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遇见鲨怪

    水位一直上升到二十米的位置才停止。整个石室看上去一片死海景象,既没有一丝波浪,也没有一点声音,而骆晓宾他们就是那漂浮在海面上的蚂蚁。

    “现在水位应该是稳定了,你们有没有想到出去的办法?”骆晓宾见水位稳定了,开始问其他三人。

    “你们看,这水把我们上浮了二十多米,已经快接近竖井了。我认为从我们掉下来的地方再爬上去比较容易,”韩胜首先说出了自己的意见。

    骆晓宾向上看来一会儿,然后开始摇头“不行,且不说那么高能否爬得上去,就算爬上去了也打不开那个机关,因为机关是从上面开启的。”

    “假如机关的总机房在那下面,我们不是就能打开机关了吗?”韩胜还是有点不死心。

    “我们不能假如,没有十成把握,说什么都不能冒那个险。再说,打开了机关,我们也不能像壁虎一样倒悬着爬过去呀!”

    “对不起,我刚才没想到这么多。”韩胜被骆晓宾说得无话可说。

    “这只是大家提出建议,干嘛说对不起。”骆晓宾对韩胜微微一笑又开始问冯绍祺和朱聪“你们两个呢?有没有什么好的建议?”

    “嗯,我认为我们只能从下面的门洞里过去,再找其他出路。”冯绍祺说道。

    “我也是这么想的。只是有两个很大的难题。”骆晓宾和冯绍祺的意见难得这么一回统一的。

    “什么难题?”

    “第一,不知道我们的头灯能不能防水,第二,我们没有氧气瓶,不能在水下换气,必须坚持到另一面才能呼吸,所以中途不能有任何的耽搁。”骆晓宾一脸凝重地看着三人。

    “没错,的,我在水下倒是可以坚持一分钟左右,就是不知道你们行不行?”冯绍祺倒是自信满满。

    “我也没问题。”韩胜也不甘示弱。

    “你呢?”骆晓宾看着已经开始发抖的朱聪,其实骆晓宾心里最担心的也就是他。

    “我···坚持!绝不会做你们的拖油瓶。”朱聪抹了一下嘴巴,眼睛里闪过从未有过的坚强。

    “好样的!朱聪,我相信你!冯绍祺,你负责跟在朱聪边。记住,我把他交给了你,如果,他出现了任何差错,你就等着接受与他同样的结果。”

    “放心吧,老子还是知道孰轻孰重的。”

    “我先进水里看一看况,你们先在上面等我。记住,一定要等我上来了才可以潜水。”骆晓宾等到三人都点头同意了,才深吸了一口气,潜进了水里。

    当骆晓宾潜进水里时,他发现头灯还亮着。只是那灯光没了在空气中的穿透力,最多能看清水下十五米的地方,再远的话就开始模糊了。但这还是令他信心倍增。

    骆晓宾刚刚潜到小门洞,一股刺鼻的腥臭传来,尽管在水下已经屏住呼吸,可那种腥臭还是差点让骆晓宾呕吐。骆晓宾把灯光照向门洞里,一副比恐怖片还恐怖的画面令骆晓宾大惊失色。

    此时门洞里一张也不知是什么怪异鱼类的巨嘴把整个门洞堵得只有顶端剩下二三十公分的缝隙。巨嘴既有鲨鱼嘴巴的特征:上颚长出下腭最起码三十公分,两排长二十多公分整齐的尖牙让人胆寒;但它却又有鲶鱼的形态:嘴又扁又宽,上颚上还有两条长约一米多的长须。巨嘴不停地上下张合和左右摇摆,看那样子是想通过门洞进入到这边石室来。可能是由于它的体型过于庞大,门洞又太过窄小,目前只把口腔部位伸了进来。两边嘴角的皮已经被门洞的棱角磨掉了,鲜血直流,但它还在拼命地向这边钻。好像这边有什么令它非常感兴趣的东西一样。

    那巨嘴每上下张合一次,就会喷出一阵浓浓的刺鼻腥臭和一股白色而且不溶于水的黏液;每左右摇摆一次,就会流出一丝殷红的鲜血。骆晓宾看了仅仅十几秒钟,那门洞底部就布满了红白之物。

    看到这既恐怖且恶心的场景,骆晓宾竟然忘记了是在水下,张开嘴巴就准备喊。结果,一口污水流进了他的喉咙,他赶紧闭上嘴巴,可是他的胃却不容许那么腥臭的水流进去,于是一阵收缩,又把水从他鼻子还了出来,搞得他眼睛一阵模糊。而且,把他从上面呼吸的一口空气也消耗殆尽。他只好奋力向水面游去。

    “你怎么去了这么久?下面有什么况没有?”骆晓宾刚把头露出水面,冯绍祺就开始问道。

    骆晓宾大口大口地吸了好几口气,才气呼呼地回答:“都是你小子,平时老是妖怪长妖怪短的念叨,现在下面真的有一个妖怪啦。你负责摆平它!”

    “真的有妖怪?不是开玩笑吧?”三人都不大相信地望着骆晓宾,以为他是在开玩笑。

    “你们看我像是在开玩笑的样子吗?”骆晓宾说完就把在门洞里看到的形讲给了他们。三人听完,尽皆吓得脸色苍白。尤其是朱聪,本来就发抖的体更加抖得厉害了。

    “那是什么怪物呀?”韩胜问道。

    “管它什么怪物,现在最重要的是怎么把它弄死,我们才能过去。”冯绍祺现在是越来越有分寸了。

    “冯绍祺说的没错,我们要想办法把它弄死,就算弄不死,也要让它对我们构不成威胁。如果要给他取名字的话··,不如就叫它‘鲨怪’吧。”

    “你有没有对付它的办法?”冯绍祺问道。

    “办法是有,不过很危险!就是拔掉它的牙齿!它牙齿被拔了,就算咬上一口,那也只不过是疼痛而已。”骆晓宾说完看着冯绍祺说道:“冯绍祺,你敢去吗?”

    “**这是什么问题?不要问敢与不敢?而是要问愿不愿意去。”

    “这有区别吗?”

    “当然有啦,那妖怪那么凶猛恐怖,没事谁他妈敢去拔它的牙齿。处于我们现在这种处境,愿不愿意去就是另外一码事了,与胆子没关系。”

    “切!你他娘的,这是哪门子歪理!那你愿意去吗?”

    “怎么不愿意?老子一个人死,总比都大家都死强吧,最起码你们回去了还会给我烧点纸钱,老子在阎王就不愁缺钱花。如果都死了,谁给我们烧纸钱?”

重要声明:小说《死亡探险之探秘传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