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意外发现

    冯绍祺这次倒是破天荒没有和骆晓宾抬杠,只是拿出军刀时,眼里尽是惋惜,嘴里也在念叨“啧啧!可惜呀,这么好的军刀被拿来玩小孩子做饭菜的游戏。真是暴殄天物!”

    “**哪来那么多废话,要命还是要军刀你自己选择。”骆晓宾又开始对他发起脾气来。

    “我这不是说说吗,又没说不用它挖。干嘛那么大火气呢!”冯绍祺说完就把军队整个刀刃插进了软墙里面。然后,双手握住刀柄狠狠地向下切去。

    当他把军刀抽出来准备再切第二刀时,他却傻眼了。刚才被他切过一刀的地方,已经完全闭合,连一点痕迹都看不出来“骆晓宾,你这办法行不通呀”。

    “嗯?怎么行不通?”骆晓宾压根就不相信自己的这一招会行不通。

    “你自己看吧,我明明切了一刀,可现在连影都看不见了。”冯绍祺指着刚才下刀的位置说。

    “这他妈是怎么回事?”骆晓宾也纳闷了:‘自己也是看见他切了一刀的,按理说,这刀插那么深切下去,怎么也该留下点痕迹吧’。

    韩胜和朱聪也把脑袋凑过来看。朱聪突然说道“这怎么和我们小时候玩的橡皮泥差不多呀!”

    “橡皮泥···?啊···我想到办法了!”骆晓宾兴奋的说道。

    “什么办法?怎么弄?”三人急切地望像骆晓宾。

    “呃···该怎么解释呢?哎呀,不好解释,反正我让你们怎么做,你们照着做就行了。”骆晓宾一边说,一边从背包里抽出军刀。然后对韩胜说“韩胜,你也把军刀拿出来。”

    “那我做什么呀?”朱聪见三人都拿着刀要上战场了,而自己却无所事事,心里有些过意不去。

    “我们三个负责切,你就负责把那橡皮泥拉住,不要让它缩回去了。”

    “冯绍祺,,你斜着从左边把刀插进去,我从右边把刀插进去靠在你的刀背上,韩胜从我插刀的地方横着切向冯绍祺插刀的位置,然后,朱聪把手从韩胜切开的刀缝伸进去,直至我和冯绍祺的刀的交叉点,用力拽住橡皮泥,我们向下切一点,你就往外拽一点。你们都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哎呀,你的意思是不是我们三个先把这墙切成三角形,然后我俩切一点,朱聪就往外拉一点,不让它复原。对吧?”冯绍祺有些不耐烦地说。

    “对,就是那样。”

    “那**的还说得那么麻烦,开工。”

    大家按照骆晓宾的方法实施起来,不过第一次他们为了试验办法的可行并没有切太多。

    “哈哈,成功啦!”朱聪跟着骆晓宾俩人的刀往下拉,一条三角形的凹槽显露了出来。得意忘形的他差点又让切下来的墙体弹了回去。大家见这个办法可行,全都充满了干劲。他们找到软体墙与石墙的交界,从交界处开始大范围切割。这可苦了朱聪,本来力气就小,那软墙体越切得厚,它的弹就又大。墙体上软软的又无法蹬脚,只能依靠鞋子与地板之间的摩擦力和体的倾斜来死命拉住被切下来的软墙体。不一会儿,他就开始大汗淋漓,力不从心了。韩胜看着他那辛苦的样子,也帮着他一起拉。

    大约一个小时后,他们切出了一米深,一米五高,八十公分宽的小洞来。大家都累得不行了,也不知道后面究竟还有多厚,都同意坐下来休息一会儿。

    休息的时候,骆晓宾和韩胜各拿起一小块软墙体,翻来覆去地看,然后又凑到鼻子上闻,还切下一小块,丢进嘴里像嚼口香糖那样嚼了起来。

    骆晓宾见两人煞有介事的样子,忍不住问道:“你们两个像李时珍品百草一样,有没有搞清楚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骆晓宾吐出嘴里的软墙体看向韩胜:“你看出这是什么没有?”

    “噗···没有,这东西颜色发灰,又酸又涩,还有点咸,像是一种泥巴!但我从来未见过,也没听老师讲过。”韩胜吐干净了嘴里的泥巴说道。

    “没错,这就是一种泥巴。名叫‘灰龙黏土’。全国极少部分地方有这种土。它是由火山喷发时流出的岩浆在特殊的土壤地段突遇大水,岩浆被浇灭,而大水也被岩浆的灼蒸发得所剩无几时,那剩下的一点水带着岩浆的微粒渗入地下。而土壤与岩浆结合后,慢慢发生了质变。时间越久,它的粘就越强。是一种具有生命力的泥巴。”骆晓宾为三人解释了‘灰龙黏土’的形成。

    “那这种土岂不是很珍贵?”

    “那当然了,这种土的密度很高,所以防水能力比沥青还好。它又压力。再加上它的形成条件那么苛刻,数量本就极其稀少,就算你有钱,还不一定买得到呢!”

    “你怎么会知道这些的呢?”冯绍祺总是对骆晓宾持怀疑态度。

    “我也是偶然间在一本野史记载上看到的,因为这种土的稀少和特别,所以我就牢牢记住了。”

    “那这里怎么会有呢?”朱聪也好奇的问道。

    “在古时候,很多有钱有势的人看中了这种土的防水,用其作为自己墓的防水层。为了得到这种土,不惜重金购买,甚至是杀人命也在所不惜。现如今只要在地下见到这种土被人为放置,就证明到了古墓。”

    “那你的意思是我们已经来到了古墓旁边了?”冯绍祺听了骆晓宾的话后问道。

    “很有这个可能,这种土一般都是作为防水之用。但为何被用在这门洞里呢?难道···”骆晓宾回答的同时也开始沉思。

    “那我们赶快把这剩下的切掉,好进古墓里看一看,老子还从没去过古墓呢!”冯绍祺听见骆晓宾说可能来到了古墓旁,就像吃了兴奋剂一样,之前还感觉有些疲惫的体立刻就充满了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力量。“蹭”一下子站起来,拿起军刀钻进小门洞里,就对那剩下的灰龙黏土一阵乱劈,恨不得立刻劈出个洞来,好早点钻进古墓里寻找宝贝。至于骆晓宾后面那一句话,他压根就没听见。

重要声明:小说《死亡探险之探秘传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