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瓮中斗鲨

    骆晓宾看着冯绍祺,心里一阵感动:他的话虽然难听了一点,可是却把哥们谊最真挚的一面表达得近乎完美。他变了,不再是在神庙里那个不听劝告,我行我素的冯绍祺。韩胜和朱聪也是一脸敬佩地看着冯绍祺。

    冯绍祺被三人看得有些不好意思“你们都看着我干嘛?怎么,我说错了吗?”

    “没···你没说错,只是你的话令我们很感动!”韩胜和朱聪被冯绍祺一问,急忙低下头。

    “感动个呀,都还没做呢!”

    “冯绍祺,我俩赶紧下去吧。让那妖怪过了门洞就麻烦大了。还有,在水里不能说话,要看我手势。”骆晓宾还是担心冯绍祺会鲁莽行事。

    “没问题,一切听你的。哈哈,老子以前只在《魔兽世界》的游戏里打过妖怪,没想到今天要去打真的妖怪,刺激!哈哈!”

    骆晓宾和冯绍祺拿出军刀,深吸了一口,带着七分恐惧和三分刺激的心理潜进了水里。当骆晓宾再次看到鲨怪时,鲨怪已经前进了十公分。

    骆晓宾看着冯绍祺,指了指鲨怪的胡须,见他点头表示会意后,就向鲨怪走去。可他刚走出两步,就被冯绍祺从背后把他拉住了。冯绍祺向自己的脸指了一下,然后从骆晓宾边走向了鲨怪。

    冯绍祺刚靠近鲨怪,也不知它是否是闻到人的特殊气味,反正那鲨怪的嘴巴张合的更加厉害了,那一股股腥臭和黏液也越来越浓,越来越多。而且,两条触须就像两条鞭子一样来回抽打。但冯绍祺并没有退缩,他眼睛紧紧盯住两条触须,一边躲避,一边找下手的时机。五六秒之后,鲨怪的两条触须同时向后,早就蓄势待发的他看准了这一时机,手起刀落斩掉了鲨怪左边的触须,一支血箭随之喷而出。

    骆晓宾对冯绍祺竖起了大拇指以示鼓励。可冯绍祺还没来得及得意,就被鲨怪因受到疼痛刺激而疯狂扭动所引起的水流波动推得他脚下不稳。体向鲨怪的口中倒去。吓得他心跳急剧加速,尽管是在水里,他还是感觉脸上在刹那间就多了无数汗珠。慌乱中,他只好把手上的军刀向前插去,至于要插到哪里,他根本就没想过,当然,这千钧一发的时刻也不容许他想,只要能撑住体,不跌进鲨怪的嘴里就行了。

    骆晓宾看见冯绍祺遇险,又不敢上去帮忙,怕一不小心反倒把他推进鲨怪嘴里了,只有在一旁干着急。

    冯绍祺那慌乱中只求撑住体的一刀,竟然插在鲨怪的上颚。但因颚骨太过坚硬没有插进去,不过还是让冯绍祺稍微稳定了一下体,没有再往前倒。他正暗自庆幸时,鲨怪的晃动又让军刀划破颚骨表面的皮肤,开始向鲨怪嘴巴的右侧面下滑。

    冯绍祺看着剩下那条触须不停的晃动,心想:这下完了,没被鲨怪吃掉,却要被它的触须鞭死。他正想着,触须果然结结实实的打在他的背上,虽然不是很痛,但却加快了他下滑的速度。也不知道是鲨怪感觉被军刀划破的皮肤疼痛难忍,还是它对它的触须有十足的信心与军刀抗衡,反正,军刀快到触须时,它非但没闪避,还把触须鼓得像一根棒棒冰一样。结果可想而知。那瑞士军刀可是现代冷兵器排行榜上数一数二的,岂是**可以抗衡的。

    冯绍祺狼狈地从鲨怪嘴边滚开,虽然只有短短数秒钟,可他却像经历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骆晓宾把冯绍祺拉起来。见冯绍祺没有受伤,才放下心来。

    两人回到水面呼吸了几口新鲜空气,又重新潜回水里准备开始切鲨怪的尖牙。这次,骆晓宾说什么也不让冯绍祺再去,因为他刚才消耗了不少的体力需要休息。

    骆晓宾忍住恶心,来到鲨怪面前,趁着鲨怪张嘴的一瞬间,军刀从左至有在鲨怪的嘴里横扫了过去。好几颗鲨怪的尖牙也同时掉进了水里。这可是它赖以生存的家伙,被骆晓宾就这样砍了下来。

    鲨怪被两个臭未干的人类接二连三地欺负,更加狂暴了,加快了嘴巴张合的速度,而且每一次张合,不仅仅是吐出腥臭和黏液那么简单了,还同时吐出一股有水桶粗细的水柱。那水柱能把一米之内的任何可移动物体推开。当然,骆晓宾也不例外。它现在被卡在门洞里进退不得,不让敌人近无疑是最好的办法。

    这下可让骆晓宾犯难了,连鲨怪跟前一米的地方都不能靠近,还谈什么拔牙?那鲨怪又努力再向这边既,这么一会儿功夫又进来十公分。

    冯绍祺拉住骆晓宾,向骆晓宾指了一下门洞的顶端,又指了一下鲨怪的脑袋,然后用军刀做了一个插的动作。骆晓宾立即明白了他的意思,他是要自己从门洞顶上有过去,那样可以避开鲨怪吐出的水柱,绕到鲨怪嘴巴上方,然后插起上颚,令它负痛而停止吐水,给他创造机会。骆晓宾点了点头,实施起了冯绍祺的办法。从门洞顶端游了过去。

    当骆晓宾把军刀狠狠地插向鲨怪时,那鲨怪果然停止了吐水。冯绍祺迅速上前,等到鲨怪一张嘴,军刀就砍向了它的牙齿。如此反复四五次,那鲨怪的一口好牙,就这样被他俩给砍没了。

    那鲨怪彻底发威了,也顾不上门框磨掉自己脸颊皮时的疼痛,使劲向门洞里钻。现在,它的心里只有仇恨!它一定要把眼前这两个人类‘绳之以法’。这也不能怪它,先是被冯绍祺把他引以为傲的胡须给剃掉了,成了‘白面书生’。现在又被骆晓宾和冯绍祺合伙把它赖以生存的牙齿弄没了,成了‘老太公’,以后的生存都成了问题。它能不发怒吗?

    骆晓宾看见鲨怪在短短的几秒钟就已经把那双红红的、有拳头大小的眼睛也挤进了门洞里。他知道鲨怪很快就会通过门洞了,于是他对冯绍祺指了指水面就向上游去。

重要声明:小说《死亡探险之探秘传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