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蛊惑

    在樊城的中心公园附近,酒吧、饭馆、冷饮店、KTV处处都是。因为这里是中心黄金地段,人流比较集中。不过今天可能是因天气闷,人们大都呆在家里的原因,生意都不怎么好。最起码从门外停车场所停的车辆数目就看得出。

    当然也有例外。这不,有一个名叫‘激’的冷饮店里就是座无虚席。或许是店外那‘冷却你体的燥,点燃你心灵的激’的广告词吸引了顾客的眼球吧。

    骆晓宾驱车来到了‘激’冷饮店。因为他约了他的几个铁哥们在这里见面。走进店里,一股凉爽席卷而来,把外面的闷一扫而空。“的,怪不得阿祺这家伙要选择这里,原来这里是个‘冷冻库’啊。”

    骆晓宾大摇大摆地往里走去,一边走一边搜索这阿祺,完全没了家里那副乖乖男的模样,整个就一泼皮、无赖、流氓加纨绔的形象。

    “骆晓宾,我们在这儿呢。”随着一个包厢门打开,一个充满阳刚之气的声音响了起来。原本还算安静的冷饮店被这突如其来的高分贝的声音打破了,顾客们纷纷侧目,盯向这声音的来源:一个约一米八高、结结实实、黑黝黝的,光着上,看不出实际年龄的青年,一只手扶在包厢门上,一只手正掏着鼻子。总的来说,模样还算英俊,就是掏鼻子的动作实在让人不敢恭维。

    当然,那个喊话的人根本就没在乎众人带怒的目光,而是继续大声说:“你小子今天是不是被哪个妞缠住了,都迟到快一个小时了。”说完把掏鼻子的手指拿出来看了一眼,估计是沾有鼻涕,在包厢门上擦了一下,然后有弹了弹。众人一阵恶心,通通转回去“流氓!这又不知是哪家有钱人家的败类。”

    骆晓宾快速走到那个家伙面前“绍祺,你能不能注意一下你的形象?”

    顾客中有一下人终于知道了:“原来这家伙就是冯绍祺,樊城市市长的小儿子,现在又就读于樊城市体育学院。难怪那么飞扬跋扈,目中无人的。不过倒也没人听说过他有过不良记录,了解他的人也就不在理会。

    ”形象?我形象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冯绍祺第下头去在自己上瞅来瞅去。

    ”在大庭广众之下,注意一下你的言行。“骆晓宾被他搞得哭笑不得‘靠,我认为我刚才的样子就够拽的了,没想到你比我还拽,真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呀。’

    ”靠,我以为我裤裆破了呢。原来是说这个,十九年都过去了都这样子,你叫老子怎么改?“

    骆晓宾看着他一副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样子彻底无话可说了”好了,随你便,老子懒得跟你纠缠这个问题。进屋去吧。“

    包厢里还有两个人对外面的吵闹充耳不闻,正自顾自地喝着雪碧。其中一个结实和冯绍祺差不多,只是稍矮一点点的名叫韩胜,和骆晓宾是同班同学。而另一个则是一个文质彬彬的,如果不是那一副金丝边眼镜,绝对会让人认为他就是苏有朋。无论高、面貌和体型,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不去做模仿秀还这是可惜。他的名字叫朱聪,樊城大学中文系二年级的学生。

    韩胜和朱聪见骆晓宾俩人走进来了,异口同声地说:”你们俩闹够了没?闹够了就快来说正事吧。“

    冯绍祺这才想起今天来这里的目的,刚才在外面‘作秀’,差点忘了。‘噗通’一下坐到木椅上才问骆晓宾”骆晓宾,你神神秘秘的要我给你打电话撒谎,又要约在外面见面。如果你今天不说出个子丑寅卯来,看我不把你打得满地找牙。“

    ”靠,你去死吧?还满地找牙!我找你们来肯定是有重要事的嘛。“骆晓宾对冯绍祺的‘威胁’丝毫不在意。

    ”那你快说呀!“冯绍祺那急躁的脾气此刻暴露无遗。

    ”是啊,你就别再调胃口了。“书生般模样的朱聪也开始催促。

    ”再不说,我就走了。“韩胜有些急不可耐了,居然连这‘杀手锏’级别的威胁也抛出来了。

    ”你们你一句我一句说过没完,叫我怎么说啊?“

    三人一听,立刻自己捂住嘴巴以免影响他说正事。

    骆晓宾知道这几个猴急家伙的胃口已经彻底被调起来了,于是就把传说的事以及自己的想法说了。

    ”宾宾,就凭一个传说就去冒险,未免有些···“韩胜首先表示怀疑。

    ”靠,你没听他说他爷爷都去过那金鸡庙吗。“冯绍祺倒是对骆晓宾从不怀疑,一味的支持。

    ”我本来也这样想过,但从爷爷对我那紧张的态度,我就确信了这金鸡庙绝不是无中生有的。“

    ”好吧,你们去,我就去了。就算没有或者是找不到那金鸡庙,就当攀山好了。“

    ”好。“骆晓宾见韩胜已经答应去了,又看着一言不发的朱聪”书呆子,你呢?“

    ”去倒是无所谓,我就是怕我妈知道了,那我就惨了。“朱聪低着头推了推眼镜,用像蚊子叫一样的声音说道。

    ”怕过毛啊,我们都不说谁知道。**的像个爷们好不好。“冯绍祺对这书呆子的胆小怕事不由火冒三丈。

    ”可是,我···“朱聪还想说啥,不过看见冯绍祺那想要吃人的眼神,就在也说不下去了。

    ”咳··,我说书呆子,你不是一直在网上写小说,而且还在到处找题材是吗?“骆晓宾忽然一改话题地问道。

    ”是啊,那于这事有什么关系?“

    ”我靠,真是个呆子!真不明白你以前的小说是怎么写出来的!“骆晓宾对这位‘糊涂得可的网络作家’还真有些无语了”这次去探险不就是一题材吗。“

    ”那也不必要去冒险啊?“

    ”啊···都不知你以前的小说是写得怎样的干瘪无味。“骆晓宾面对这浑球级的人,简直连死的心都有了”你不去体验一下,怎么能写出具有灵魂的小说?又怎么能让读者对你的作品心悦诚服?甘心愿来购买呢?“

    ”宾宾,别跟这胆小鬼啰嗦了,他如果不去,我就把那次他和我们一起去酒吧泡妞的事讲给他妈。小样,平时人模狗样的,那天居然去调戏服务员,要不是老子出钱摆平,你现在还在警察局里呢。“冯绍祺对骆晓宾的循循善不耐烦了,直接抛出重磅炸弹。

    还别说,这招还真管用”别···别说,我去!我去还不行吗?“朱聪说道最后,已经带着哭声了。

    骆晓宾和冯绍祺、韩胜三人看着书呆子那屈服于威、哭无泪的表忍不住哈哈大笑。

重要声明:小说《死亡探险之探秘传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