服人在生死关头所爆发出的潜力!骆晓宾平时虽然也经常锻炼,但也没达到现在这种程度。

    骆晓宾的一阵猛刺虽然没给鲨怪造成致命伤害,但还是让它松开了他被咬住的脚。骆晓宾想再次潜进门洞,可鲨怪好像知道他的意图,竟然抢先一步拦在了门洞前面。骆晓宾不得不再次返回水面。鲨怪也紧随其后。

重要声明:小说《死亡探险之探秘传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