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寻找出口

    骆晓宾听见笑声,感觉有些不对,于是睁开眼睛。看见骆晓宾三人笑的趴在地上了。

    “好啊,你们几个王八蛋,合谋我。看老子不打死你们。”冯绍祺说着就一巴掌拍在骆晓宾的背上。

    “啊”骆晓宾立刻停止笑声,杀猪般嚎叫起来。

    “喂,冯绍祺,你轻点,人家可是受了重伤的。看见你那么久不醒,人家都哭了。你讲点良心啊。”韩胜看见冯绍祺还像平时和骆晓宾那样。

    “你怎么样?老子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你受伤了。”冯绍祺听见骆晓宾受伤了,马上换了一副态度,又是道歉,又是在掀骆晓宾的衣服,那种哥们谊表露无遗。当他把衣服掀开,才想起自己的头灯已经不亮了。转头看了看韩胜和朱聪,结果他们俩的灯也是和自己一样。

    “没事,死不了的。还是赶紧把你们的灯搞亮了,看看有没有路出去要紧。”骆晓宾装作无所谓地说道。

    “可我们的手段都摔坏了呀。哦,对了,我们每个人的背包里不是还有一个备用灯吗?”冯绍祺说着就准备打开背包拿手电。

    “你们先拍一下你们的手电,看看还亮吗?如果不亮了再拿备用的。”

    “拍一下就能亮?不会吧?”冯绍祺虽然不大相信骆晓宾的话,不过还是依言拍了一下“嘿嘿,这手电还有震动功能。好玩。”其他两人也拍亮了手电。

    冯绍祺有了灯光的支持,精神大涨“妈的,老子倒要看看我们到底摔了多高?”说着就向头顶望去。

    “你们快看,我们头顶好大几张蜘蛛网啊!”冯绍祺向上看时,尽管他们的灯光能让人看清九十米之内的眼可见的任何东西,但冯绍祺依旧没看到顶,也就是说这洞顶已经超过了九十米。只是看见了中部是一段天然约有四十米直径,光溜溜的圆形竖井和底部有四张方形大网,成阶梯状悬挂在石洞中。大网没什么特别,只是比较大,也不知用什么编织而成。最底下一张都有二十多米,越网上的越大,最顶上一张足足有四十多米。

    “蜘蛛网?”其他三人均觉得不可思议‘这么高连蜘蛛网也看得见?那该多大的蜘蛛网呀!’全都抬起头想一睹这‘巨型蜘蛛网’的风采。

    “我想起来了,我在掉下来的时候,被什么有弹的东西连续抛了三下才落得地上的,原来就是这几张网。”骆晓宾看见头顶上四张巨网若有所思地说:“这几张网救了我们,要不然,这么高摔下来,就真的在阎王爷那儿报到了。”

    “是啊,我当时摔下来也是那样。我还以为是他妈落在什么妖怪上了,被当成足球踢着呢。”冯绍祺总是改不了他那神怪理念。这不,话刚说完就被骆晓宾骂上了。

    “**整天除了神鬼妖怪就没别的说吗?”

    “怎么啦,老子当时就是这么想的嘛,不行啊?”

    “靠!懒得理你。”骆晓宾气呼呼的转过头对朱聪和韩胜说道“走吧,我们找出口去。”

    骆晓宾虽然醒来这么久,现在才真正打量起着石洞底部来。整个石洞是圆形的,直径有一百五十米,全由人工凿成。不但做工粗糙,而且没有半点装饰。整个石洞空无一物。也没有一点门的迹象。

    冯绍祺摸了摸正学着蛙叫的肚子“我说,也不知什么时间了?还是吃点东西再找吧。老子快饿死了。”

    不被人提起还好,这被冯绍祺一提,大伙都觉得饥肠辘辘。他们谁也没想到,他们昏迷了十五个小时,外面已经是第二天下午一点多了。大家平时都是把手机当表使,现在谁也没带手机,自然是不知道。

    “你们沿着石洞的边缘,找找看有没有什么机关。就是一个小小的突起也不要放过。但是你们不要擅自乱动啊,一定要等到大家一起研究了再动。”吃过东西后,骆晓宾对其他三人说道。

    “靠,真把自己当司令了!”冯绍祺嘟囔着跟着大伙一起去找出口。

    搜索了一圈后,骆晓宾看见冯绍祺就坐在地上不动了“喂,你干嘛不找了?”

    “找个呀,找了一圈了,连个门缝都没找着。还找个鸟啊。”冯绍祺气呼呼的说道。

    “是让你找打开门的机关。要有门还用得着你找吗。”

    “都没有门,就算你找到机关有什么用?”

    “我看你就是懒,根本就不想去找。”

    “你勤快你找啊。老子就是懒。不找,你把我怎么着?”

    “你还想不想出去?”

    “怎么不想出去,难道在这里呆一辈子?”

    “哎呀,你们两个就别吵了,赶紧找出口要紧,我们没时间耗了,难道你俩没有看见我们的吃的只够再吃一餐了吗?再这样吵下去,大家都得困死饿死在这里。”朱聪见两人越吵越凶,不得不说出现在的处境以劝解二人。

    骆晓宾白了冯绍祺一眼,转过又开始寻找机关。冯绍祺听说那最不和口味的压缩饼干都只够再吃一餐了,也只好起卖力气。因为饿肚子的滋味实在是不好受啊。

    朱聪的那句话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为了不饿肚子!为了尽快离开这让人讨厌的黑暗世界!为了再回到外面那美丽的家园!再没有人争吵,每人都全心地投入找开启出口的机关之中并自觉地各自寻找一段。

    骆晓宾他们始终相信一句话:付出了努力就会有收获!可此时的命运之神却和他们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当四人睁大了眼睛,生怕遗漏了任何一丁点蛛丝马迹地把石洞的墙体、墙角看了四遍,甚至连整个地板也仔仔细细的摸索了一遍之后,别说凸起的机关,就是连插得进一根头发的小缝也没看见。他们不得不开始怀疑那句话的可信度。

    骆晓宾看着垂头丧气地蹲在自己边的伙伴们,在平台上那种无力感再次袭来。他把体重重地靠向墙体,望着那像葫芦的竖井一言不发。石洞回到了它本来的寂静。只有时而轻微,时而凝重的呼吸声证明了还有几个人的存在。

重要声明:小说《死亡探险之探秘传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